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乐园》第02章秋天的全文阅读页
泡泡小说网
泡泡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泡泡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失乐园  作者:渡边淳一 书号:41877  时间:2017/9/22  字数:14800 
上一章   第02章 秋天    下一章 ( → )
  从窗户向外望去,对面高楼朝阳的一面亮得有些晃眼。三天前刮过的那场台风,卷走了漫长的夏季,清宜人的秋天来临了。

  久木看完了第四份报纸后,便靠在椅背上,把目光投向了撒阳光的窗户。快十一点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靠近门边的女秘书在劈里啪啦地打字。

  久木所在的调查室位于六楼电梯的靠右边走廊的最里头。屋子中央桌对桌的摆放了六张桌子,靠近门的地方辟出了一个小小的接待间。

  久木每天上午十点到这里来上班。

  调查室现有四男一女,女职员同时兼管秘书工作。年长久木三岁的铃木,负责公司发展史的编纂工作;比久木大一岁的横山担任公司资料的统计管理;还有一位村松比他小两岁,分工开发新字典。这些工作在数量和时间上都没有什么固定的要求或期限。久木负责昭和史的编辑,他还迟迟没有着手这项工作。总之,大家都是被划到线外的,所谓“靠窗族”所以,来公司上班也毫无紧迫感,时间多得无处打发。

  开始的时候,久木不习惯这里的悠闲气氛,甚至有些坐立不安的,过了半年就习惯了,也不大在意周围人的目光了。

  今天一如往日,久木上班后无要事可做,看完了每天必看的报纸后,上一支烟,然后把目光转向了那扇窗户。阳光辉映的高楼那边,云彩呈现出两条平行线,就像用刷子刷出来的一样,浮云的最前端仿佛是一个井字形的无线。眺望着这寂静的天空,久木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凛子那雪白的肌体,耳边仿佛听到了她那充溢着快的呻声。

  当此安谧晴朗的秋日,恐怕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一心想女人吧。

  久木现在闲得难受,如果像以前那样,从早到晚忙于会议啦,商谈啦,整理文件等等,就不会这么频繁地想起凛子了。

  久木凝望了一会儿秋空中飘浮的白云,忽然站起身来。其他人有的在看书,有的在摆计算机,没人注意久木的动静。于是,他从房间出来,经过电梯,打开了通往楼梯的那扇门,走了进去。

  刚才久木凝望着秋空时所想的,就是给凛子打电话的事。现在这会儿,凛子一般是自己呆在家里的。

  关上与走廊相通的这扇门,楼梯间就只有久木自己了,他把手机拿了出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部长时因工作繁忙而配备的手机,现在正好用在和凛子说悄悄话上了。

  他出了短短的天线,按了凛子家的电话号码,马上听到了凛子的声音。

  “你好,是我。”

  凛子好象估计到是久木打来的电话,很快应答了一声。久木再次确认了一下周围没有人之后,才对着电话小声说:“突然想听听你的声音。”

  “你现在在公司吧。”

  “对,可是一想到你,就冲动起来…”

  “你想什么了?”

  “我觉得白云的形状就象你的身体似的…”

  “别瞎说,现在可是白天啊。”

  “我好想你。”

  “别胡思想的。”

  “咱们还到镰仓去好不好?”

  自从两人上次去镰仓饭店外宿后,已过了近半个月了。

  从镰仓回来后,久木最担心的是凛子的家庭,子连着两个晚上在外过夜,作丈夫的怎么看呢。久木放心不下,第二天给凛子打电话一问,凛子只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没事儿”

  果真如凛子所言,平安无事的话,倒是个莫名其妙的家庭了。不是她丈夫过于憨厚,就是凛子善于周旋,不管怎么说,总算没发生什么事,久木松了口气。

  如果再次出去过夜,凛子那边还是令人担忧。

  “这个星期四,镰仓有薪能的演出。”

  听说每年秋天都在镰仓大塔宫演出薪能,久木还一次也没有去过。

  “你想去的话我就订票。”

  “我想去看。”

  凛子干脆的回答道。

  “没关系吗?”

  “不知道,反正我想去。”

  这次凛子的回答也很明快。言外之意是说,扔下家自己外出,无所谓好不好,愿意去就去。

  “好,我马上订票。”

  “还得等三天哪。”

  凛子发觉自己说得太骨了,改口道:“我会忍耐的,你也能忍耐吧。”

  “能。”久木和子之间早已没有了任何温存。

  凛子略带愠怒的口吻说道:“都是你不好,把我成这样。”

  久木打完电话回到屋里,女职员告诉他,刚刚有位叫衣川的来电话找他。朋友中叫衣川的只有一位,所以准是那位文化中心的所长。久木这回没用手机,就在房间里拨了电话,幸好衣川在,说是今天傍晚到市中心办事,想跟久木见见面。

  久木和他约好六点在银座的小饭馆见面,就挂断了电话。

  房间里照旧是闲散的,铃木无聊地伸了一个大大的懒,其他四个人瞧着他,面面相觑。

  “真是个好天气啊。不冷不热的高尔夫球天气。”

  对铃木的话大家一致赞同,近来,久木一直没去打高尔夫球了。

  当部长时他每周还去一次,可是闲下来之后倒不怎么去了。一方面是由于应酬少了,其实主要的还是因为没干什么工作,打高尔夫也没多大意思,这类消遣只有在忙里偷闲时,才有意思吧,当然,也有象铃木这样的,充分利用闲暇的时机,享受高尔夫球的乐趣。

  “人要是精神上萎靡不振就麻烦啦。”

  铃木不知道久木正沉于和凛子的恋情,总是这么劝告久木。

  比起打高尔夫球来,恋爱更能使人年轻。久木只是在心里这么想,对别人可说不出口。

  大家这样闲聊着,一到中午,都等不及似的离开了办公室。多数人去地下职工食堂就餐,久木常去离公司不远的荞面馆吃饭。有时会在那儿遇见以前的下属,每当这时,久木总会有些尴尬,对方也不例外。近来,久木感觉松弛了一些,便时常主动跟对方寒暄上几句。

  晚上,久木来到位于银座的一个胡同里的小店和衣川碰了面。衣川以前常常光顾此店,没料想最近小店重新翻盖了,使他十分惊讶。

  “真是焕然一新哪,都快认不出来了。”

  店铺大小没怎么变,但是黑亮的柜台和桌子都换成了纯木,座位也增加了,变化很大。

  “亮得有点晃眼。”

  常客怀念原来的情调,但是新客人喜欢现在这样,老板对衣川的不一笑置之。

  “改得还不如以前呢。”

  在这个小店喝酒,放肆地说什么都不要紧。两人要了一份老板推荐的加级鱼生鱼片和沙锅炖菜后,先干了杯啤酒。

  “有日子没在银座喝酒了。”

  “今天算我帐上,我还欠着你呢。”

  “那倒是,今天我可得喝个够哟。”

  久木的意思是领取了在文化中心讲演的酬金,而衣川是指他和凛子的事。

  “怎么样啊,你那位楷书女士。”

  冷不丁被这么一问,久木赶忙喝了口啤酒。

  “还继续见面哪?”

  “嗯,偶尔见见面…”

  “我真没料到你这家伙行动如此神速,刚发觉危险,已经来不及了。”

  凛子是通过衣川认识的,所以,和凛子相好大约两个月后,跟他透了他们交往的事。

  “前几天她到中心来了,我觉得她比原来显得更妩媚了。”

  凛子承担的楷书课程已结束,可能是有事和别的书法讲师一块儿去中心的。

  “不过,你得见好就收噢。让这样的女人陷进去可是罪过哟。”

  衣川是在暗示久木不要让那么不诸世故而又纯情的已婚女人坠入情网,将其引人疯狂的世界之中。

  虽说衣川用心良苦,但这种认为女是身不由己的为男人所操纵的看法,似乎对女很尊重,实际上是把女人当成了没有意志的偶人了。

  不能说是久木单方面的引,迫使凛子陷入这一境地的。

  正所谓你有情我有意,恋爱若非两情相悦,是不大可能的。

  倒不是为自己辩白,久木接近凛子的时候,凛子也正在寻求着什么。即便不是明确的要寻求爱或者男人,但怀有某种不足却是千真万确的。

  开始约会以后,凛子关于自己的家庭一概避而不谈,话题自然转到这方面时,也只是含糊地说一句“在家呆着也不快乐…”这就说明了问题。

  从以后的发展来看,的确是男人一方比较积极主动,但女人也不拒绝,现在两人都同样的投入,甚至女的渴望似乎更强一些。

  衣川当然不会了解这些细微之处的。

  久木一边给衣川斟上刚上的烫酒,一边问道:“她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还有别的讲师在旁边,不便说话,看样子她好像有心事。”

  “有心事?”

  “也许是我多心,总觉得她心事重重的,这倒更添风韵啦。”

  衣川也用这种目光看凛子,使久木感到有些不快。

  久木换了个话题,询问起他的工作来。

  衣川说,近来文化中心在各地发展很快,竞争相当烈。好在衣川所在的文化中心有些名气,还算撑得下去。要想在竞争中取胜的话,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经营方式。今天,到都内来,也是就这方面的问题来跟总公司商洽的。

  “总之,现在干什么都不容易。比起来,还是你那儿舒服。”

  “也不见得…”

  闲职也有闲职的难处,可是如果照直说的话,就成了发牢了。所以,久木没再往下说,衣川叹了口气说:“公司这种地方,不管忙的还是闲的,工资都差不了多少。”

  这话不假,久木与以前相比只少了职务津贴,工资总额并没有大起大落。

  “其实,我也不愿意这么闲呆着。”

  “我知道。我也应该像你似的,工作马马虎虎过得去就得,找个喜欢的女人享受享受爱情的滋味。”

  “别瞎说,根本不像你想的那样。”

  “男人辛辛苦苦工作,归结底是为了找个好女人,使她从属于自己,此乃自然界的共同规律。雄的拼命捕获猎物,打败对手,最终是为了得到雌的身体。为了这个目的才生死搏斗的。”

  久木生怕被其他客人听到,衣川却自顾自地往下说:“可能是受了你的刺,我这阵子忽然特别想谈恋爱。真想和一个出类拔萃的女人浪漫一番。可是年纪不饶人哪,简直是在想入非非。”

  “不,其实正相反,上了年纪才会有这种想法的。”

  “反正,这么下去的话,总觉着这辈子像是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似的。”

  衣川属于那种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男人。还在社会部工作时,他就只热衷于谈论时事政治和社会问题,从不涉及情的话题。在久木的印象里,他是个毫不圆滑世故的硬汉子。所以,现在听他说出“想谈谈恋爱”的话来,真以为自己面前坐的不是衣川呢。

  这种突变是由于在文化中心这种女云集的地方工作的缘故呢,还是像他自己说的是年龄的原因呢。

  “我恐怕是不行了。”

  衣川自己刚刚宣布说想谈恋爱,一会儿又说出这种气话。

  “你知道,谈恋爱首先需要相当的精力和勇气。”

  这正是久木深有体会的。

  “总而言之,公司职员的处境实在太严酷了。你被降职了就甭提了,找还没到那份儿上,虽说算不上什么骨干,还挂在线上,这种关键的时候,要是被人发现了什么风韵事的话,可就热闹了。现在日本的社会到处是妒嫉和中伤。”

  “越是尖子,越没有自由。”

  “找女人首要的是金钱和闲暇,没钱就没有轻松的心情。”

  接着衣川又打着哈哈说:“你又那么有钱。”

  “没那么回事儿。”

  嘴里虽然不承认,但眼下久木的状况比起其他同年龄人来说要优越一些。他的年收入近二千万元,还有父母留下的世田谷的房产,独生女也已出嫁,再加上子在陶器制造厂工作,所以手头颇为宽裕。

  为凛子花费多少他都心甘情愿。这时,衣川又给他斟了酒,酒呈琥珀,晶莹透明。

  久木把玩着酒杯,不由联想到凛子雪白的身体。

  “我真羡慕你那旺盛的精力。”

  衣川的语气酸溜溜的,显然是指的方面。

  “每次约会想必都要亲热亲热吧。”

  久木没吭声,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衣川又道:“不幸的是,我和这类风韵事算是无缘啦。”

  “夫之间呢?”

  “那还用说,早就没了,你呢?”

  久木摇了摇头。

  “都一样,到了这岁数,老婆就成了朋友了,没那份心情了。”

  “外边呢?”

  “也想过,没你那么顺当。且不说没遇到合适的人,就算遇到了,老实说我对自己也没有信心。”

  “新鲜感总是有的吧。”

  “话是不错,像你这样经常使用当然没问题,我恐怕就不好办喽。”

  “也不像你想的那样。”

  “唉,反正到岁数了,也不觉得什么。想开了就无所谓了。”

  “别说这种老气横秋的话。”

  “这种事其实就是一种习惯,没有也就没有了,不用在这方面劳神,反而觉得轻松。只是长此以往,就不像个男人了。”

  衣川一气喝干了杯里的酒,说道:“看来碰上个好女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今天晚上衣川有点儿不大对劲儿,整晚都在唠叨男女之事,不知是工作太劳累了,还是没有合适的人可以谈论这类事。

  久木想要撤了,可衣川又要了一盅酒,试探地问:“她丈夫那边怎么样啊,肯定知道你们的来往吧。”

  “不清楚。”

  “你这家伙胆子真不小。”衣川呷了口酒“没准他会突然跑到公司里来,告你把他老婆怎么着了呢。你知道他是医生吧。”

  “一开始你就告诉我了。”

  “当医生的一般那方面应该不至于太弱的,他好像是差了点儿,真够懦弱的,明知老婆与人私通,却打肿脸充胖子,一声不吭,说不定那方面真不行呢。”

  “别瞎猜了。”

  “真的,出色的人物差不多都这样,智商虽然高,那方面能力往往不合格。”

  “也许吧…”

  “不过,早晚会被他发现的,那可就大事不好了。”衣川吓唬久木说“所以和这女人轻恋爱就得了。”

  “轻恋爱?”

  “是啊,就和轻音乐一个道理,轻轻松松的。”

  或许是出于没有女友的嫉妒心理,衣川极有兴味地谈论着久木及其凛子夫妇的事。

  “说不定他是个不得了的人呢。”

  “什么不得了?”

  “子和人偷情,他在外面可能也有女人,两人心照不宣,相安无事地做夫呗。”

  久木有意瞧了瞧表,打住话头结了帐。

  再坐下去,自己就成了衣川的下酒菜了。

  和衣川喝酒后的第三大,久木在新桥车站和凛子会合,一起乘车前往镰仓。原以为傍晚的乘车高峰会很拥挤,还算幸运,二人并肩坐在崭新的头等车厢里。

  车上几乎都是从镰仓去东京上班的乘客,看样子大部分是上了年纪的有职位的人。一男一女坐在一起的只有他们俩,幸好没有遇见认识的人。

  “真高兴又能和你一起去了。”

  久木以为她说的是两人一起去看薪能这码事,凛子却说起了另一件事。

  “我跟你说过搞工业设计的叫做逸见的女友吧。”

  “是那个你高中时代的同学,在美国留过学的女人吗?”

  “对,她曾和有上市股票的大公司的社长交往过,最近分手了。”

  “被人家老婆发现了吧。”

  “哪儿呀,那人警戒心极强,两人一块儿去京都或者香港时,总是分开坐着;坐新干线时分别乘坐不同的车厢;坐飞机时也是故意错开一个航班,一个人坐头等舱还有什么意义呢,真不如一。起坐经济舱呢。”

  “是为了避开那些讨厌的杂志记者吧。”

  “那倒也是,不过,到哪儿都分着去多寂寞呀,这样的旅行有什么意思呢。她虽然喜欢他的,可是实在受不了总是这样…”

  “分手了?”

  “一个礼拜前我见过她,她说今后绝不会再爱这种人了。”

  凛子女友的话很有道理,但那位社长的心情也不难理解。

  不错,上次去镰仓也好,这回也好,久木都是和凛子并肩而坐的。

  当然自己对此也有担心,好在是去离东京不远的镰仓,万一被人看到,说成和认识的人同行就过去了。另外,自己的潜意识里有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反正自己已是划到线外的,再不至于对自己有什么更坏的影响了。

  即便是久木,若是乘新干线去京都或飞机去国外的话,也要慎重地考虑一下的,纵然不像那位社长那样,分乘不同的车厢甚至故意错开班机,也会装出一副互不相识的样子坐在一起的。

  这样费心劳神都是由于日本社会对男女关系十分感的缘故。换句话说是好事者太多,工作上的失误姑且不说,外面有情人的话就会被降职或成为人事变动时的不利因素,这样一来,就得处处提防小心了。总而言之,现在从媒体到企业内部无不削尖脑袋打探闻,于是男人们都战战兢兢的如履薄冰。从表面上看一本正经的样子,内心的望却被压抑和扭曲,丧失了自由潇洒的朝气。于是渐渐蜕变为嫉妒、中伤横行的险恶的社会了。

  当前经济界正在呼吁放宽规章制度,其实最应该放宽的是男女间的交往吧,久木无边无际的遐想时,凛子把右手放在了他的左手上。

  “不管到哪儿你都和我一块儿去,多好啊。”凛子紧紧握住他的手“我就喜欢你这一点。”

  心爱的女人表示对自己的爱意,使他欣喜,可是在众目睽睽的电车上,手拉手也太惹眼了些,久木回了手,心里叹服凛子的大胆。

  电车到达镰仓时已是午后七点多了,他们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大塔宫而去。寺院内的临时戏台上己开始在演薪能了。

  久木出示了入场券,被人引到席位上,他生怕档住别人的视线,一直猫着走到戏台右侧前边落了座。台上正演的是狂言《清水》,侍童太郎不愿意打水,正装扮成鬼来吓唬主人呢。

  虽已入秋,还不觉得冷,从寺院周围繁茂的树丛中时而袭来徐徐凉风,戏台西边的篝火在暗夜的衬托下,显得通红透亮。暗夜之中,鬼又一次现身了,主人已看穿了侍童太郎的把戏,毫不惊慌,终于剥下了其假面具,侍童落荒而逃。

  凛子微笑着欣赏这通俗易懂的狂言,一边再次握住了久木的手。这回是在夜幕之下,久木也握紧了她的手,这时,凛子贴近了他小声道:“今天还是那间屋子吧?”

  她指的是半个月前两人边看落边嘻戏的那间屋子。

  “差不多吧…”

  “今天晚上咱们玩儿装鬼好不好?”

  “是男的当鬼吗?”

  “就像刚才演的那样…”

  久木不知如何作答,这时又开演了。

  这回上演的是能剧《饲鹈人》。一开始是一个旅行的僧人到庄里的一家求宿。和狂言不同,能剧的动作很少,久木看着看着思绪又转到了凛子刚才那句话上了。

  近来,凛子的行为表现出一些出格的嗜好来,说不上是变态,但比正常状态略带轻度的嗜倾向,显得更人了。

  可能是凛子在观看鬼脸时,联想到了那种事的。久木窥视了她一眼,见她左半边脸被篝火映得红彤彤的。

  看完薪能,已九点多了。戏台上的照明关掉了,篝火也熄灭了,四周顿时一片漆黑。

  久木想尽快逃离这寂寥之所,上了马路坐上出租,前往位于小町路的一个门脸儿不大的料理店。从前,据家住藤泽的编辑介绍,以前小林秀雄等文人经常光顾这小店。一进门,中间一溜长长的柜台,虽然里面也有铺席式的,但这个店还是最适于和情意相投的朋友在柜台前畅饮。

  久木有三年没来了,没想到店主人还记得他。他和凛子先于了杯啤酒。

  久木对这个店的独特风味一直念念不忘,而且这里气氛十分松弛,带着女人来也不感觉别扭。

  久木要了清炖虎鱼和当地特产镰仓虾的生鱼片、家鲫鱼堡。

  今晚不用回去,凛子放宽了心,不再喝啤酒,换上了清酒。

  “从前的薪能只靠篝火的照明来演吧?”

  凛子问道。刚才看薪能时是有灯光的。

  “镰仓的薪能演出至今已举办了近四十回了。从前,武士们所看的和现今不大一样,那时候,不像现在有电灯。就像现在京都的由送神火组成的大字,路灯和霓红灯都被关掉后,整个镇子漆黑一片,只有山燃烧着红通通的火焰。那景真是无比的庄严壮观,人们不由自主地合掌祈祷起来。薪能也是在戏台四周环绕以水池,随风摇曳的篝火与池水相辉映,这种效果会使人体味到远比现在更为幽玄妖得多的感觉。”

  “那么,鬼也显得比现在更加恐怖可怕吗?”

  久木点了点头,想起凛子说过的要他晚上装成鬼来折磨她的话来。

  看完薪能后吃完晚饭,才发觉已经过了十点了。久木托店里给叫了车,结完帐走出了小店。

  和店里热闹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外面是群山环绕的黯夜,浓郁的大自然的气息,使他们意识到现在已身在镰仓。刚才还热闹红火的大塔宫那个方向,这会儿已然静悄悄的无声无息。

  从小町路到饭店,一路无人,只用了十分钟就到了。

  在柜台开了房间后,拿到钥匙,果不其然还是上次那间屋子。进了屋,一瞥见套间里那张宽大的双人,凛子就不由自主地倚靠在久木身上,久木拥着她一同倒在了上。

  “好容易只有我们两人了。”

  从乘电车到看戏,再到饭馆,总有旁人在,现在终于得到了解放,凛子的心总算踏实下来。

  “我有点醉了…”

  “那再好不过了。”

  “为什么?”

  “你就显得更让人着啦。”

  凛子出嗔怨的样子,久木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边接吻边解她上衣的扣子,凛子一个劲儿地摇头。

  “等一下,我去冲个澡。”

  “不用了,这样好…”“不行,身上净是汗。”

  “没关系的。”

  现在的久木所要的,所渴望的正是凛子觉得害羞的东西。

  “不行…”

  凛子再度挣扎了一番,但是到了这个地步为时已晚。

  到了这个地步,女人已经陷入了男人的罗网中了。不,从远里说,应该是男人被女人所套住更为恰当。

  久木感受着凛子滑腻温馨的体,凑到她耳边说道:“今天晚上我可要好好折磨折磨你。”

  “不行不行,我可不喜欢那样啊。”

  “你不是说要我变成魔鬼来折磨你吗?”

  凛子仍旧不情愿地使劲摇头,

  “我最近真有点变态了。”

  这并不仅是凛子的感觉,久木也有同感,在黑暗中点了点头。

  久木左手抱着女人的上身,右手从凛子的后脖颈到后背,再往下从部起滑向滚圆的部。他用一种似触非触,近乎感觉不到的轻柔沿脊背缓缓向下抚摸。

  温和而悄然的似碰非碰的抚摸,研磨着女人的感觉,使之愈加敏锐。

  男人的指尖一遍又一遍地爱抚着,当他的手指再次从女人的际移动到部的中间时,凛子发出了哀叫,她实在受不了了。

  “我不要啦…”

  开始时的舒适感突然变成了酥难耐的感觉。

  然而,男人并不因此而住手,现在已不再是那可爱的男子,而是变成了魔鬼,操纵着女人。

  原来搂抱自己的男人是个魔鬼,凛子这时才如梦方醒。

  终于获得了解放的凛子大大地吐了一口气,伸展开四肢,然后突然攥紧拳头,捶起久木的前来。

  “你坏死了、坏透了!”

  开始还觉得是温柔的爱抚,后来才发现全身的神经都被挠动着,变成令人发倒竖的拷打了。

  可是要想责备对方,也为时太晚了。说出“变成魔鬼来折磨我”的是凛子,久木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自己提出了要求,被切实执行却又怨恨的话,就太不合情理了。

  “你真够坏的,…”

  凛子还在嘟囔不已,一骨碌背过身去蒙上了被单。看样子是不想让这种恶作剧的男人靠近,岂不知在上的赤的女人又何处可逃呢。

  一旦把女人体驱人了绝境的魔鬼,又从背后凑了上来,在呼吸刚刚平静下来的女人耳边嗫嚅道:“你的罪还在后头呢。”

  “你要干什么…”

  凛子明知故问,下面要做的事是明摆着的。

  近来久木和女人的做方式与从前大不相同了。

  过去,三十岁左右以前,只知道逞强使猛劲儿;而四十岁以后精力减退,变得温柔些了;进入五十岁后的现在,掌握了稳健地,比起烈的动作来更注重花费时间,温柔地爱抚的技巧了。原因之一首先是没有了年轻时充沛的体力,其次是懂得了这样做更易于为女所接受。

  其实并不是越不顾一切越烈就越好。缓慢而轻柔地,时而使对方感到焦躁的沉着应战更为有效。积二十年之经验,他才摸索到了这个门路。

  女常说“喜欢温和的人”那并非指外表,而是动作温和的人的意思。

  现在凛子实实在在地体验到了这种温柔,简直就要溶化进被挑逗起的妖冶的感觉中去了。

  “我不行了…”

  凛子似乎已到达了焦躁的顶点,哪怕再等待一分钟,都会自动爆炸,自行登上快乐的巅峰。到了这千钧一发的极限,好容易挤出了一句:“快一点儿…”

  那声音即像是哀求,又像是撒娇,女人体内沸腾滚开的感觉使她呈现出痛苦、焦躁、绝望的神色。

  对的快乐感觉不足的男人们,比起行为来更加关注与之相关的种种反应。即是所爱的女燃烧时的姿态、声音、表情。这些就像万花筒一样变幻无穷,直抵终点。只有懂得、感受到这一切,男人才能得到身心两面的足。

  虽说现在男人占据着使之焦急的优势地位,可是一旦接受了女人的要求,一瞬间男人就成了女人的牺牲品,成为被贪婪汲取的存在。因此,男人要在处于优势地位时尽可能地虚张声势,使女人焦躁。

  这也是以前的久木所不曾有的,年轻时,只要对方愿意,就立刻如痴如狂地干起来,全然不顾及对方的感受,只以自己舒服满意为难。总之,那时仅仅仗着精力旺盛,在能否使女得到足上缺乏自信,虽说没有具体问过她们,但兴许会有不仅没得到足,甚至心怀不的呢。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久木现在已没有了往日那种猛烈的牛犊般的精力了。

  然而,力量的不足可以用轻缓和温柔的默契来弥补,现在久木依靠年龄益增长所带来的悠游的自信,与充分燃烧起来的凛子紧紧结合在了一起。

  这才是男人最感愉悦的瞬间,为了得到这一刻男人为女人效力,竭尽体贴与付出,投入大量的时间、金钱和劳力为女人服务只是想共同拥有这一绝妙时刻。

  然而,久木即便在这时,依然拼命忍耐、控制住了自己。

  眼看着自己所钟爱的女火一样燃烧,比自己沉浸在快乐之中还要引起男人的优越感和足感。

  尽管没有了年轻时的力量,却掌握了一些冷静地自我控制的技巧,这也是失去了强健的体魄所得的代价或成果吧。

  久木就是凭着这一成果使凛子先行一步,而自己却还能克制住自己。

  在的问题上,未必越年轻就越好。男人的兴奋与大脑密切相关,完全受精神的操纵。因此,任何惧怕、不安或缺乏自信都会导致失败的。

  年轻时有的是体力,但往往欠缺精神上的自信心。

  这是久木深有体会的。刚进公司时他曾和一位比他大五岁的女交往过,她过去是个未成名的话剧演员,在新宿的酒吧工作过,据说以前在演艺界时和一位绰号花花公子的导演过从甚密。她和那男人虽早已分手了,可是一和她上,久木就总是想起那个男人。

  令人烦恼的是,男人很容易拘泥于面子或自尊,总希望怀中的女人夸自己比以前的男人更有技巧,更感觉好。

  然而越这么想,朝这方向努力,就越焦躁、越萎缩了。

  男人们常说的“男人的体贴”就是指的这一点,比起羽未丰的年青人,在女人面前拥有洒和自信是极为有效的武器。

  久木和那个女演员同共枕时,老是干着急使不上劲儿,身体怎么也不听使唤。说明了年轻的体被想像中的花花公子打败了。

  好在那位女的态度让人钦佩。她总是一边安慰因萎缩而焦躁的久木,一边温柔地尽力帮助他挽回自信心。

  如果那时她出厌倦的神色,嘲笑他的话,久木很可能会失去自信,产生自卑感了。

  由此可知,男子是由女子塑造出来的,或者说是培养出来的。

  现在久木使凛子燃烧的动力,追究底是那些女所培育出来的。

  和女同时达到高固然不错,但眼看着女一步步走向顶点也另有其美妙的感觉。前者是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中,而后者则是把所爱的女人送入极乐的境地,使其充分足的握有主动权的喜悦了。

  凛子不可能知道男人微妙的内心活动,正全身心地陶醉在快的余韵之中。

  此时女的姿态是最无防备、最生动人的,毫无一丝紧张与矜持,以及反抗的意识。一心在体味着那番愉悦,宛如被轻度麻醉了似的,软绵绵的横卧在上。这一松弛温顺的姿态真是美妙无比。看着看着男人不由涌起了对女人的腔爱恋。

  女人如此毫无戒备地展示自己,本身就说明了对他的完全的信赖与依恋。面对这样的女人,男人怎能无动于衷呢。

  久木突然搂住了凛子的肩头。

  凛子的身体仍是汗津津的,灼热的。他紧紧抱住她,爱抚着她的后背轻声问道:“觉得舒服吗?”

  虽然是明知故问,男人还是想得到语言的证实。

  女人老老实实地承认后,男人又问:“感觉怎么样?”

  凛子作出一副难于出口的表情,男人赌气似的又把手伸了过来。

  “不行…”

  凛子想要推开那只手,身体却不听指挥,渐渐又燃烧起来了。

  女人身体的再度兴奋真是快得惊人,刚才还像被海涌到岸边来的海藻一样,飘散在点点花之中,现在却已恢复了生机,来寻求更大的欢乐了。

  在又一阵翻云覆雨之后,两人的情感更贴近了。他们的内心为相互彻底袒在对方面前的这种亲密无间的关系而感到无比的恬静恰然。

  久木乎躺着,凛子微微侧着身子,头枕在久木的肩头上。久木忽然问道:“我想问个问题可以吗?”

  “问什么?”

  兴许是过于疲乏了,凛子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

  “嗯,你和他之间…”久木怎么也说不出“你丈夫”这个词来。“还做这事儿吗?”

  “你说的什么话。”

  凛子的声调突然严肃起来“我不是说过早就没有了吗。”

  “那么以前呢?”

  凛子不吭声,不想回答。久木也觉得问得太过分了,可还是憋不住想知道。

  “没这么舒服吧?”

  “当然啦…”凛子淡淡地答道。

  久木又在脑子里描绘起了凛子那优秀的医生丈夫。实在难以置信,这样的男却没能子。

  “是真的吗?”

  “他对这种事是很淡漠的。”

  “可是,他的确很优秀啊。”

  “这是两码事。”

  久木至今为凛子的丈夫是医学部教授而耿耿于怀,现在看来,这些名分与是不相关的。

  在现实中,有地位有经济实力的男人确实占有优势和权力。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所以人们给予认可。

  然而,还应加上一条,即在方面的优势,这也是作为男人不容忽视的方面。只是这方面从表面上不易看出来,只能任凭各人自己去猜想。若想要确认的话,最好去问与这男人有交往的女,不过,这也未必能得到明确的回答。结果,只能疑心生暗鬼,随想像力去发挥了。

  刚才得到了凛子清楚的回答。虽然没有详细的描述,但久木比她丈夫强是确凿无疑的了。

  “太好了。”

  这一阵,从凛子的态度上也能估摸得八九不离十,现在又得到亲口证实,使久木彻底放心了。

  “起初,我还以为自己不行呢。”

  “为什么?”

  这个问题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刚听说凛子丈夫的情况时,觉得自己凶多吉少,且不论社会地位,经济能力上也不及对方,加之又比自己年轻。明知不是对手,而没有放弃进攻,是由于倾倒于凛子的魅力,是即使输了也在所不惜的豁出去的想法使然。

  现在回过头一看,倒是这种不顾一切的鲁莽奏了效。

  久木论地位和经济实力虽然敌不过凛子的丈夫,但在方面占有优势。地位与金钱上得天独厚,却被偷走子的丈夫和金钱地位上处于劣势,却夺走人的男人相比究竟哪方为胜,难以立刻下评断,不过久木作为后者已十分足了。

  真是不可思议的东西,令久木感慨不已。

  男人和女人所做的事情,在所有人都无多大差别。从双方身体构造,到整个过程的完成是一样的。

  然而,在这一行为中,却有着种种好坏之别,反应之差,正所谓千差万别,没有任何一对儿是完全相同的。

  大概动物越高级样式就越复杂多歧,人类位于最尖端,当然会出现千姿百态的花样翻新了。

  两人从最初的相识到心心相印,由接吻到身体结合,再到分手,十个男人就有十种方式,十个女人也有十样嗜好。

  总而言之,可以说就是文化。

  男人和女人,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到长大成人,从所受到的教育、教养,以及经验和感认识,都在的场合中赤棵地暴了出来。令人头疼的是,的问题,从书本上和学校里是学不到的。当然通过阅读有关的书籍,能大致了解男女的构造和机能,但是书本知识与现实之间却有着一段鸿沟。

  有关的问题,还得在实际的体验中,各自去感受,去了解。说穿了,对这个问题,无论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怎样高智商的人也会有不懂;相反,即使没上过什么学的人,也有懂得的。

  从这个角度说,是最没有阶级差别的,最民主的了。

  就在他漫无边际地思考时,凛子嘟哝道:“你想什么哪?”

  “没想什么,只是觉得能遇见你真是太幸运了…”

  久木说完抱住凛子,在无比温柔丰体相伴下,沉沉地睡着了。 PaoPaOxS.CoM
上一章   失乐园   下一章 ( → )
泡泡小说网最新更新失乐园最新章节,本章内容为全文阅读页,失乐园免费阅读,本站页面无弹窗无广告,《失乐园》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综合其它,访问速度快尽在泡泡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