《十景锻》第80章的全文阅读页
泡泡小说网
泡泡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泡泡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十景锻  作者:方寸光 书号:11129  时间:2017-4-9  字数:11124 
上一章   第80章    下一章 ( → )
  先时文渊以“猗兰”快剑猛攻应能,并非意在奇袭,而是纯属试探。他趁着前几剑里的拆招,明白了“韶光剑法”能夺人招数劲力的奇效,又从后头的数十剑中,细细聆听每一回过招的“韵律”之所在。纵使自己剑上劲力已失,但振剑发出的声响却不会因而消灭,他由此判断出自己每一剑在尚未夭折之前,本该取得的战果。

  很快地,文渊就明白:“韶光剑法”之奥妙,便是能在瞬间将敌招的“寿命”推至尽头,让这一招变得蹉跎光,一事无成。想要破招,只好让自己的招数长寿一点,甚而“长生不老”了。于是,他使出一招最简单的指南剑,贯彻他耳中响起的出剑韵律,剑势愈慢,愈得“养生”之妙,终至应能的韶光剑法造诣不及之处,拖垮了他的剑法理路。

  应能缓缓说道:“纵然韶光剑法被破,你却还没能伤我。我现下改使其他剑法,你可未必能够取胜。”文渊道:“当然!晚辈只是破解剑法,真打起来,未必能胜过大师。我这一剑指着大师心口,其实也全然无用。”应能微笑道:“是么?”文渊道:“大师的心跳已然平缓如常,难道不是有成竹,自认并未感到生死威胁?”

  应能哈哈一笑,僧袍一晃,身形忽如水中倒影,层层开,文渊剑下倏忽之间只余淡淡残影,文渊耳中亦只听得微微声响,应能的气息便已从剑尖之前闪到了自己身后,随即听他说道:“老衲还有这”白驹过隙“的步法,你又如何破得?”

  这声音几乎是贴着脑袋响起,文渊一惊之下,还没听完便已回身出剑,堪堪来得及抖开剑光,护住全身,心道:“好厉害的轻功,简直是神出鬼没!”只听耳畔声响微起,应能又已闪动身形,却听小慕容惊叫一声:“啊呀…”声音突然哑掉,紧跟着慕容修厉声暴喝:“秃驴,你干什么?”

  文渊猛吃一惊,叫道:“小茵,怎么了?”

  正要赶上一步,却听应能说道:“不许过来,你只要动得一步,老衲可不担保慕容姑娘的性命。你看不见是不是?老衲同你说,我左手拿住慕容姑娘咽喉,右掌按她小肮,一旦两掌发劲会变得如何,你自行想想便知。”

  听他声音,离自己少说也有十几步远,小慕容的呼吸与他同在一处,果然落在他的手里。文渊心中一寒,只得停步。

  慕容修目眦裂,振剑吼道:“他妈的老秃驴,快放人!”

  应能淡淡地道:“慕容公子剑法卓绝,何不上前一拚?说不定你一剑便能杀了老衲,得保令妹平安。”

  慕容修气得咬牙切齿,却怎能冲上前去?当此情势,应能随手运劲便能杀了小慕容,眼见他步法奇快,方圆数丈之内眨眼便至,小慕容毫无抵抗之力便已被擒…就是奇袭一剑,也未必能够奏效。

  文渊听小慕容全不说话,只是呃呃呻,唯恐她就此窒息,忙道:“大师请先松手,你是前辈身分,怎能拿一位姑娘当人质?”应能却道:“我们师兄弟二人联手,应付各位绰绰有余,何须人质?老衲只不过想看看阁下如何救你这位心上人。我也不用捏断她的喉咙、震伤她的丹田,就只这么扼着她,不久也会毙命。”

  文渊急道:“大师若要考较晚辈,尽管出手便是,怎能对慕容姑娘出手?这可不是前辈高人的手段。”

  应能眯起只眼,口灰髯底下出一丝异样笑容,微微摇头。应贤呵呵大笑,说道:“我们在埋业寺里设机关害你师兄,联手用车轮战耗他气力,可算得光明正大?寺里的佛像稀奇古怪,你还当我们是佛门高僧?那韩虚清的所作所为,多半也是我们一手操控。难道你真以为我们都是仁人君子、佛门高僧,还要来晓以大义?”

  文渊听得一呆,又闻得小慕容痛苦呻之声,霎时之间怒气然,对着应能喝道:“好,这下我可知道了…我给大师一个机会松手,你放了慕容姑娘,我不杀你!”应能闻言又是一笑,道:“我这就杀了慕容姑娘,瞧你可能杀得了我?”

  说着右手微微加劲,小慕容陡然间神色大变,睁大了眼睛,喉间发出的声音沉浊异常。文渊猛一口气,缓缓地道:“好,我就杀你!”

  “霹”一声响,一道惊雷似的银光贯碎整排木雕屏风,轰然巨响,骊龙剑曳影还形,钉进一堵石墙,直没至柄,嗡然震颤传遍厅堂。应能料定文渊会掷剑求以奇袭,早有准备,眨眼间便已闪到两丈之外,哈哈笑道:“失手…”

  “啪”地一声,一颗飞石正中应能左肩,在文渊飞剑破空之声掩蔽之下,应能竟然毫无所觉,猛地左臂一震,手掌不觉微松。小慕容只求一口气,趁机奋力一挣,游鱼似地滑出了应能箝制,本已收进袖底的短剑顺道翻出,在堪称贴身的近距离下猛刺一剑,正中小肮,鲜血溅得小慕容袖洒红花。

  嚎叫声中,应能急发一掌,却在连中二招的同时失了准头,没能打中任何一人。小慕容早已就地一滚,滚到了慕容修身后,慕容修手中剑光猛劈出去,厉声怒吼:“找死!”此剑就只是由上至下的一劈,力道刚猛如雷,再无转圜余地,一剑在地上劈了道五尺有余的骇人深痕,石砖碎散,应能却已凭“白驹过隙”的步法闪出一丈开外。

  比起先前那几下进退若神的奇速,这一丈的距离未免短了。吃惊、负伤的两下阻扰,已将应能的脚步拖住,令他的快脚踏不开最大的一步…应能脚才稳住,骤觉身后有人,不觉骇然:“此人竟在我之前抢到此处,是谁?”

  一道炽烈如火的刚掌力狠狠印上他的背心,顿时打得应能狂鲜血,猛然扑地栽倒“喀啦”几声,几处骨骼断碎,却是因撞地过猛而断,与掌力本身无涉。文渊凝神收掌,散去“广陵止息”功力,深自调息几下,轻声道:“可杀了你么?”应能毫无反应,却只见他倒地的血泊不断扩大,伤势恶劣之极。

  小慕容翻身站起,又连了好几口气,吐吐舌头道:“好险…当真差点没命了!”文渊顾了应能一眼,急忙奔回小慕容身边,关切备至地道:“怎么样?喉咙、丹田可伤着了?”小慕容脸上稍复血,嘻嘻笑道:“没事,没事,就是心痛。”文渊惊道:“你伤了心脉?”

  小慕容嗔道:“没有!你这傻瓜,我担心你呀!”

  文渊奇道:“被捉住的是你,你反倒担心起我?”

  小慕容笑道:“我看你横眉怒目的样子,活像要气得折寿,还不担心?”

  文渊皱眉道:“胡说八道。”但见她言笑自若,心中自也放心,回头向石娘子一望,心中感激之极,拱手道:“多谢石庄主,好一手飞石功夫!”石娘子淡淡一笑,耸了耸肩。

  应贤上前扶起应能,一搭他脉息,只觉他真气断断续续,生死未卜,不觉凄然落泪,低声道:“应能,你且撑着…“十景缎”已然齐全,四十年来的想望便要实现,难道你竟要先走一步?”其声悲恸,绝非作伪,文渊不心中一,心道:“这两个老僧,到底是什么来头?是正是?我这一下出手,可别是太莽撞了…”

  忽听脚步声响,又有一人来到,缓声说道:“生死有命,无须伤悲。应贤,你替应能接续真气,能活便活。不活,也是命数。”

  慕容修、石娘子等齐往那人望去,见是个长发老者,额间却点了戒疤,行止间隐透堂皇气象,威仪赫赫,心中各自戒备。只听柳涵碧叫道:“啊,就是他,他就是老和尚们的师兄应文!”

  应文逐一望过众人,最终凝目于文渊脸上,见他一脸错愕神情,当即说道:“文渊,好久不见!你可知老夫是何人?”

  小慕容怔然望着文渊,轻声道:“你们见过?”

  文渊一脸茫然,喃喃地道:“我…我不知道。柳姑娘说他就是应文?”

  小慕容道:“是啊!”柳涵碧跟着补上一句道:“就是他,绝对没错!”

  文渊点了点头,道:“我是看不到他的模样…他有蒙面吗?”

  小慕容道:“没有,这人我从没看过…”

  才刚这么说,她却突然想起“蒙面”一事,不惊呼一声,叫道:“该不会,你是说那…”

  文渊正面对着应文,紧闭着的眼帘虽然无法接收他的外貌,耳朵却能听见他身上发出的任何一丝声息。

  他再次确定了眼前人的身分,缓缓说道:“你的确没以真面目出现在我们面前过,难怪认不出来…但我记得你的声音。还有那”埋业寺“三字,我终于明白…”

  应文嘴角一扬,说道:“不错,正如你所想“业”就是罪业。”文渊道:“深埋罪业之地,乃是“罪恶渊薮”…你还没死,你是寇非天!”

  长发老人意味深沉地一笑,微微点头,环抱在身前的手掌微微震动,指甲里浮溢着淡淡的金光。

  自文渊一众大闹夺香宴,江湖俱传四非人之首寇非天葬身大海,昔时恶名昭彰的“罪恶渊薮”就此在武林上除名。且不说别人,文渊便亲眼看着寇非天炸船自尽,当时他尽多感慨,却也不曾怀疑寇非天之死。

  此时寇非天重现于太乙高阁,文渊惊讶之余,脑中倏然想起寇非天种种言行,喃喃地道:“原来你故意假死,却暗中操纵韩虚清干下这许多恶行。”

  寇非天说道:“要使唤你这位韩师伯,我也不用这出海烧船的排场。我之所以要死这一次,乃是要毁掉“罪恶渊薮””

  文渊道:“罪恶渊薮是你的势力所在,你…却为何要自毁根基?”

  寇非天淡淡地道:“你说“罪恶渊薮”是我的势力根基?此言差矣。我培植起罪恶渊薮,不过是想在江湖上制造点风波,聊为消遣。”

  文渊叫道:“罪恶渊薮专门为非作歹,这便是你的消遣?如夺香宴这等聚会,也是你的消遣?”

  寇非天道:“如何不是?”文渊怒气腾腾,直指寇非天道:“你这所谓消遣,不知害了多少江湖豪杰、良家妇女,难道你竟无一丝愧疚?”

  寇非天嗤鼻一笑,缓缓地道:“你这番话,早该在当你我对掌之便骂出来,如何到今才说?难道你那时还不知道我是罪恶渊薮之首,当然是专门为非作歹?你要说我草菅人命,老夫倒也无可辩驳,我的确是没把人命当一回事。老夫若真要杀人,死伤动辄成千上万,哪还在意江湖上区区几十、几百人的仇杀死斗?”文渊道:“这么说来,倒是晚辈眼光短浅了?”

  寇非天道:“那倒也不是。只不过…老夫身为天下第一罪人,见识过的弥天大罪何其多,早已麻木。是非善恶,对老夫来说已没多大意思,我只想把多年来的心愿妥善了结。”

  便在此时,太乙高阁顶上传来一阵长啸,犹如隆隆雷震,贯透云霄。众人闻声愕然抬头,只听这啸声中气沛然,啸者似抒尽中千万事,声震阁楼之余,更显出他内功纯深厚。文渊细听之下,当即认出啸者,道:“是师兄!”

  寇非天抬头一望,道:“看来你师兄业已窥得“十景缎”玄机…也该是老夫验收成果的时候。”说罢转身便行,迳自上楼。

  慕容修喝道:“说走便走?哪那么容易!”

  应能袭击小慕容,他心中犹有余愤,这时猛地发作出来,长剑霹霹作响,上前追击。应贤一晃身便拦在前头“扶摇大风”功力猛击过去,硬生生震开慕容修的剑势。小慕容一拍文渊肩膀,叫道:“这里交给大哥,咱们去追寇非天!”文渊心道:“慕容兄心高气傲,这时也不便手,好在有石姑娘掠阵,慕容兄至少也可自保,应无凶险。”当下点了点头,两人齐步奔出,前头却突然传来阵阵脚步声响,一只只绽着凶光的眸子自内厅暗处转出,步步上前。

  当向扬睁眼醒来,但觉中浊气沉重,连周遭景象都不曾看清,便不由自主地纵声长啸,直至臆舒坦,方才真正回过神来。眼见自己仍在那铁门闺阁之中,韩虚清坐在绣榻边,目绽异光,直盯着自己瞧,一只手掌却正抚摸着华夫人的肩头。程济闭目静坐,眉头深锁,脸上几乎不见半分血,却似深受重创,正自运气疗伤。

  向扬眼神一紧,但见师娘罗衫半解,褪至口的仅堪遮掩半边酥,尽显柔润体态,又听她呻虚弱,神情昏昏沉沉,显然内伤不轻。只听韩虚清笑道:“向师侄,你醒得正好,这位就是你师伯母,还不快快拜见?”说话之时,神情怡然自若,便似华夫人本就是他元配一般。

  向扬一握拳头,沉声道:“韩虚清,你伤我师娘,举止不敬,还敢说这污言秽语侮辱于她?你给我站起来,我现在就送你归天。”韩虚清微微一笑,轻轻搂起华夫人的身,说道:“你胡说什么?我如今心愿得偿,人格武功俱是完美无暇,如之自当心仪于我,华师弟在九泉之下,也会对我感激不尽。”向扬哼了一声,道:“这种话真亏你说得出口,你的脸皮到底厚到什么程度?”

  华夫人被韩虚清抱在臂弯里,无力抗拒,只得颤抖着手,紧抓衣襟不放,免得在徒弟面前暴太甚。

  她勉力提起精神,轻声说道:“扬儿,快走!我已和你师伯约定过了,他不会伤你,你快走罢!我教你的东西,你好生记着,后…后自能报你师父的恩情。”

  这话华夫人已尽量说得隐晦,总之是要向扬切莫冲动,先求平安离开此地,后凭“十景缎”有所作为之时,自有杀败韩虚清,替师父、师娘雪的机会。

  向扬深深一揖,说道:“多谢师娘设想。不过徒儿练成“天雷无妄”以来,除了那应文老和尚之外,还没遇上敌不过、打不赢的对手。这位韩二师伯,今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他。师娘请小心!”二话不说,一掌疾拍韩虚清膛。

  韩虚清笑道:“好无礼的小辈!”搂着华夫人的左手犹未放松,右掌便了过去。蓦地一阵猛劲暴发,向扬这一掌威力波及太广,纱幔锦被均给掌力卷得片片撕裂,韩虚清“砰”地翻飞出去,摔到了房中角落。华夫人被余劲扯得跌卧榻上“啊”地一声痛呼,似乎撞着了伤处,手掌微松,便要抓不住衣服。向扬脸上一热,哪敢多看,忙掀过半张被单盖住师娘身子,低声道:“师娘抱歉!徒儿发劲过猛了。”疾步挡在华夫人与韩虚清之间,心中暗道:“好,给应文老和尚封住的道全解开了,使劲全无问题…但是这韩虚清,可是伤势未癒么?竟连一掌也受不住?”回想他那副信心的模样,不觉生疑。

  华夫人看在眼里,却是忧喜参半。韩虚清参悟了“十景缎”之后,精神已然有所变异,不可以常理测度。他对于出神不动、可以轻易击杀的向扬视若无睹,却来渴求自己的身体,理当是有应付向扬的余裕,却如何会在一掌之下摔飞出去?

  其中恐怕另有玄机。但向扬这一掌功力纯,确是极高明的“九通雷掌”架势转折,便与华玄清当年如出一辙,华夫人不觉心神,回想往事,几失声落泪。

  但见韩虚清缓缓站起身来,眼神重新一扫向扬,赫然冷锐如剑,神情遽变,闲适颓唐之态尽去,转眼间重拾武林宗师气派,更一股洋洋自得的傲气,缓缓说道:“向扬,你这是白费力气。我已从十景缎中淬炼出圣贤之身,你岂堪与我匹敌?”他先前才说自己没看十景缎,此时却又改口,华夫人登时更加肯定他神智已,当下叫道:“扬儿当心,他错解十景缎,眼下已经是半个疯子,不可理喻,武功也不可以本门解法拆招!”

  韩虚清只眉陡然一竖,道:“我心境清明,超凡入圣,哪里疯了?我取得“十景缎”奥秘,已是天下无敌!”便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你取得了什么奥秘?救回了你那不中用的东西,便算是奥秘了么?”声音的主人缓缓入房,正是寇非天。他伸掌往程济肩头一按,一股绵和醇厚的内劲如滔滔江河也似,送进他周身经脉,霎时助他驱通瘀血,张口便呕。

  向扬见寇非天来到,顿时收敛心神,严阵以待,同时又想:“什么不中用的东西?”往韩虚清一看,突然见到他长衣所掩的底高高隆起,竟连宽大的袍衫也遮掩不住,又见华夫人神色尴尬,心中顿时了悟,当下叫道:“韩虚清你这老贼,难道你看了这十景缎,就只是为了治你的不举?”看来这正是韩虚清望之所在,是以十景缎在此生效。

  韩虚清不行房事十余年,华夫人素来知晓,她也因而在这些年里免于韩虚清的侵犯,直至今方重临险境。

  此时向扬一语道破韩虚清的痛处,韩虚清登时脸色一变,冷笑道:“岂只如此…不,我何时看过十景缎了?我这一身成就,全是我痛下苦功而来。”

  向扬哈哈一笑,道:“是么?看来你自欺欺人的本事更上一层楼,怎么说都是你厉害,这会儿开始前言不对后语了。我也看了十景缎,好在没变得像你一样胡言语,真是万幸!”

  寇非天凝望向扬,见他言行果然无甚改变,武功、气度亦一如往常,不觉深有所思,捻须沉。韩虚清却已动杀机,骈指点出,是以指法使出“指南剑”剑意,笔直一线迳取向扬。向扬翻掌拆招,两人手臂错,电光石火间连过几十招,蓦地“砰”一声互拚掌力,却是“九通雷掌”与“皇玺掌”的锋。

  两人掌力互震,重新分开,向扬微微吐纳,平缓气息,韩虚清却不作调息,指着向扬说道:“你侮慢尊长,又勾结靖威王府作,罪大当诛。我今便来清理门户!”指力随即刺出,威力更增。向扬闻言大怒,一拳“冬雷震震”直打出去,拳指甫抵,韩虚清便改指为掌,两人又即分别跃开。向扬骂道:“你害得婉雁家破人亡,还敢跟我提王府?”掌发“雷鼓震山川”连出六六三十六掌,掌掌刚猛过人。

  韩虚清倏然拔出间佩剑,以“南天门”开阔无涯的剑势一一拆招。他的太乙剑已在白府外的一战被向扬震飞,不知遗落何方,此时所使仅是一柄寻常钢剑,但在妙剑法运使之下,仍有非凡威力。向扬喝道:“这招我看得多了!”一掌“夔龙劲”震出,竟然硬生生攻入“南天门”剑光核心,冲锋破关,雷掌后劲挟着气吐虹霓之势,眼看便要印上韩虚清口。

  却见韩虚清剑光急转,光芒眩目,招数忽变。向扬惊觉有异之时,韩虚清已然面狞笑,剑尖倏然一分为三,其中两道抄向向扬掌力,余下一道寒芒疾抖,顷刻间划出一道弯月似的弧扁,出手角度匪夷所思。向扬蓦地一惊,避之不及,骤觉身上一痛,这一战当先溅血的,竟是他自己的膛。

  这一剑余势不止,竟将向扬就此开膛破肚。向扬咬牙挥掌,震偏剑刃之余,趁隙拖出剑光围拢之中。韩虚清哈哈一笑,道:““三潭印月”的滋味如何?”

  倏然间身形一展,不给向扬一丝息机会,又即攻至。向扬身上的伤口虽浅,但这一下伤他的剑法实在奇诡,不觉暗暗吃惊,心道:“这不是本门的剑法。他说“三潭印月”莫非…竟是他从那“十景缎”中所悟出?”一想到“十景缎”向扬不觉转头去望,却见寇非天正将十景缎一一解下,一一收回盒中,一一予精神稍振的程济,似要将之带走。韩虚清同时发现,立时转向寇非天道:“应文大师,这十景缎是我韩家的物事,你要不问自取么?”

  寇非天睨了他一眼,淡然一笑,道:“你是当真糊涂了?你以为你有本事反我了?但愿你尚有些许聪明,别要自毁长城,砸了刚刚才嚐到的一点甜头。”

  说着已将十景缎尽数交给程济,说道:“走罢!”两人转身便要出门。

  韩虚清微微冷笑,说道:“我已是天下第一人,何惧于你?你们在我”太乙高阁“之中,竟还敢如此放肆?来人,来──人!”

  说着轻轻拍掌,隐含内力,随着那刻意拉长了的一声“来人”传将出去,廊上忽然脚步声响,几名仆佣装束的汉子快步奔来。

  韩虚清喝道:“诸位死士随我同上,务必将贼人清扫一空!”

  一众家丁连声答应,声音却都沙哑难听,似是嘶吼,绝不寻常。群仆半攻向扬,半攻寇非天、程济二人,一迳发着怒咆扑将过来。

  向扬喝道:“让开!”只掌连拍,便已将来袭的四人一一拍中,哪知这几人震退几步,复又或抡兵器、或施拳掌攻了上来,竟是奋不顾身地拚死而战。向扬愕然之际,又将这几人一一震退,喝道:“快让开,想找死么?”

  却见寇非天平平一掌打出,扑向他的一个壮丁顿时口深陷,着鲜血跌飞出去,撞上后头另外一人“太皇印”掌力同时震裂两人骨骼,只只毙命。只听寇非天道:“他们既是“死士”自然是来送死的。你若不杀他们,他们可会纠到你死为止。”向扬脸色一凝,又见寇非天随手两掌,又将余下三人杀了个乾净,淡淡地道:“这是”虎符诀“中的一变,你自个儿慢慢应付。要是还出得了这太乙高阁,便来眠龙找老夫罢!”不再留步,与程济迳行离去。

  韩虚清追,向扬却怎容他离去?猛地发掌开群仆,掌力横截,硬是拦住了韩虚清,喝道:“老贼,先给我留下命来!”韩虚清霎时面杀气,沉声道:“死找死路!也罢,你这忤逆尊长的叛徒就先伏诛罢!”长剑一抖,招数又是向扬前所未见,隐含斜照落、黄昏暮色之气象,剑势森严肃穆,竟隐约是十景缎中“雷峰夕照”的景

  向扬一看,心中更加笃定:“他果然从“十景缎”中悟出了一套剑法!

  可是我得师娘指点,怎地却没悟出什么来?”这当口儿却也无暇给他思索疑惑,只掌齐推“天雷无妄”掌力轰得韩虚清身形一挫,剑招无功。那几名势若疯狂的家丁见主人出手,便不再围攻向扬,却往华夫人围了过去。

  这些所谓“死士”其实均是韩虚清施展“虎符诀”之下的牺牲品,其中不乏滇黔一带小帮会的首脑、要员,均是韩虚清在苍山隐居时一一降服,以“虎符诀”刺他们的功力。这些人武功比之卫高辛、葛元当之亦有不如,身体全然不堪负荷,平发挥出来的功力进展极为有限。韩虚清索长植虎符诀于这些人体内,平时压抑不显,却能在他催动功诀之时一举发劲,功力可发挥至其身颠峰,但也会导致心脉错而发狂,至死不能收劲。

  这些人当之内若非力竭而亡,便是宣不完过猛的精力,经脉迸裂而死,无论如何均无活路,是以号称“死士”是韩虚清在太乙高阁中最危险的一批人手。

  这批死士虽然战法疯狂,却非真正的疯子,尚有理智,知道华夫人是主人的重要俘虏,并没下手击杀,却架着她出了房间。华夫人仍是十分虚弱,纵有一身高明武学,却是半点施展不出,便这么给四名死士挟持出去。

  向扬与韩虚清过招之际,眼见师娘又给捉去,不大急:“可不能再让师娘遇险!”当即加快掌法,先摆韩虚清,保得师娘安全。但是韩虚清这新使的剑法却是变化无常,忽地一招“断桥残雪”剑意若有若无,若断若连,将向扬困于其中,既难身,亦难取胜。何况韩虚清假以走火入魔之名,以“虎符诀”

  窃取了大群同的内力于一身,功力更进一层,已是更胜以往的强敌,向扬一心急,反而稍落下风。

  正当二人斗之际,文渊、小慕容已赶上楼来,一路上自也杀散了不少死士。

  小慕容一眼望见向扬,当即轻拍文渊,说道:“是向公子,还有韩虚清!”

  文渊道:“好,我来听听…”凝神一听,剑尖已照准了韩虚清的方位。

  向扬大喜过望,叫道:“师弟,来得正是时候!”

  韩虚清自也见到了文渊,心中一懔,喝道:“你们这两个欺师灭祖的小辈,韩某就在此一并收拾!”

  文渊喝道:“求之不得!”

  骊龙剑平平刺出,与向扬的一记雷掌正成夹击之势。却见韩虚清手里剑光错动,分封两路,剑势高盘,两股剑光默蕴浮屠对立、积翠浮空之态,竟是取用“只峰云”的景致。“只峰云”之景有南、北两高峰,风光各异,绵延对峙,韩虚清这剑招也是两边不同,各有一番奇招应对,而又首尾呼应,瞬息间招架了向扬、文渊二人的招式。铿铿锵锵一阵密雨急响,三人各自跃开,只听一声轻响,韩虚清的佩剑已给骊龙剑削断。

  韩虚清为之一惊,这才想起自己失落了太乙剑,已无兵刃之利,当下一声不响,转身疾走。文渊起步追,却听向扬叫道:“师弟,你先去救师娘!韩老贼没了兵器,我可以应付得来。”文渊微感惊愕,道:“什么,师兄你是说…石姑娘遇险了?”向扬跟着一愣,道:“石姑娘?”猛一跺脚,叫道:“不是,不是!总之快去!”再无余暇多说,猛追韩虚清而去。

  文渊茫然不解,心道:“怎么,难道这儿还有哪位施姑娘不成?”他只道向扬说的是姓石姓施的姑娘,却万万想不到那在他记忆中辞世已久、从未谋面的师娘 。

  正当文渊疑惑之时,小慕容四下奔波环顾,转过两个转角,已见到四名死士架着华夫人的背影,立即提气叫道:“文渊快来,这儿有人!”

  她一出声,其中二仆顿时回身拔刀,疾冲上前。小慕容身法轻灵,随意应付了几剑,文渊便已飞奔赶至,抖开一阵“沧海龙”剑光,剑刃摆,两名死士几乎同时中剑,同时跌退数步,同时重起攻势,只只抡刀劈砍过来。两道匹练似的刀光来势狠辣,劲道堪称一,却由两个涣散失神的濒死之人使将出来,可说是他们生命里最后的残光。

  文渊剑一振,两名死士分别从他左右两侧冲了过去,脚步错落蹒跚,顺着余势先后栽倒在地,两把刀落地轻弹,锵然发了一阵响。余下两名死士一个回头阻拦,另一个发一声吼,挟着华夫人直冲出去。小慕容“霓裳羽衣剑”一经展开,先将那回头的死士挡了下来,轻声道:“快去!”文渊道:“小心应付!”足尖一点,凭着“御风行”身法追了上去。

  那死士正急窜下楼,惊觉文渊追至,身子一腾便从楼梯旁直翻过去。文渊听得分明,转身一剑挥去,那死士回身招架,却是把华夫人推出去当盾牌。文渊听得风声太广太沉,情知有异,当下转腕收剑,左掌拂出。那死士仍是藏在华夫人身后,要让文渊误伤于她,自己再趁机奇袭。却不料文渊出的乃是擒拿手法,五指一触华夫人身子“潇湘水云”柔劲圈出,便将华夫人拉出死士挟持,左臂顺势抱住,心道:“果然是位姑娘,该是师兄要我救的人罢?”

  那死士大为惊怒,虎吼着扑上前去,文渊右掌劈出,迅捷无伦地连拆三招“砰”地拍中死士天灵盖,就此了帐。却听周遭人声渐响,又有不少死士发现两人,蜂涌而来。文渊暗暗皱眉,心道:“且先安置这位姑娘,方能放手一斗。”

  当下低声道:“姑娘,你能走吗?”他看不见华夫人面貌衣装,只道便是位年轻姑娘。

  华夫人虚弱之极,勉强提声道:“我…我只脚已废,走不了。你放下…放下我…”

  文渊一怔,心道:“这可麻烦了!”

  耳听众死士大举近,片刻便要层层包围上来,文渊虽自认不难身,但要顺带救人可就不甚容易,当下歉然道:“事态紧急,多有失礼,请姑娘见谅。”

  伸手抱起华夫人,一使“蝶梦游”身法,当先避过了一名死士的长剑袭击,身形飘然转,循着耳畔风声觅路急奔。他虽不阁中格局,但是有人声处就有路可走,倒也并不为难,一逢死士上前,便是几剑狠招一一驱散,锐不可当,直闯出去。

  华夫人给他这么抱着,却是颇有窘态。她在绣榻上只及披衣蔽体,却无力结带束衣,从前面看来仍是青光明媚,大有可观。别说她此刻衣衫不整,就算她穿戴整齐,如此紧挨着一个年轻男子也是件尴尬事,何况如此?虽然隔了层袍子,华夫人仍不免只颊发热。好在文渊目不见物,手下也安安分分,没直接碰着华夫人几处肌肤,否则华夫人更不知要如何难为情了。

  她身子虽提不起半点劲力,但眼力依旧,凝眸看着文渊身形、剑招,心中暗暗纳罕:“这很像是本门的身法,但又似乎别出心裁,另有一功。这不会是韩师兄教出来的弟子,莫非是扬儿说的那位师弟?”
上一章   十景锻   下一章 ( → )
山海经尔雅高士传穆天子传古画品录悟真篇黄庭经阴符经圆觉经楞伽经
泡泡小说网最新更新十景锻最新章节,本章内容为第80章的全文阅读页,十景锻免费阅读,本站页面无弹窗无广告,《十景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小说,访问速度快尽在泡泡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