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第二章少年帝启的全文阅读页
泡泡小说网
泡泡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泡泡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作者:碎石 书号:49721  时间:2020-2-2  字数:13133 
上一章   第二章 少年帝启    下一章 ( → )
  “丁老师好。”

  “哟,矢茵,老师在报纸上都看见你了,真不错!”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李老师好。”

  “矢茵!太好了!为校争光,以后有出息!”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矢茵点头行礼,面色如常,在一众同学羡的目光下噔噔噔下了楼梯。

  “哎呀,是体得冠军的那个!”

  “真的,真的!比电视上还漂亮!”

  “听说学习也好,家境也好!”“是啊,我听说…”

  矢茵尽全力装着听不见周围的窃窃私语,脚步逐渐加快。获得本市中学生体冠军是暑假时的事了,报纸和电视台的报道也是两个多星期以前了,她本以为没多少人知道。不料这消息像发酵的馒头,越来越引人瞩目。天呐,不会要硬着头皮一直撑到放寒假吧?

  刚转过一个拐角,面又走过来一位老师,先开口大笑:“哈哈,矢茵!”

  “老师好。”矢茵恭恭敬敬低头。

  “哈哈,不错嘛!”老师大力拍她肩膀“我看了电视了,不错不错,有前途!老师等着你更好的消息,哈哈!”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下次再上电视,记得给老师打电话!”矢茵走下一层楼了,还听见老师亢奋地叫声。几名低年级的学生正叽叽喳喳地上楼,突然同时噤声,纷纷散到一边,让面无人、眼中火的矢茵先走。

  终于走到教学楼四层,矢茵刚跨下台阶,面闪出一簇玫瑰花。

  “噢,小茵!”

  矢茵紧绷的神经到此彻底断掉了。她仰头长叹了口气。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确有神存在,”手持玫瑰花、一身白色的男生单膝跪下,额前的头发,目光深邃而柔情“那么你,我的茵,无疑就是神的杰作。由此我赞美神!请原谅我,尽管离你的生日还有几天,但我实在等不及了,爱,实在是等不急了!”

  “噢!噢噢!”旁边一群男生放声叫,女生们则纷纷掩嘴而笑。一名路过的老师正要呵斥,不过见那男生是本市教委主任的公子,皱着眉咕哝着走了。

  矢茵上前扯起他的领带,也不说话,直接扯进楼梯间的清洁室,咣的一声关上了门。外面瞬间就聚集了几十人,男生们的起哄声震耳聋,于是也无人听见矢茵在里面砰砰砰砰砰五记老拳下去,那家伙就脸是血地瘫软在地。

  打完了,矢茵拍拍手,问他:“你回到家,知道怎么说话不?”

  “我、我自己摔的…”

  矢茵拍那家伙的脸:“还算懂事。以后多搞点花样出来,让姐姐找个打你的理由,明白么?”走到窗前,拉开了窗户。

  “可是、可是,”那家伙挣扎着爬起来,奋起平生之勇哭道“可是我爱你呀!”

  矢茵顿了片刻,蓦地反足爆踢,男生飞出一米多远,撞进扫帚堆里,当场昏死过去。他撞歪了后面的架子,十几只桶垮塌下来,咚咚咚的一阵响。外面的听众们又是一阵兴奋地尖叫。

  外面就是学校背面的一条小巷,下方的车库足有三层,玻璃幕墙无处可攀援。最近的一盏路灯距大楼有三米来远。矢茵看看四下里无人,先将书包扔下去,跟着纵身一跃,双腿并直,手臂舒展得很开,向路灯飞去。风吹在脸上,说不出的舒坦。

  突然之间,那个神经质的少年的脸出现在矢茵脑海里。该死的家伙!全是因为你才会输得这么难看!

  矢茵咬牙切齿地想,差点错过了抓住路灯的最佳时机,她骇得反身一抓,终于用手指勾住了路灯杆,随即绕着杆子飞速旋转起来。巨大的下落势力被转为旋转的角动力,矢茵转了两圈,直到掌心火烫,手一松,滚落在地。

  这条小巷除了逃学的小孩外,很少有人路过。矢茵靠着路灯杆,眼神呆滞地看着小巷入口,心中却如沸水一般,怎么也无法静下来。

  啊,真该死,真气馁!明明那么好的开局,却因为一个低级失误而葬送了!

  一道像门的死路?天呐!矢茵真想找块豆腐撞死。如果老爸还在,一定要笑死了。如果老妈在,她大概只会淡淡地说句下次努力。

  鼻子忽然莫名变得酸溜溜的,矢茵使劲鼻子,倔强地嘟起嘴巴。他们各自死的死,跑的跑,早与跟自己无关了。想念?哼,才怪!

  矢茵恨恨地用钥匙在金属的路灯杆子上划道道,横着划一道,就愤愤地想不能输!再竖着划一道,又恨恨地想,死帝启…

  如此划了几十道,忽听巷子口轰鸣声大作。

  十几辆摩托轰轰轰地着狼烟冲了进来,车上的小孩们一律身穿黑色T恤,上面七八糟的画着非主印象作品,脸上戴着墨镜,没墨镜的戴泳镜,倒也气势汹汹。

  矢茵从股后面摸出烟叼着嘴里,没有点;闻到烟叶的味儿,方镇定了不少。

  摩托车绕着矢茵停了一圈,所有人同时下了车,向矢茵围上来。当先的强哥肩宽体壮,身高一米八,走到只有一米六的矢茵面前,像一堵墙般挡住了她。

  “丫头,还敢打电话叫我出来,你真有种啊。”强哥翘起下巴,一脸凶相“早跟你说了,别掺和这事,你当真的好玩是不是?说吧,打算怎么样?”

  “我只有两个字——重赛!”

  “嗯?哈?我没听错吧?好吧,算我没听清楚。你还可以再说一次。”强哥双手叉在子里,一副屈尊受教的模样。“说,哥听着!”

  “重赛!就是今天,就是那几个人,就是那条路。”矢茵一字一句地说“我下的赌注翻倍。”

  强哥侧头想了半天,掏出打火机叮叮叮地打燃,又飞快灭掉。

  “丫头。”他终于犯难地叹了口气“怎么说,嗯?不是哥哥吓唬你——形势比人强啊!昨儿的比赛,人家张少说了——还没发挥呢,就赢了,哈哈,咳咳…唉,不是哥哥说你,两条腿哪能跑过四只轱辘呢?所以那些钱算是白贴进去了!啊,听哥哥的话,乖乖当你的体冠军去。以后在街上碰见了,也别说你认识我们。对了,也跟你们联盟的人说说,到哪儿不是跑呢,是不是?”

  他拍拍矢茵的肩,刚要转身,突然虎口一痛,矢茵抓住他的手一拧,强哥顿觉手膀子好像要离体而去,痛得哇呀一声惨叫,随即意识到小弟们还在面前,又拼死咬牙忍住。

  矢茵松开手,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强哥就知道笑我,哪有这么痛呢?哈哈!小妹有话想跟强哥私下聊聊。”

  “你…你们都…先走!”早在矢茵第一次找强哥要求比赛的时候,强哥就吃过大亏,知道绝不能用强,越是坚持越惨。他脸涨得通红,拼命挥手:“到外面等我!”

  墨镜不良小弟们一个个面无表情地发动摩托,尾筒砰砰砰地一阵爆,像群无头苍蝇一样闪出巷子。

  强哥回头苦着脸道:“茵姐,我可没难为你,这事你也知道…”

  矢茵耸耸肩:“没事,妹子没怪你。这事你能促成,我已经很承你情了。但重赛这件事,你得帮妹子。”

  “你别开玩笑了!”

  矢茵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里挤出来:“你看我在笑吗?”

  强哥咽口口水:“没有。但这事真的不成呀,妈的张少昨天还骂我了,说我搞什么,安排这样的比赛,耍他是怎么着。我都没法回答呀!”

  “你告诉他,不是我要赛,是输了的马老二不服气要赛,到时候算我一个位置就是了。”

  “可我…唉!”强哥沉重地叹口气,掏出烟点燃了,叼在嘴里发呆,也不说话。

  矢茵让他沉默了好久,才开口说:“你知道,怎样才是赚大钱的法子么?”

  强哥鼻子里出两道白烟,摇摇脑袋。

  “越是不可能的事,才越是可能爆发。就像买彩票,一千七百七十二万一千零八十八分之一的中大奖可能,但是一旦中了,起价可就是五百万。”矢茵使劲拍拍强哥的肩膀,从包里出一千块钱,进他手里“听着,我的赔率至少要在四十以上。今天晚上赢定了,你想发财就多多押我!”

  “第一位,马二哥,三菱EVO蓝瑟十代,公路RALLY之王!马二哥的记录是三十六胜八负,赔率一比四!”

  “第二位,张少!保时捷BOXSTER!记录十胜零负,赔率一比七!”

  马二哥昨天在弯道上明明两次甩了张少一鼻子灰,最后却败在宝马335Co女ertible恐怖的直线冲刺之下,以一秒之差屈居第二,心中正忿忿不已。

  他跟张少擦挂了好几下,左侧加装的刹车盘进气系统都坏了,所以今天换了辆三菱蓝瑟。这玩意儿号称公路RALLY之王,绝非得虚名。

  不过张少也换了辆BOXSTER S版。马二哥在金刚赛道上跑EVO的最高纪录是一分五十六秒,但那是跑了十几次的成绩。听说有人第一次在金刚赛道上跑BOXSTER的S版,就跑出了一分五十七秒,实力非寻常跑车可比。待会一定要想法子在弯道上尽量拉开距离…。

  “第三位,嗯…这个…”

  矢茵偷偷在后面踢了强哥一脚,他才艰难地说:“第三位,跑酷联盟矢茵,赔率…咳咳…四十比一!今天的目的地不变,准备好没有?”

  “等等。”

  张少罕见地开了口,他的车上也罕见的没有女人。他向矢茵伸出一只手:“COME ON,BABY。如果你答应陪我飙一天车,今天我下的赌注就全是你的。”

  “哦!喔喔!”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尖叫,既而变成放肆的笑声。张少摘下他的Sole mio墨镜叼着嘴里,三角眼向矢茵发出一道电波,打得周围的人抖。

  矢茵翻着白眼道:“少来这套,你的赌注才多少钱呢,姐不稀罕!你要有种,把车给我,行不行?”

  “Pas de problème!(没问题)”张少弹出一个蹩脚的法语“美人儿的要求我一向舍不得拒绝。”

  矢茵一拍巴掌:“好!不过要等这一轮跑完再说,我先给车签个名。”

  “OH,C'est évidemment(这是当然)”张少优雅地耸耸肩,以手梳理额前的发“我就喜欢坚强的女人…哦哦哦——噢噢!”

  张少发出一声鸭子上架般的惨叫,痉挛的手差点扯下一把头发。因为矢茵掏出钥匙,在他墨绿色的保时捷引擎盖上郑重地划出两条难看的划痕,约莫是“笨蛋”两个字型。

  “不行么?”矢茵睁大了眼睛,一脸无辜的看张少。

  “…cours…O、O、OK!”张少哆哆嗦嗦地弹出一连串喉舌音,回头对强哥吼道“他妈的还不开始?”

  “开始!”

  等BOXSTER和EVO掀起的尘埃渐渐散去,强哥才勉强睁开眼睛。如同预料的那样,矢茵也不见了。

  “你可要赢啊,茵姐!”强哥着手想“看在可怕的赔率份上,我可又把宝押你身上了!”

  帝启坐在街旁的栏杆上,静静等待。已经晚上十一点二十分了,这片商务楼群旁的道路上车虽然还不少,人却不多。

  他两手指有节奏地敲打栏杆,偶尔拿出手机,看上面一个以毫秒为单位不停倒计时的时钟,零点——公元2017年9月117:23分,距离现在1891天又17小时17分。

  毁灭。他的脑海里闪过这个词。尽管从“拾取”记忆那天起,七年五个月以来,这个词就以精确的每小时一次的速度浮现,他还是很不习惯。他甚至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会陷入毁灭,人类?地球?还是别的什么…

  但他却有信心,有信心了解一切。

  奇怪的是,对他这个完全失去记忆的人而言,信心反而来自自己——遥远的自己;“失去”记忆前的自己;永远会备份下关键记忆的自己;摒弃一切感情,一次次重生的自己…

  想到关键记忆,就不由自主想到了那个女孩。矢茵大大的眼睛就像黑暗中亮起的灯,照得他浑身一凛。如果她真的是——

  啊,没有什么如果。看见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的确是了!

  今天晚上,他必须保证矢茵赢得比赛。

  他必须取得她的信任。

  他必须得到这份关键记忆!

  突然iPhone振动起来,屏幕上显示出GOOGLE卫星地图,上面有两个相距很近的红点不停闪烁,沿着一条弯曲的路线前进。帝启看了一眼手表,自言自语地说:“一分五十秒。”

  一分四十秒之后,他修正道:“十七秒。”

  “七、六、五…”

  身后的商务楼地下车库里,骤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两名保安的呼喊。帝启滑下栏杆,闲闲地往旁边跨了两步,走到一路灯旁。

  “哈!哈!”

  矢茵大口着气,连着跳过两个花坛,一下纵上他刚才坐的那段栏杆,就那样定定地站在栏杆上,像固定在上面的一个人形广告牌。她侧耳倾听了片刻。

  好,现在还听不到轰轰作响的引擎声,他们还在医院和商务楼之间的弯道上甩尾,自己大大领先了!

  矢茵得意地哈哈大笑,向前一个侧空翻,急速穿过马路。几辆车急刹,喇叭一阵响。她才不管呢,又轻巧地跨过栏杆,几个大跨步蹦到学校大门,脚下忽然一拌,踉踉跄跄又跑了两步,撞到大门柱上才停了下来。

  她不敢置信地抱住了脑袋——

  时值十一点半,操场上两组球场灯光系统把整个校园照得亮如白昼。几十人正在操场和教学大楼间急匆匆地走来走去,忙着搬运东西。有些人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把写着“加拿大伙伴院校师生”、“第七中学及加拿大圣詹姆斯中学第三届联谊活动”等字样的横幅挂起来。

  突突突,一辆剪草机抽风似的跳着,从球场一头跑到另一头,扬起漫天的碎屑;灯光组的家伙们正在测试安装在校园林荫道两侧的彩灯;网球场上,几十名学生在一名老师的带领下排演韵律,一个个身材发育良好…剪草机、横幅、闪烁的彩灯、晃的胳膊腿,所有的一切在矢茵眼前高速旋转起来,她脚下一软,一股坐倒在地。

  不行!

  矢茵狠狠给自己一巴掌,猛地跳起身。时间还早,绕过学校也能行!她拼命定定神,转身就跑,却撞进一个人怀里。

  以矢茵的下盘功夫,一百八十斤的大个子也给她撞开了,那人却只是腹略一收,跟着猛地吐出。矢茵猝不及防,反被震得腾空向后飞去。她刚要尖叫,手臂上一紧,那人闪电般抓住了自己,又拖回他身前。

  他咧嘴而笑,出一口雪白精致的牙齿:“你好!”矢茵退后一步,蓦地一招回旋踢,帝启早料到她要发火,身体一侧,这一脚踢在他背后鼓鼓囊囊的背包上。帝启惊讶道:“你不问问我为何来就出手?”

  “问也是白问,知趣的就滚开,好狗不挡道!”

  “哦。”帝启老老实实站到一边。矢茵恨恨瞪他两眼,沿着校园围墙飞奔。跑出十几米,身后风声大作,帝启狂奔上来,叫道:“我是来帮你的!”

  “离我远点就是帮我了!”

  “那怎么成?”帝启毫不气馁“你是不是打算绕过学校?那就大错特错了!”

  “要你管!”矢茵加快速度。不料帝启腿长,步子比她大得多,几步就追到跟她平行的位置,边跑边说:“你要绕,铁定输了!”

  “不要你管!”矢茵一掌横切,把帝启开一米。她还要追着打,这条路上的行道树又又密,帝启跑到另一侧,出手不易了。他俩各自沉默的跑过了几棵行道树后,帝启又蹦蹦跳跳地凑了过来。

  “你到底是要我管还是不要我管啊?”

  “不!”

  “你不再坚持己见?”

  “要!”

  “你要听我的建议?”

  啪啪啪啪!两人瞬间了四下手,矢茵攻得犀利,帝启防得更有章法。矢茵眼见帝启退得更远,纵身往他前面一米左右的地方扑去,就地打个滚,打算封住他的去路。谁知帝启几乎跟她同时一扑,从她翻滚的身子上方越过,滚到她原先的路线上去。

  两人跳起身继续狂奔,只是换了一下位置,矢茵沿街道跑,而帝启靠着围墙追。

  “我有条近路。”帝启郑重其事地说。

  “哈!你、你还真说得出口!”矢茵气得噗哧一声笑出来“你有条死路差不多!”

  “真的真的。”帝启毫不在意,摇头晃脑地道“我就猜到你肯定会选择从商务楼车库出来,这足以证明连你也相信,前一段路是我的最近,对不对?”

  “我…那是我重新跑过确定的!”矢茵涨红了脸。

  “相信我,这次我所有的地方都试过了!”

  “啊,非常好,您请尊便!”

  “我是真想帮你,你瞧我眼睛,多诚恳!”

  “呃,恶心!”矢茵别过头去。

  就这么一晃神,帝启出其不意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同时一脚蹬在校园围墙的一柱头上,骤然间刹住身形。

  矢茵顿时被他拉得飞起,总算见机得快,在空中翻过身,居高临下向帝启脑门踢去。帝启一把抓住她的腿,见鬼,他的手可真大,把矢茵整个脚踝都握住了。

  矢茵刚要挣扎,忽听帝启低声叫道:“别动,警察!”

  矢茵吓一跳,赶紧四处张望,可是街面上连个鬼影都看不到。忽觉帝启用力一送,她顺势飞起,跳上了学校的围墙。

  帝启笑嘻嘻地说:“对了,就是那个位置。不要动,你的两旁都有摄像头。”

  矢茵一低头,呀,自己正好站在球型摄像仪的顶端,两边分别有个摄像孔,监视着两侧院墙的一举一动。矢茵大叫不好,说不定刚才自己跟帝启打斗的场面都被摄进去了!

  球型摄像仪下方还向两侧各延伸出一支探头,长约三十厘米,边缘隐约有一线模糊的红光。与柱子垂直连接的是一排铁丝隔网,将学校的花园与标准游泳池隔开。

  帝启爬上墙头,但并不上来,敲了敲球型摄像仪斑驳的外壳:“监视系统老了,我怀疑还有没有人坐在监视墙面前观察,不过这套加装的装置不可小觑哦。瞧,上下各有一线,这是主动式红外设备,每隔二十米都有这么一套发和接收装置。我查了一下编号:ZDF33I系,覆盖面长度姑且不论,有效宽度也有五米。你要是再多站进去二十厘米,就会触发警报了。”

  矢茵忙后退一点,只靠脚尖撑在上面。“那该怎么进去?尽量跳远一点?”

  “那也不成,五米之内你总要下落,总会切割红外覆盖面。”帝启耐心地解释道“这套系统两支一套,成夹角辐,唯一的盲点是它本身所在的垂直面。所以通常需要两套各自稍微重叠的系统相互支持。不过这里只有一套,你猜是为什么?”

  矢茵想了想,恍然大悟:“跟柱子垂直的是铁丝隔网,没有人能够从这上面跑过去。”

  “BINGGO!”

  “可学校里这么多人,怎么可能大摇大摆过去?”

  “这就是孙子可敬可佩的地方了。”

  “你才孙子!”矢茵一嗓子顶回去。

  帝启不敢置信地瞪视她。“悲剧呀,现在的年轻人,连孙子都忘了。《孙子兵法》上说,多算多胜,少算少胜,不算不胜——我说的是这个意思。”

  “你这个人真讨厌!”矢茵囧得耳都烧了起来,怒道“说话说半截,就想看我出洋相!”

  帝启也不反驳,两条眉毛向上飞起:“对面就是实验楼。现在操场上热火朝天,实验楼里却一个人都没有。”

  矢茵眼睛顿时亮起来:“对呀!”

  “看吧,做事要动脑子!”帝启得意道“实验楼走道的尽头,就是对面街道。当然,学校东高西低,我们从二楼进去,到临街就变成四楼了,下面还有两层商场——你怕不怕高?

  “咱就是吃这饭的,哇哈哈哈哈!”矢茵纵身跳起老高,落下来稳稳站在宽度不到六厘米的铁丝网顶部钢管上。她举平双臂,噔噔噔地一路小跑到实验楼外,上面两米来高的地方就是阳台。她脚在墙上一蹬,身体不但没弹开,反而贴得更紧,一下翻入阳台。

  她回头看,正看见帝启也飞一般跑过铁丝网。离墙还有一米多,他就猛地一蹬。矢茵赶紧一低头,呼啦一声,帝启从她脑袋上飞入阳台,就地滚了两下,轻轻推开了阳台前的门。

  “跟在我后面。”

  “我跑前面!”矢茵急不可耐就要冲,却被帝启紧紧拉住“你想立刻出局?走廊里也有摄像头的!”

  “那我们吊在天花板上过去?”

  “不是不行,而是太慢。”帝启拉着矢茵蹲在门口,指着走廊里的一个摄像头道:“任何摄像头都有盲区,而这条走廊的盲区则特别的大。”

  “为什么?”

  “我说过了,多算多胜。今天下午我混进来,把每个摄像头都稍微偏转了一下,使它们摄制的范围尽量朝上。单从监视屏幕上看,它们的画面没有多大区别,无非都是墙壁,但我计算过了,紧贴墙壁,在高不超过六十厘米、宽不超过五十厘米的夹角范围内,摄像头是拍不到的。我们在这个范围内走,就可以完全隐形。”

  矢茵心中咯噔一下。不知为何,明明帝启把一切都算得很透彻,安排得也妥当,她却更是隐隐觉得不安。越顺利的事,便越是环环紧扣,错一处就会全局尽丧,特别是这个家伙…

  “真的没问题?”

  “我都说了,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下!听——”

  两人尖起耳朵,只听外面的街道上,隐隐传来雷鸣之声。

  “他们转过来了,我们得快点,跟着我的脚步,一步也不能错!”帝启说着躬下身,紧贴着墙壁往前挪。矢茵也学着他的样走。

  两人蹭到走廊中央,刚好在两部摄像头下方,帝启说:“跟着我侧翻。”他起身侧翻到另一边,再次蹲下往前挪。两人毫无困难就到了走廊尽头的窗户下。

  帝启伸手要去开窗,矢茵忽道:“等等!你确信我们没有被摄进去?”

  “确信!我专门研究过摄像头的盲区。普通监视摄像头的角度通常很窄,除非是特殊环境下使用球面镜。学校里能有套设备就不错了,怎会安装球面镜?放心好了,就算你股刚才翘得太高,也只会在监视器里一闪而过,没人会留意的。”

  矢茵狠狠掐他一下:“谁股翘得高了?不过你越是信心,我就越觉得不靠谱。”

  帝启捂着嘴偷笑:“这次我可是事必躬亲,每个环节都亲自试过,你再也找不到破绽啦!连下去的路我都研究过,有楼顶的走水管就在窗户旁,你没有问题对不对?”他说着一把推开了窗。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突如其来的四道强烈闪光,闪得矢茵眼前一片金光。她还没回过神,帝启合身扑上将她扑倒在地,叫道:“把脸遮住!”

  “怎么了!”矢茵尖叫着缩成一团。

  叮铃铃——警报声响起来了!又快、又急、又刺耳的警报声,像锥子一样噗噗噗地打在耳鼓上,打得人昏头转向。天花板上的一盏警灯也亮起来了!让人心惊跳的红光一闪一闪地照在两人身上,提醒所有善良的人们:非法闯入者在此!非法闯入者在此!

  “你说过全部都试过的!你这个骗子!”矢茵气得眼睛都红了!

  “我发誓开过这扇窗!可是白天明明没有,啊——”帝启用力一拍巴掌“真该死!白天报警系统没开,晚上才会启动!我、我本该想到的!”

  “你、你想个、个…唉!”

  矢茵拼命忍下那个“”字,跳起身就往窗户上爬,却再一次被帝启拦抱住,矢茵拼命一挣扎,两人一起滚到在地,咕噜噜地滚进一旁的楼道。

  “放开我!”

  “你疯了!”帝启第一次大声咆哮“谁知道外面有没有巡逻的警察?听见警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这栋大楼来了!而且学校的报警系统一定链接到警局,大街上每隔一百米就有我说的那种高档玩意儿,拉近了能数清你脸上的青春痘!你打算将来从工读学校光荣毕业?”

  “可是…”矢茵一口气不过来,眼睛一翻就要昏死过去。帝启揪住她的衣领,啪、啪、啪给她三记耳光,她又立即精神百倍地瞪圆了眼睛,叫道:“冲出去!死也不能落在他们手里!”

  “好!但遇事别慌,才是大成之道!”帝启打开背上的包,从里面扯出两套衣服,给矢茵一套。“我好容易才搞到的校服!赶快穿上,跟我混到外面操场去就有办法!”

  “…”矢茵捧着衣服沉默了,这当儿,帝启哗地下T恤,出一身结实的肌,又飞快套上衬衣。哗!他下长,又飞快提起。

  “喂,你转过去行不?”

  “你…你是当真要帮我,还是故意逗我玩儿?”矢茵背过身,说话声音都在颤抖“连这些你都、都准备好了。”

  “多算多胜呀,拜托!”

  “可是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换了衣服就从大门跑过去?”

  “你糊涂呀?刚才操场上那么忙,随便哪个老师看见我俩空着手,都会叫去做事,更别说跑了。现在形势混乱,才可能身。你要再磨蹭,等会就得到局子里去听我解释啦!”

  哗!矢茵下T恤,出粉红色蕾丝边的内衣,衬托出发育良好的部。帝启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忍不住扶着身边的墙壁。等到镇定下来,矢茵已经套好了衬衣。他瞪大了眼继续等——啪!等来矢茵结结实实一记耳光。

  “我一时疏忽,刚才的事就算了。你还好意思继续看下去?滚!”

  “是、是!”帝启大是惭愧,几步跑下一层楼梯,跳啊跳地刚提起子,矢茵咚的一声跳下来。帝启见她还没换裙子,忙道:“裙子呢?”

  “嘘!有人从那头上来了,来不及了,快、快、快跑!”

  两人刚跑到一楼,只听门口几名保安正相互招呼着奔来。矢茵吓得脸色苍白,帝启把她一推:“快拿这个!”

  两人提起旁边的V字楼梯,装出卖力的模样向门口走去,那几名保安匆匆从他们身旁跑过,跑进楼道去了。矢茵腿肚子哆嗦得几乎要筋,扶着门框定神,帝启道:“走啊,镇定点!往后门走,有人问就说是主任要的,快!”

  “我…我脚软…”

  帝启道:“你走不走?不走我踢股了!”

  “我…”

  帝启抬脚虚踢,这招真管用,虽然没真的踢到,矢茵却鼓起勇气站直了,噔噔噔往外就跑。

  果然如帝启所说,操场上的老师学生被警报吓到,成一团,谁也没来招呼他们。等到终于蹭到后校门口,刚好看见马二哥和张少的车一前一后杀到,像两道闪电唰地闪过,只留下一股子呛人的废气。

  矢茵再也没力气走了。帝启从后面架起她走,她也懒得管。一直走过马路,走到一处僻静之所,矢茵才软软地道:“放开我。”

  她坐在花坛上,眼神呆滞,也不知究竟在看什么。

  街上的行人很少,车也没几辆,毕竟已到了九月,白天再热再闷,到了晚上也凉快下来了。风若有若无地吹着,头顶上茂密的树冠梭梭梭的轻轻颤动。城市扬灰比白天少了很多,也偶尔能闻到金桂的香味儿了。这气氛真让人昏昏睡。

  一辆警车闪着灯,却没有开警笛,慢慢悠悠地开进了校门。看来校方没有在监视器里发现可疑人物,认为是警报器误响。巡逻的110只是过来例行公事的看看。

  “我想…咳…”帝启尴尬地打破沉默“有的时候,呃,事情并非如善良的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发展。有曲折,有反复,这是正常的…喂,你没事吧?”

  矢茵失魂落魄地摇摇头。

  “你也不用沮丧,这种事不是你能做的,”帝启坐在她身旁,循循善地说“还是放弃吧。缺钱的话找我,随便多少你说个数字就行…哎哟!”

  矢茵没力气辩解,倒有力气狠狠掐他一把。帝启立即知趣的闭嘴。

  “你曾经说,因为我们是一类人,才帮我的,是不是?”矢茵有气无力地问。

  “啊,是啊!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事?”

  “没有。我累得很,脚也软,心里也难受,走不动了…”

  帝启连连点头:“嗯、嗯!我明白了,你就想听我说话,好解解闷,是么?”

  矢茵疲惫地点点头。

  “你听说过黑玉黄、范、吕、石没有?”

  “…你说的是英国的牌子还是日本的?”

  帝启叹了口气:“这不是衣服。如果从今年算起,这四个名字中最早的两个已经诞生了两千一百九十三年了。”

  “嗯?”矢茵的精神稍微一振“两千多年前?让我想想…你在说唐朝的事?”

  “你是高中生吗?两千一百多年前,西汉王朝刚刚建立,而且正是吕雉执政时期。唐朝…嘿。”

  矢茵懒洋洋地挥挥手:“我是理科生。”

  “这些历史可是在初中就该学了!黄、范、吕、石其实指的是同一块玉璧的四个部分。大概这么大个玉璧。”帝启双手张开,比了一个盘子大小的圆。

  “既然是一块玉璧,干嘛取四个名字?古人真是无聊。”

  帝启蹲下来,用树枝在花坛的泥里画了一个圈,然后分成差不多大小的四个扇形“因为它们的确是四个独立的部分。它们合起来的时候,被称作‘鹿踪壁’——这是秦国丞相李斯亲自命名的——分开后却没有什么特殊的名字。不过李斯并没有真的见到完整的鹿踪壁,秦王当时只有两块,分别命名为吕和石。汉武帝于泰山封禅时,曾打算将两壁埋于封石下,但保章氏黄倪极力劝阻。又过了六百多年,唐朝太宗皇帝得知还有两块玉璧落民间,心甚慕之,由太史丞李淳风卜算,将这两块命名为黄、范。”

  矢茵摇头晃脑地道:“怎么又到汉武帝、唐太宗了?唐太宗就是大帅哥李世民嘛,我知道呢。汉武帝?啊,对了,就是关羽张飞的大哥嘛。桃园三结义,千古留名!哥三个头磕下去,站起来跟亲兄弟似的!”

  帝启哽了半天,刚要开口,矢茵一挥手阻止了他。她使劲了两把脸,跳下来说:“行了行了,瞧你那张臭脸,就知道我又错了。这四块破玉有什么重要的,还要两个皇帝亲自命名?”

  帝启看看四下里没人,凑近了矢茵,差点儿额头撞上额头,低声音,郑重其事地说:“拥有这四块玉的人,就能进入到传说中的万神沉睡之地…”

  矢茵腮帮子鼓起老高,呼的一吹。帝启哎呀一声连退两步,叫道:“你把什么吹到我眼睛里啦!”

  “算了,大学问家,别说啦!仅从历史学的角度来看,我们就不是一类人。我听不懂,你也说不明白。走吧走吧!我自己回去。”

  “可是,”帝启使劲眼睛,追着矢茵道:“我还没讲到重点呢。你想过没有,也许这正是你父亲教你功夫的原因…”

  矢茵摆摆手:“不听不听,本来脑袋就很晕。回家睡觉。现在几点了?”

  “差五分钟就到十二点。”

  “嗯,好。”矢茵向帝启伸出两个指头。

  “嗯?”

  矢茵冷笑道:“你不是智商高么?那你猜我马上要说的两句话是什么?”

  “呃,这怎么猜?有提示么?”

  “有!看我的脸。”

  “第一句是…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矢茵点点头,曲回一指。

  “第二句…永远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算你聪明。滚!”
上一章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下一章 ( → )
诸神战场Ⅱ—无上巅峰神脉无敌魔兽之最终召天下乾坤萝莉的异世热异界至尊召唤异界炼金狂潮红莲轨迹超神之幻想系
泡泡小说网最新更新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最新章节,本章内容为第二章少年帝启的全文阅读页,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免费阅读,本站页面无弹窗无广告,《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访问速度快尽在泡泡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