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第一章跑酷少女的全文阅读页
泡泡小说网
泡泡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泡泡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作者:碎石 书号:49721  时间:2020-2-2  字数:10872 
上一章   第一章 跑酷少女    下一章 ( → )
  矢茵:身世成秘的少女,围绕在她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秘密。而只有她是唯一的不知情者。

  上天桥之前,矢茵先郑重地系紧了鞋带。这条巷子没有什么人,她使劲跳了两下,双手撑在墙上深深气,一直憋到口难受了,才徐徐吐出。

  今天晚上有点儿心绪不灵,这可不是好兆头,待会的比赛可不能输。她站直了身体,眼观鼻鼻观心,头若绳悬,脚尖向内相对,默默站了一会儿。

  见鬼,还是不能定下心。身体好像感觉到了有什么事要发生,控制不住的紧张。她掏出前挂的那枚铜钥匙,举到眼前,凝视它尾端那虽然小而精致的狮头。狮头严厉地看着她,仿佛死去多年的父亲的眼神。

  讨厌的父亲。

  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矢茵总算镇定了一点,却另有一丝哀伤莫名爬上心头。有的时候她怀疑,父亲把这钥匙此郑重地交给自己,就是希望它盯紧自己。他干嘛不活着亲自来监督?

  但现在可不是伤感的时候。矢茵收好钥匙,大步走出巷子,走上了人行天桥。耳朵立即充了永无休止的城市噪音。

  天桥两侧是无数高大的钢筋森林,密不透风地将天桥下的这条路夹在中间。虽然此刻已是晚上十一点了,森林里的空气仍然又热又黏,像某种密度比水小却比气体大的中间态,沿着大街缓缓淌,噬一切。

  一排排霓虹灯照得街道比白天还明亮,无数车嗖嗖嗖地呼啸而过,它们刮起的风并不能减少些微温度,还带来铅含量严重超标的废气和浮尘。

  矢茵皱起眉头,既厌恶污浊的空气,也讨厌这明晃晃的灯光。她向天桥对面的另一条巷子快步跑去,一下没入另一片晦暗中。

  她刚跑进巷子,另一条黑影从小巷上方一跃而下。他沉默地注视着矢茵的背影,直到彻底消失,才有点紧张地自言自语道:“唷,这就要开始了呢?”

  “第一位,马二哥,小钢炮高尔夫R32!马二哥的记录是三十六胜七负,赔率一比四!”

  “第二位,张少!宝马335Co女ertible!记录九胜零负,赔率一比六!”

  “嗷——”

  随着场中的一人大声宣布,周围百十来号小孩们一起尖叫起来。这是一片废弃的钢厂仓库,墙体破破烂烂,顶棚早已只剩下几孤零零的支架,墙角下堆七八糟的垃圾,荒草甚至比人还高。

  城市在疯狂扩张,钢厂顺应搬到了郊区。但由于地产商一时还未介入,才会在城市中心这块制高点上出现这般荒凉的场所。地方宽广,又人迹罕至,时间一长,变成了地下飙车的秘密基地。每当都市沉沉睡去的时候,这里就会异常热闹。

  几十辆跑车、改装车及摩托围成一圈,车灯照亮了圈子中心的两辆车,以及车旁的两个人。其中一人是飙车的元老强哥,身兼裁判和组织者两大重任。他大声宣布完两辆参赛车后,周围立刻闹成一团,马二哥和张少各自的手下们一开始还同时叫好,几句之后就开始互相对骂起来。有人大声轰踩油门,也有人用甩敲得车身咣咣作响。

  强哥举起双手,目光坚定,周围的人立即纷纷停止叫嚣,凝神听他说话。

  强哥郑重地一指站在他身旁的矢茵。“第三位,挑战者,跑酷联盟的首席,茵姐!她今天的赔率是——”他严厉地环视了一圈,直到确信每双眼睛都看向自己,才大声宣布“二十比一!”

  “二十比一?”

  “哈哈哈哈…”这下大家摒弃派之争,一起放肆的狂笑。有人喊:“喂,小妞!你会跑路吗?”

  “别在路上跑,被车撞飞了你也有责任的,哈哈!”

  “她跑?门口那段坡她能滚下去就不错了!”

  矢茵对周围的挑衅不闻不问,不停地伸伸手臂,踢踢脚,活动关节。她很认真,因为这可不仅仅是场普通的比赛,还关系到跑酷联盟的尊严。

  实际上,这座仓库原本是跑酷联盟先发现并做为基地的。本市跑酷联盟的成员有一百多,多数是精力多得无可发的高中生,他们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拼命奔跑,以跨越各种惊险的障碍为乐。

  矢茵加入其中才不到三个月,却已经是跑得最快和爬得最高两项重要记录的保持者,成为联盟中当之无愧的大姐头。

  一个月前,地下飙车也发现了这地方,仗着财大气、人多势众,强行占据了仓库。跑酷联盟的成员们也抗争过几次,最后都以鼻青脸肿地爬回家结束。

  既然硬来不行,矢茵听说飙车的比赛“什么都可以赌”于是向他们的强哥发出挑战。

  强哥很爽快就答应了——因为没人相信矢茵凭她的瘦胳膊瘦腿,能跑赢时速两百多公里的跑车,哪怕她走的路比公路短得多。

  如果挑战成功,飙车必须每个月让出五天,让跑酷联盟的人使用仓库。想到这里,矢茵就感到一种无力:这分明是承认此地归飙车所有了,自己这般拼命,不过是想勉强挽回一点儿颜面而已。

  她环视四周,大声问:“还不开始,怕了吗?”

  “好!今天的目的地——下城码头,谁先到达码头边的沙场,夺得在上面的旗杆,谁就是赢家!”强哥举起手“准备!”

  轰!轰轰!两辆车同时发出轰响,运动模式被打开,实心的子午线后轮已经迫不及待地转动起来,吱吱地尖啸,向所有人宣告——老子等不急要飚了!车后的人被车轮冒出的青烟熏得各自走避,呼喊声更加震耳聋。

  “等等!”矢茵从背包里取出一件牛仔背心穿上。她抬头看见强哥奇怪的眼神,哼道:“夜风凉了,多穿件衣服不行么?”

  “行,你要怕了就干脆认输也行。”强哥一脸坏笑“别说我不支持你,小丫头,我可在你身上也下了一千块钱呢。”

  “那你就等着数钱吧!”矢茵重新站起身,心中对自己说:赢定了!

  “READY——GO!”

  轰!两辆车子同时闪电般地冲出仓库大门,几乎瞬间就消失在大门外的坡下。八排气筒扬起的尘土和废气四处弥漫,强哥捂着口鼻躲避,忽然一惊:“咦?那个找死的丫头呢?”

  他说的丫头在烟尘起来的那一刻猫着飞快跑到墙角,跳出窗口,顺着外墙的水管三两下就爬上十五米高的顶棚。由于烟尘的关系,下方仓库里的人谁也没有抬头,矢茵于是从容地举平双手,顺着一宽度只有五厘米的钢梁噔噔噔地跑到了仓库尽头。

  好了,该是玩命的时候了。

  山城市依山伴水,市区的绝大部分建筑在两道隔江相望的山脊上。若天气好,在江对面山顶的能仁寺望过来,可以清晰的看见所有的建筑都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一层一层地修建上去。

  正因为如此,从山下到山上,开车沿公路而上,至少要经过二十公里、数十个红绿灯,遇到堵车的话也许要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但其实垂直距离只有四公里左右。这就是矢茵胆敢挑战的原因——她曾经在二十分钟之内从山顶跑到江边,创造了跑酷联盟里的最快记录。

  由钢厂仓库往下,要穿越一所医院、一片商务写字楼群、一所重点中学,一片即将拆迁的居民区才能到达码头。三十米之外的坡下,是灯火通明的医院住院部大楼,一吊挂通信光缆的钢丝横贯在仓库和大楼之间,离地有近四十米的高度。

  嗡嗡!涡轮增发动机的咆哮声从下方传来,宝马335和小钢炮已经从前面的道路上绕过来了!矢茵深一口气,下牛仔背心,挂在钢丝上,奋力一蹬,向下滑去。

  刚滑出十来米,速度就超过了她的想象,耳边风声咧咧作响,然而已不可能回头了!

  宝马335刚好从她脚下疾驰而过,小钢炮在它前方,正进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急弯,在六活制动卡钳的大力钳制下,股优雅地侧向滑去。毕竟山路是小钢炮的强项,宝马335现在只有紧紧咬住,等到进入医院大门前的直道再想法超越。

  风吹了矢茵的头发,小心脏几乎从喉咙口跳出来。不知是自己的身体被风吹斜了,还是医院大楼歪了,矢茵惊恐地看着它歪斜着向自己扑来,仿佛一座大山当头倒下…

  啪!突然,牛仔背心发出线断裂的声音,矢茵骇得全身僵硬,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背心就裂成两段。她往下跌落,却落在了大楼顶上,咕噜噜滚出老远。

  过了好久,矢茵才战战兢兢地爬起来,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没有受伤。她抹去额头的汗,刚要推门进去,忽然身后传来索索索的尖锐的摩擦声。

  矢茵回头看,有个黑色的影子正顺着那钢丝飞速滑来。那人身体比她长得多,显然也重得多,却不知为何还没冲到就逐渐减速,离楼顶还有三、四米远就停了下来。

  那人在空中愣了半天,伸出脚尖,身体一耸一耸地想勾住女儿墙。奈何相距实在有点远,勾了几次都没成功。他也不气馁,在几十米的高空扭转身体,或奋力往前,口中嚯嚯有声,倒是颇有精神。

  矢茵没有想到有人居然跟自己走同一条路,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她躲进楼道里,偷偷看那人挣扎。

  人挣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法子,双腿举到前又放下,身体便跟着一上一下地的起来。了十几下,起伏越来越大,他忽然轻哼一声,借力纵身跃起五、六米高。他的头向上仰起,身体舒展得很开,仿佛轻得能随风而去,连矢茵都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等到开始下落,才骤然发现这一下子见高不见远,仍然离楼顶尚有一米的距离,而且刚才得太猛,离钢丝也远了,再无可攀援之处。那人优雅的气质终于被惊恐取代,将手中绳索猛地挥向楼顶的一通气管道。

  绳索如蛇蟒般上管道时,那人已落到女墙之下。谁知管道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时的铁制品,早已朽坏,哪里经得起这样猛拽?管道底部砰地一下破裂,继而断成两段。

  那人眼前一黑,刚要放声狂叫,手中的绳索却一紧。他借力一纵,十指头死死抓住墙头,双脚在墙上蹬,翻身滚进楼顶,趴在地上大声气。

  矢茵丢了绳索,冷冷地说:“不会就别学人家玩命,懂么?”

  那人默然点头,咬牙扶着墙站起身。他身体修长,又瘦,因为惊吓着实不轻,此刻腿有点软,身体微躬着,活像只干瘦的长臂猿。

  这可不是跑酷联盟的人。矢茵后退一步:“你究竟是谁?”

  “咳咳…”忽然远处传来几声尖锐的刹车声,矢茵顿时惨叫:“啊!见鬼!”

  张少就要转过医院抢到前面去了!她转身跑进楼道,见电梯正好停在顶楼,暗叫一声好,忙开了门进去。

  电梯门刚要关闭,砰!那人一头撞在门上,奋力挤了进来。矢茵见他拼命的模样,恍然大悟:“你也是来比赛的?”

  那人软软地靠在电梯门上,还是说不出话,只勉强摇了摇头。想来刚才差点从十六楼上摔下去,高度紧张的感神经让肾上腺素疯狂涌了几秒钟,这会儿全身的肌还没法控制。

  电梯里的灯照亮了他,矢茵发现他比自己大不了几岁。他的头发天然卷曲,脸轮廓很深,鼻梁直得像人用刀细心削出来的,眉骨隆起,嘴却很薄,此刻紧紧抿在一起。

  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他那双眼睛,瞳仁很淡,而且隐隐发出碧的光。矢茵好奇地问道:“你是混血儿?”

  那人抬头看矢茵,说:“我——”

  叮!电梯到底楼了,矢茵忙竖起一指头:嘘!

  时近子时,底楼门诊部已全部关闭,只有急救值班室的灯还亮着,走廊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矢茵踮手踮脚地摸进大厅,大厅中央的分诊中心只剩下两名保安,其中一人缩在椅子上鼾声如雷,另一人则对着电脑无聊地打游戏。

  根据昨天的实地考察,这个时候还开着的就只有大门,不过矢茵已经想好了对策。她散开了头发,深一口气,身体刚向前一探,手臂突然被人紧紧抓住了。

  矢茵一惊,回头低声喝道:“做什么?”

  “不能往前,大门你出不去。”少年的普通话纯正,看来若不是从小在国内长大,就是家教不错。

  “要你管!”矢茵用力甩胳膊,谁知那少年的力气竟也不小,甩了两下没甩开,反而抓得更紧。

  矢茵大是诧异,她可不是甩,而是手腕和肩头同时翻转。这是父亲教她擒拿手中的一招,寻常便是个成年壮汉也得甩开了,那人却纹丝不动,脚步朝她又跨前了半步,膝盖隐隐进了她两腿之间。

  这要是被他从两腿间顶上来,可就吃亏大了。但身后就是大厅,绝不能退半步。矢茵情急之下,合身扑入那少年怀里。少年连退两步,本能地用小腿弹她。

  他既然要弹腿,上身自然而然往后倾,矢茵略一纵身,双腿弯曲,少年的弹腿刚好被她当了垫脚石。她脚尖在他小腿上一点,虽然那少年见机也是奇快,立即横扫,但那么一点儿力已经够了!矢茵双手按在他肩头,身体借力高高竖起,从他头顶翻到了背后。

  她左脚蹬地,右脚立即一击弹腿,转瞬间就由变被动为主动,而且姿势和方位都极完美。然而却踢了个空。她又立即横扫,还是什么都没踢到。

  矢茵心中大惊,双手明明仍抓得牢实,为何…她转过头,却见那少年身体横过来,双脚在墙上蹬了几下,每一下的力道都透过背重重在矢茵背上,得她一时气都不过来,不得不往旁边侧移两步。

  就这么一迟疑,少年在墙上蹬出一米多的距离,身体转了个圈,落下来刚好站在矢茵面前。他的衣服虽然薄,却极有韧,倒把矢茵双手绞在里面了。

  矢茵无法可退,当即抓他锁骨,少年同时拿住了矢茵两只虎口。两人一起用力,立即同时呲牙咧嘴,又各自放松了些。

  这下两人紧紧靠在一起,谁也不敢先放,但倒也默契地都不发出大的声音。

  “放手!”

  “你先…”

  “再不放我可踢你!”

  “你、你先放!”

  矢茵左脚弹他,那人右脚反踢,仗着比她的腿长得多,突然一拐一收,将她小腿夹住。矢茵本能地右脚向他两腿间抢了一步,那人立即侧身,卸了她进攻的气势。

  矢茵左脚被他夹得生痛,气得又抢一步,那人又侧,矢茵又抢。两人抢了七、八步,在原地足足转了三圈。矢茵气得昏了头,终于右脚也忍不住弹他一脚。那人左脚跟她啪啪啪硬碰了几下,不分胜负。

  矢茵觉得自己的腿骨都要被他撞断了,痛得眼泪花花,最后一脚踢出去,收回来时竟站立不稳。她浑然忘了左脚被少年夹住,右脚一踩虚,顿时向后翻倒。

  那少年骤然醒悟,松了她的左脚,然而矢茵已根本来不及站立,双手紧紧拉着他,两人重心同时尽失。眼看就要咚的一声摔倒在地,矢茵吓得脸都青了,那少年突然低声道:“抱紧!”

  他双手放了她的虎口,闪电般撑在地上。矢茵双臂收紧,死死抱住他,后背终于在离地不到几公分的地方停下。

  矢茵心口砰砰跳,身体僵硬,那少年低声道:“放、开。”

  “呃?哦——”她这才意识到跟他口相对贴得紧紧的,而自己双手几乎抓进他的里去。她顿时大窘,悄无声息地躺在地上。那少年一股靠墙坐下,痛得倒冷气。

  矢茵先恢复了力气,跳起身恶狠狠地低声音说:“有种再敢动一手指头,我就活掰了你!”说着转身就跑。

  “你现在冲出去也晚了,”少年冷静得像冰块。“张少的车马上就要通过医院大门了,按你的路线,即使顺利跑出大门,过了街是商务写字楼,你绕着跑死了都追不上。”

  “你,”矢茵一下站住脚,背上的寒竖立起来。“你怎么知道我设计的路线?”

  “这你别管。我知道一条路,比你的近得多,要不要试试?”

  矢茵刚说个不字,就听窗外一阵震耳的引擎声传来,轮胎在路上剧烈摩擦发出的吱吱声刺得人耳朵发。它们像两团轰隆隆的雷暴,你追我赶地冲过街道,眨眼功夫就转过了前面的十字路口。

  完了!这家伙说得对,如果车子抢在自己之前通过了医院大门,最多五分钟时间,就能绕过街对面的商务写字楼群,进入到环绕学校的道路上。现在午夜时分,写字楼早就关门,自己至少要七分钟才能穿过写字楼群…

  按照计划,本应该在三分钟前就跑出医院,这三分多钟在干嘛?对了!就是跟这家伙莫名其妙打了一架!

  矢茵怒从心起,就要合身扑过去跟他拼了,那少年忽地展颜一笑:“快,我们在下一个出口超过它们!”

  铺着铁板的急救通道长达二十几米,却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幽幽的照亮不了什么。在悠长的岁月、含铅废气和吐血病人的共同作用下,墙体早已斑斑痕迹,有许多地方更是显出让人骨悚然的暗红色。通道连接医院内部电梯和地下车库,也许还连着传说中的地下太平间,从这条路上通过的,少部分是死人,大多数是将死之人。

  矢茵隐隐想起某些关于医院太平间的传说,深更半夜,正是各种不干不净的东西出来晃的时候…她拼命甩甩脑袋,把这些可怕的想法甩出去,赶上两步,跟那少年并肩跑。

  “我们不是到太平间去吧?”矢茵小心翼翼地问“你看过《无脸人》这部电影么?就是从太平间里出来的…”

  “哪有这些七八糟的事?我们这是进车库!”

  “跑进车库做什么?”

  “跑酷的原则是什么?”少年问。

  这可把矢茵问倒了,因为她想事情,从来都不会提高到“原则”这种吓人的程度。少年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说道:“拿出地图,画一道直线,不管遇到什么都沿着直线跑,懂了么?”

  “好像…是听人这么说过…”

  “所以我说,路线啊路线!”

  咚咚咚!他们出了通道,跑进地下车库。这间医院所有的设施都在可怕的老化,车库里也只有几盏灯,却有四十几柱子。柱子分隔了空间,阻碍光线,那些漆黑的地方仿佛一张张巨大的嘴巴,等着生人入内。矢茵闻到一股冲鼻子的霉味,连着打了几个嚏,心中却想:还好,还好!不是福尔马林的味道。

  “往哪儿走?这里到处看上去都一样…”矢茵问道。

  少年停下脚,蹲下查看墙角的某个痕迹。矢茵见墙角有几个奇怪的符号,心中一动:他还真的跑过,连标记都做了。他究竟是谁,想要赢得比赛么?但为何刚才并没有通报他参赛?

  “这边!”少年带着矢茵在柱子间转来转去。跑着跑着,少年忽然说:“停!过来挽着我。”

  “呃?”矢茵警惕的后退一步,握紧拳头。

  “别傻了!那边有个摄像头,这个时候咱俩匆匆跑过去,不是贼也落得贼名声了!快呀,你还想耽误多久?”

  矢茵咬咬牙,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奇怪,少年的身体并不像她想象中那样瘦,即使只轻轻挽住手臂,也能感到他的膛非常厚实,而且温暖…

  少年道:“低下头…别太低了啊。咱们现在刚从病房看望了亲人出来,难过是很正常的…别走太快…对了。瞧见前面那扇门没有?”

  “那是出口?可是外面通向哪里?”

  “另一个地下车库。”

  “你是说商务楼的车库?”

  “不错。”

  “可怎么会…中间不是有那么宽的街道么?”

  “这就是实地考察的成果。”少年的声音没有变,气势却陡然高涨。“街道地下原来是大片人防工程,其中的一部分被划作车库,既而将两边连接起来。而且商务楼的地下车库有四层,最下面一层跟对面的学校车库再次连接——你没想到吧?”

  啊!确实没想到啊!平里跑酷,都是在街面和楼道之间狂奔,从来没想过地下竟然如此四通八达。少年见她恍然的表情,更加得意地道:“你知道么?以后这一带地底下会修建八车道的隧道,以便跟轻轨三号线连接,当然那是几年后的事了…好了,摄像头已经照不到了,跑吧!”

  他上前推开门,果然再次进入一个更大更亮堂的车库。矢茵边跑边问:“你究竟是谁?你的赔率是多少?”

  少年转头看她,展现出一个笑容:“我叫做帝启。你肯定不会相信,但我只是来帮助你的。”

  矢茵连着脚下绊了好几下,跌跌撞撞地差点摔倒。帝启脸上的笑容越发庄严神圣,伸手扶住她,道:“瞧,我说你不会相信的。”

  “张少的马子打来电话,他们已经通过医院大门,现在正向第四个急弯前进!”

  “好。”强哥在一张地图上用红笔画了个叉“马老二呢?”

  “在他们后面紧追,听说跟张少的车刮了一下,刮破了他刚改装的左侧大包围。张少在电话那头大骂马二哥来…”

  “放!一定是他从内侧超车的时候刮的,最来的是他!”强哥恼火地搔搔头,又问“喂,你们几个,知不知道那丫头的消息?”

  跑酷联盟的几个人一起摇头,强哥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打电话问啊!”过来片刻,终于有个人鼓起勇气哆哆嗦嗦地答道:“联盟的规矩…跑酷期间要、要实行无线电静默…”

  强哥捡起一块砖头就扔过去,那几人抱头蹿,立即又被飙车人赶到墙角一通好打。由于矢茵可怕的赔率,强哥偷偷押了不少钱,现在看来要全部泡汤了。他恶狠狠的目光从那几人身上一一看过去,打定主意,等会要是赔了,就拿他们出鸟气!

  “啊!该死!”

  矢茵使劲拉门,可是门显然是从对面锁上的,根本拉不动。他们只花了三分钟左右就穿越了商务楼的地下车库,四层楼更是直接一楼一楼地跳下,比矢茵自己估算的时间几乎快了一倍,然而到了与学校相隔的通道前,门却锁上了。

  矢茵脸都白了,要重新跑出车库再来一次,那可真的拍马也赶不上了。帝启冷静地道:“别慌,看上面。”

  “嗯?”

  矢茵抬头,看见了悬在头顶上巨大的通风管道。

  “我之前说过了。这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地下人防工程,所以通风管道也是相互连通的。”

  “呃,你是说,我们要从这里面爬过去?”

  “来吧!”帝启纵身跳起,在墙上一蹬,借力轻飘飘地落在管道之上。矢茵跟着他跳上去,只见他拉开了一块盖板,把鞋子了,又从股后摸出手电筒,对矢茵道:“了鞋,两只系在一起挂脖子上,跟着我爬。轻点,管道很容易产生共振声音,被人发现就完蛋了。走!”

  矢茵跟着他进入管道。管道比想象中的宽,却比期望中的矮,连她这样的个子都几乎无法跪着爬,帝启则只能匍匐前进了。

  由于持续通风,管道里并没有什么异味,只是风特别大,声音时而尖锐得刺耳,时而又低沉宏厚,仿佛某种怪兽的息。他俩爬一阵,帝启就挥手让她停下,耳朵贴在管道上聆听外面的动静,片刻后又继续爬。

  矢茵平时根本没有留意过通风管道,此刻身在其中,才发现这套系统竟然如此复杂。为了转过墙角,或是规避其他的消防、天然气等管线,管道极尽所能地拐弯抹角、上蹿下跳,完全笔直的地方没有超过十米的。沿途更有无数岔路,有一次他们进入一段相对宽阔的地方,也许是中央换系统,一面墙上就有多达十二条管道,看得矢茵头都晕了。

  不过帝启好像耗子一样,竟然记得住每一条管道的去向,从一管道出来,总是毫不犹豫就钻入另一。后来矢茵才发现每一处需要拐弯或换道的地方,都有他做的标志。她心中不颇为感触,这家伙看来下了很大的功夫呢。

  她忍不住又问了一次:“你到底下了多大的赌注?”

  “你还是不相信我是帮你的?”

  “好吧,我相信,可你为什么要帮我?”

  帝启回头神秘地一笑:“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说着继续往前扑腾。

  “可我不懂…你是说我们都会功夫?”

  “功夫只是表象。功夫只是工具。不明白是因为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知道为什么你父亲要传你功夫么?”

  “啊?”矢茵一怔。

  “就是这里了。”帝启打开了向下的一扇矩形隔板。他刚要跳下去,突然背上剧痛,矢茵长长的指甲差点刺穿了他。

  “你说我父亲?你知道我父亲?你知道我父亲?!”

  “啊——轻点!难、难道你的功夫是母亲教的?”

  “不…”

  “这、这不就得了?”帝启侧身逃离她的魔爪“我只是想提醒一句,你父亲教你这身功夫,并不是没有目的的。”

  矢茵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什么目的?”

  帝启一看表:“我倒是想说,可是你没有时间了。如果计算没有错的话,这个时候车才刚绕过商务楼,进入学校大门前的直线路加速。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可以直接穿越校区。快走!”

  学校下面的车库并不大,实际上大部分用作堆放体育用品或是集体活动所需的器械。胜利在望,他俩憋足了劲地跑,纵高俯低,绝不肯绕弯儿。矢茵跑酷以来,第一次跑得这么畅快,而且想到胜利后的…哇哈哈,真是兴奋莫名!

  眼见前面又是一条狭窄的通道,通道里亮着灯,隐隐照亮了尽头的一扇门。帝启说道:“如果我猜测得不错,那应该就是学校北侧临街的一扇门了!”

  这么说真的到了?矢茵兴奋之下,根本没注意到帝启说话的口气首次有点儿犹豫,咚咚咚地跑过通道,砰!合身结结实实撞到一面墙上。

  矢茵上下左右到处摸了一遍,确定这是面青砖砌就、水泥敷面、刮了腻子、涂上白色涂料、被人细心地写上“储藏一室”、“初三部物理专用”等字样的墙。远远看上去像门的,不过是靠在墙上的一个投影屏幕支架而已。

  矢茵呆了半天,猛一回头,只见帝启缩在通道入口处,迟疑地说:“昨…昨天晚上这里有人清理,就没进来看仔细…我还以为…哎呀,真见鬼,原来这里是有一扇门,通向学校操场…别这样,我、我本该想到的,但事情总是…你知道,形势比人强呢!不不,是世事难料…嘿!”

  他低头躲过矢茵扔过来的鞋,转身就跑,矢茵尖利的咆哮声追着他一直跑过仓库,跑过车库,钻进通风管道…
上一章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下一章 ( → )
诸神战场Ⅱ—无上巅峰神脉无敌魔兽之最终召天下乾坤萝莉的异世热异界至尊召唤异界炼金狂潮红莲轨迹超神之幻想系
泡泡小说网最新更新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最新章节,本章内容为第一章跑酷少女的全文阅读页,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免费阅读,本站页面无弹窗无广告,《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访问速度快尽在泡泡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