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第四章事不过三的全文阅读页
泡泡小说网
泡泡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泡泡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作者:碎石 书号:49721  时间:2020-2-2  字数:14619 
上一章   第四章 事不过三    下一章 ( → )
  马二哥心情很不

  那天晚上他又输了,而且输得更冤,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里他都领先,甩尾甩得感天动地。只在最后一刻,张少的保时捷终于发飙,从落后十米到超过他半个车身仅仅用了三秒钟。输钱事小,面子砸了,还怎么带得动手下的弟兄们?所以他今天拿出了看家宝贝,产370Z。

  然而张少也不是个好东西,直接开来一辆宝马M3。单从价格上看就比370Z贵了五十多万,而且取消了电子限速,最高时速远不止两百七十公里。别说百公里加速了,两百公里加速也只需十五点七秒。血统上张少再次占据绝对优势。

  还有件事让他心绪不宁。那天晚上通过学校后门的时候,看见的那个女子真是矢茵么?如果是,她的速度怎么能这么快?难道这些跑酷的家伙真能飞檐走壁?好吧,等一会就能知道是不是她了。

  这么想着,不觉间强哥已经念到:“…第三名,矢茵!胜率:零胜两负,赔率:七十比一!”

  毫无疑问,这是飙车有史以来见过的最悬殊赔率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场地中央那个瘦小的丫头身上。她今天穿了一件吊带背心,仍然是牛仔短,扎着马尾巴,嘴里嚼着口香糖,偶尔吹个泡泡出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强哥靠近矢茵:“你可想清楚了,还有机会反悔…”

  矢茵白他一眼,掏出两千块钱干脆地拍他脸上。周围爆发出一阵哦哟的声音,即是对矢茵的胆子,也是对这笔赌注。按七十比一的赔率算,矢茵赢了这把,就是整整十四万元啊——地下赌博,还不用上税!

  话说回来,要是今天再输,可就不光是面子问题,还得赔上人,去当花花太岁张少的女朋友。已经急不可耐的张少在车里拼命按喇叭:“Ah dès que possible!Ah dès que possible!(赶快!赶快!)”

  强哥低声道:“我听人说,马老二在找人算计你。为了胜出,他可什么都做得出来。你好自为之!”他走到一旁,高高举起了手——

  “准备——开始!”

  当尘土散去,小弟们重新聚集起来,议论纷纷的时候,强哥走到一边,眼泪都要下来了。他仰天长叹,心中暗自祈祷:“茵姐!为了这前所未有的赔率,我可把全部身家性命都押进去了…”

  唰——

  咚咚!咕噜咕噜!

  医院房顶,到达!

  矢茵一秒钟也不耽搁,飞跑进电梯,眼睛瞪得浑圆,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没有看见帝启。

  叮!

  砰砰砰、砰砰砰!医院车库,到达!

  她回头看,长长的通道上方,没有人影。矢茵在那里愣了片刻,还是没有人出现。她对自己说:好!

  噔噔噔、噔噔噔!

  矢茵埋头一路狂奔,也懒得管有没有摄像头了,反正保安进来时她已经跑过了马路下的通道,进入到商务楼群下的车库里。

  为了以防那个变态家伙悄悄跟来,矢茵摸出携带的铁锁,老实不客气把门锁上。明天早上打算通过这里上班的家伙自己哭去吧!

  矢茵从背包里拿出帝启来的校服穿上,口有点松,裙子却短了点。要是跑快了,裙角类似蕾丝的设计会飞扬起来,稍不留神就会走光,哪怕她穿着印有蓝色小鲨鱼的平角无痕,这感觉也总是不。想到这里,她口就堵得慌——该死的帝启,居然会吊在老娘裙子底下!

  她使劲咽了口气,平复心情。当她一口气跑上街面,跨过栏杆,惊险之极地穿过马路,跑到学校门口时,一看表,比昨天提高了整整五分钟!

  学校里仍然灯火通明,加拿大来的师生们正在跟本地同货联谊。操场中燃起巨大的篝火学生、老师,还有加拿大来的洋同学们都围着篝火蹦蹦跳跳,又唱又笑,好像真的已经天下大同、国际友好了一样。

  矢茵在门口迟疑片刻,有个巡视的老师大声吆喝:“你是哪个班的,怎么迟到了?”她吐吐舌头,赶紧跑进去。

  不知为何,总有那家伙还在偷偷跟踪的感觉。有好几次,她突然看见了帝启那双淡淡的、却亮幽幽的眸子,吓得一灵,随即才发现,只是某个外国人浅色的眸子而已。

  今天中午,她对他发了火。然而现在想想,自己当时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恐惧。

  对帝启的恐惧。

  对他那说不清道不明,却极具目的的作风恐惧。

  仅仅在电视上见过自己一面,便费劲心思,多方策划,以这种奇怪的方式接近。这种事怎么想怎么让人惊悚莫名,简直跟好莱坞的经典恐怖片一样。

  所以自己了,所以几乎是颤抖着喊了那一嗓子。

  他是究竟什么人?论模样不大像中国人,论行事不像地球人。他还说了许多莫名巧妙的话,什么四块破玉啊,唐太宗、汉武帝什么的。矢茵特意去查了一下书,知道唐太宗是一千三百多年前的人,汉武帝更早,二千多年前了。这些东西,这些骨头都不在了的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了,他还煞有其事地说“万神沉睡之地”哈!神经病嘛!一定是看漫画太多,看傻了…矢茵想到这里想笑,却无论如何笑不出来。这些都为什么呢?

  是了,因为他不是傻瓜。

  他每次出手,虽然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但扪心自问,的确比自己规划的路线要好得多。如果第一次他真正实地考察过,又或是第二次再精明一点,想到白天和晚上防范措施可能有所不同,说不定自己早就赢了。

  想想啊,第二次失败时,他连怎样混出去都早做了安排,这是傻瓜吗?难道他真的对自己一见钟情?难道真的与自己是所谓“同一类人”?难道真有什么神奇的东西,指向“万神沉睡之地”?

  矢茵一边胡思想,一边尽量往人少的地方钻,不久便穿越了操场,一口气跑到了后校门。

  她回头偷偷打量半响,还是没人。她又莫名的有点失落。

  好了!矢茵左脚虚踢,在脑海里享受了一下把那家伙踢飞的感觉。她飞快地计算着:省下了在医院跟帝启打斗的三分钟、躲避车库摄像头的三分钟,另外从车库商务楼车库跑上来,直接从学校操场经过,又比钻通风管道快了至少五分钟。

  这下子可远远地把那两个混蛋甩开了!

  现在只需再穿越一片混杂的居民区,就能到达砂场。居民区已经很老了,市政当局两年前就宣布了拆迁重建计划。这一年来陆陆续续分片区地拆除旧房,居民大都搬走,是以到了晚上几乎都隐没在黑暗中。

  许多楼房都没了窗户,空空的像无数被挖开的墓入口;被人遗弃的窗式空调歪歪斜斜;各种管道、电线胡乱垂挂。街上只有两三盏路灯还亮着,除了的猫狗,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矢茵白天来转过两次,当时感慨,这是多么好的跑酷场所啊。此刻昏昏暗暗,江风吹来,空的楼群发出呜呜的惨烈呼声,她才不住暗暗口水。

  见鬼,早知道这样,就该带个电筒。她走到街道口,昏暗的路灯勉强照亮了老旧的水泥路,残破衰败的感觉更甚。矢茵鼓起勇气,刚要穿过牌子,忽听有人说:“同学,问件事儿。”

  “呃?”她这才发现身旁不知何时多了个人。那人戴着眼睛,头发梳得一丝不,手背在背后,一副斯文腼腆的样子。矢茵不觉放松,问道:“你说?”

  “你是不是三中的茵姐?”

  “什么事?”

  那人笑笑:“有人托我向你问好。”

  矢茵脑门轰的一响,强哥的话闪电般掠过心头:“马老二在找人算计你…”她后退一步:“谁?问我什么好?”

  那人仍然笑:“问好呗,还能怎样?茵姐在道上赫赫有名,这都不知道?”

  “道”字刚出口,那人蓦地脸色一沉,突然之间就杀气腾腾。矢茵刚本能地一侧身,唰!什么东西闪过,她左边肩头顿时剧痛。

  矢茵连退数步,那人如影随形地跟上,唰的又是一击。矢茵双手刚举到前,挨了重重一击,不过总算看清楚了,是他的脚尖飞踢,腿线绷得笔直,像柄刀一般划过。

  人正面一脚踢来,身体跟着旋转,又一击侧身踢,跟着又转,又是一击反身飞踢,身体刚转了一圈,已经踢了三下。矢茵躬身缩头,双拳死死护住腹,还是被踢出一米多远,抱头在地上连滚了几圈。

  她两手剧痛,那力道透到口,肋骨向内迫肺叶,一时气都不过来。但当那人背着手又向她走来时,矢茵一跃而起,双手一错,拉开马步,喝道:“你是谁?”

  “我是谁你别管,”那人故意把脑壳往前伸,低声说“我只告诉你,我是跆拳道四段。”

  矢茵冷冷地道:“不就是会踢么,我也会。”她脚尖在地上划了一道“过这条线,你就死定了。”

  那人说:“好!有种…”突然侧身踢出,袭向矢茵前。

  啪!矢茵几乎同时侧踢,跟那人硬碰硬顶了一脚。那人脚还没落地,身体已转了个圈,借着旋转之力再次踢来。矢茵的身体并不转圈,而是腿急速收回,部一带,另一腿又弹出…

  啪啪啪啪啪!两人瞬间各自踢了六腿,仍然各自据守线的两侧。眼见那人身体再度旋转,变侧踢为飞踢,电光火石之间,矢茵突然后撤一步,同时身体一躬,那人绷直的脚锋嗖地擦过头顶——踢空了!

  那人一声惊呼,然而收腿已然不及,眼睁睁看着矢茵身体往后一仰,双腿弹起,啪!啪!口、下巴结结实实挨了两下,滚到一边。

  矢茵哈哈大笑:“笨蛋,居然敢跟我斗!滚开!茵姐没时间陪你玩儿啦!”

  她刚要跑过那人,那人突然一腿横扫。矢茵怒道:“你真要找死?”扣住那人左手腕,一带一扭。那人顿时惨叫,左手被拧到背后,身体躬下。

  矢茵凑近了他耳朵,叫道:“再来,老娘把你手…”

  啪啪啪啪!啪啪啪!突如其来的强大电,瞬间通达到全身每一寸肌肤,每一骨头和每一处关节,矢茵连叫都叫不出一声,就重重摔倒在地。所有的肌都在疯狂颤抖,完全不受控制,心肌却麻痹得几乎让心脏停搏。

  那人站起身,右手里一只电击器兀自啪啪放着电花。这下轮到他哈哈大笑:“哦!茵姐得手了!噢!茵姐这一招擒拿好厉害!”

  咕咚,矢茵颤抖着滚下人行道的阶梯,滚到马路上。她脑子里混混僵僵,唯一的意识就是:跑,快跑…

  忽的轰隆隆一阵响,是那种卸去了消音筒的大功率摩托车的咆哮声。这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震耳,连地面都隐隐抖起来。矢茵手臂和上身的肌颤稍稍平息,她奋力撑起半身,只见几道刺目的光从街口转了过来,在那里停顿了几秒钟,轰轰轰地向自己冲过来了!

  矢茵咬牙以手撑地往学校方向爬去,该死,要出人命了!马老二真的疯了!这家伙是谁?他妈的跆拳道算什么…

  那人也不阻拦,笑嘻嘻地跟在她身后。三辆摩托眨眼就冲了过来,围着矢茵转,不让她有机会逃跑。骑手故意猛加油门,又死捏刹车,气筒就砰砰砰地狂爆,声音震耳聋。后轮与地面剧烈摩擦,冒起滚滚呛人的白烟,一波又一波地将半跪在地的矢茵没。

  每辆摩托上都坐着两人,后面的人手持铁,哇哈哈狂笑,不时呼的一声劈下,看见矢茵狼狈地滚开,就笑得越发猖狂。

  最近的一栋楼上,有人刚喊了声:“深更半夜了做什么?”便有人下车,捡了砖头石块掷上去,稀里哗啦地砸烂了几家的玻璃。这下再也无人敢出头了。

  有人道:“三哥!怎么这小妞?”

  三哥笑笑,掏出手机,客客气气地说:“怎么?我怎么敢说话?凡事问二哥,总错不了的。”

  轰——

  后视镜里,嚣张的藏红色M3飞速近,几乎快抵到股了。这股可是花了三万多改装的尾翼,还不算更换的双回内回鼓的排气筒。马老二头皮发麻,咬牙踩了一下油门旁的氮气增开关。

  砰!EVO像被狠狠了一鞭子,发疯似的向前蹿。此时车子的速度已经接近一百六,前面就是急弯,虽然及时调整过来,却抢到了外道上,而且进入弯道的时间比预期提早了!

  张少呢?

  左边后视镜里的M3消失了!它像一团跳跃的火焰,呼的一下就烧到了内线,本来已经够疯狂的引擎声再次提高嗓门,表明它正在进一步加力。双涡轮增果然牛哄哄,要在这个弯道强行超越!

  妈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马老二猛踩油门,驱动轮因突然增强的马力而抓不住地,车尾甩出。但尾翼形成的巨大空气压力又立即将车身回,车头已经成功地甩到直线加速方向。

  马老二踩油门的脚几乎痉挛,眼见张少的M3已经冲到了半截车身的位置,马老二不要命地猛向右打盘子,向张少去。

  在这生死关头,张少果然耸了!车身明显一滞,马老二霎时又回了内道。当EVO股在防护栏上擦出大片火花,卯足了劲往坡上冲时,马老二从后视镜里看见M3正疯狂地闪大灯。

  哈哈,这小子只怕吓得子了!

  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忽然哔哔哔叫起来,马老二一巴掌拍在开关上。

  “讲!老三?别他妈废话!什么…真的是她?妈的,怎么这么快…给我看好…问我?你他妈爱怎样怎样,总之今天晚上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就行了!”

  “小样,你来呀!”看着后视镜里又开始咬住自己车股不放的M3,马老二狠狠呸了一口:“来!你们都他妈来!”

  “二哥怎么说?”

  三哥往那片拆迁小区努努嘴巴:“想办法进去,今天晚上有好玩的了。走!”

  轰轰轰!三两摩托呈三角之势,两辆把矢茵夹在中间,另一辆不停往她身上拱来,得她不住后退。

  矢茵身体仍然麻痹,只能靠手撑着往前爬。摩托车改装的氙气灯光照得她根本睁不开眼,两边的摩托把她往哪里,她也只能往哪里爬,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帝启呢?在这茫然困苦之时,矢茵突然想到了帝启。这家伙如果在,虽然输的概率大大增加,但至少不会落得这般田地…

  砰!蓦地一声清脆至极的金属碰撞之声,震动矢茵浑身一灵。同金属声一道响起的还有两个人的狂叫,跟着砰砰两声,左侧摩托上的两个家伙重重摔在地上。后一辆摩托车的灯光照得很清楚,他俩骑的摩托车人立起来,股翘得老高,顿了片刻,兜头在那两人身上。

  这种改装的大马力摩托可不轻啊!矢茵都觉得自己脑门一痛,那两人当即就没了声音。三哥厉声喝道:“什么人!”

  最后面那辆摩托上两人同时向右看,没人,同时向左。砰砰!又两声脆响,一打在两人的头盔面罩上,打得两人一起往后仰。那铁往下,又重重打在间。

  这一下太重了,差点打碎肝脾,两人放声惨叫。坐后面的先滚下地,他本能地死死拉住驾驶摩托的人,拉得他也往后翻,将摩托车的前轮提了起来。然而前面驾车的手却因疼痛而抓得更紧,猛轰油门,直到彻底摔到在地才放了手。

  人立起来的摩托失控了!它直直地向前冲,矢茵拼了老命往旁边一滚,摩托的轮子从她散开的头发上碾过,略转了方向,又朝三哥扑去。

  三哥发足狂奔,跑出十几米远,那摩托撞上路边的障碍,连跳两下,向三哥倒去。三哥也被障碍绊得一股坐倒在地,眼见摩托前轮朝自己下身要害砸来,骇得七魂飞了五魄,本能地往后一挪,砰!轮胎砸在他刚才坐的地方,终于停下。

  他提到嗓子眼里的心还没放下去,忽听哎呀、嘿哟几声惨叫,第三辆摩托轰地撞上人行道上的花坛,上面的两人飞入灌木丛中,不知死活。

  过了老半天,三哥扶着电杆勉强爬起来,只见一个灰色的人影扶着矢茵,飞快跑入拆迁区里的一栋房子不见了。兄弟们则横七竖八地散了一地,跟许多摩托车上甩下来的配件躺在一起。

  第一辆摩托的前轮轮圈中着一钢管,显然刚才那人正是用这法子让摩托发飙立起的。能做到这一手,对方的力气固然大,胆子更是大得惊人,绝对不是小混混呀…

  三哥扶正眼镜,颤巍巍的又掏出手机。

  哔哔哔

  “喂!喂你妈的!”

  电话那头的三哥吓一跳,原来马老二讲话的一瞬间,EVO刚好闯红灯,飚过一个十字路口。一辆重型载重卡车嘟嘟嘟地狂按着喇叭,径直向他冲来。

  马老二向右亡命地一打方向盘,猛拉手刹。刺耳的刹车声中,后轮青烟滚滚,车子几乎横过来。重型卡车也同时向左打方向,砰的一声巨响,头撞上了红绿灯灯柱。它的股稍稍擦了一下EVO,巨大的力量把EVO打得又连转了两圈。

  红灯下等着的其他车辆吓得魂飞魄散,好几辆立即熄火。马老二的车子还没熄火!

  他红着眼,啪啦啦地换档,一踩油门,车股又甩起来了!忽听呼啦啦一阵响,后面加装的外包围散了架,纷纷从车体上剥落。不要紧,只要还能跑就成!

  但他刚把车身拉正,嗖的一道红色闪电从旁边飞过,M3抓住时机超过去了!

  马老二全身的血都冲到脑子里,猛点增器。态N20入发动机,EVO像绑上助推器的长二捆火箭般向前去,死死追着那道红色的闪电。这当儿,耳机里三哥犹犹豫豫又开了口:

  “二哥,她跑了…”

  “去你妈的!给我找出来!所有的兄弟都给我上!今天晚上老子押了全部身家,输了就要你们全部陪葬!滚!”

  马老二狠狠将耳机扯下,顺手扔他妈的。他充血的眼睛死死盯着十米之外的M3,能、且只能在弯道里超过张少了。凭EVO的马力,后面的短程直线加速是绝对干不过M3的。马老二往手里吐口唾沫,因面临生平最大的挑战而彻底兴奋起来。

  “等等,我、我要歇一下!那边!”

  矢茵咬牙跳到一块平台上,一股坐下,大口气。被电击器击中的左腿仍然麻木,被那人扶着跑时,右脚又在石中崴了一下,痛得眼圈都红了。

  她坐在水泥板上抱着右脚拼命,老半天,忽然想起那人就站在面前,而自己穿的短裙起,刚好正面对着他。

  矢茵不动声地慢慢放下右腿,抚平短裙,遮住蓝色小鲨鱼图案的内。这里一片漆黑,只有头顶被城市灯光隐隐映红的云层发亮,那人背对着自己,应该没有看见。

  “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见,光线太暗了。”那人耸耸肩,一本正经地说。

  矢茵一怔,随即叫道:“是你!”

  “不是我!”

  “就是你!”

  那人啧啧连声,似乎对矢茵如此匆忙的下结论很不。他转过身,打开手电筒照亮了自己的脸,说:“看,不是我!”

  矢茵呆了片刻,叹口气道:“你戴上奥特曼的面具,就不是你了吗?你是猪脑袋啊?”

  “哼哼!”帝启不怒反笑“你说过不想再见到我的脸,我一定办到,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你股长到脸上,还不是你?”矢茵没好气地口而出,随即被自己的话羞得脸飞红。这、这种话怎么能当着男生说!矢茵一时死的心都有,好在光线暗,帝启也没看见。

  “那可大不同哟,矢茵同学。”帝启神气活现地竖起一指头摇晃“蝙蝠侠在做人和做侠的时候是同一个人吗?显然不是!这个道理,中外相通也。”

  矢茵无言以对,而且她一时说不清是恼怒还是高兴。

  她沉默下来,帝启明显松了口气,转身偷偷掀开面具擦汗。

  “喂!”矢茵说。

  “干嘛?”

  “我、我——”矢茵哽了半天,终于一拍大腿“我又输了!我恨得慌!我恨得慌!而且为何每次都被你看见?”

  “呃,所谓人生无常,输赢神马的都是浮云。你一个小丫头,搅进这摊浑水里,始终是要吃亏的。听我一句——姑娘,且收手了!”帝启转过身,立即被矢茵扔过来的石头砸中脑门。

  “不要戴着奥特曼面具说这些话,惹我发笑!”

  “是、是。”帝启知趣地解下面具。

  矢茵无语半响,问:“我全身酸痛难忍,是不是被电伤了?”

  帝启说:“应该不是。那小子用的是小型防狼电击器,瞬间电量小得很,所以你一点也不晕。只是因电击时间稍长,导致暂时神经麻痹。肌酸痛?拜托,那多半是你肾上腺分泌太多了。”

  他到矢茵面前,背转身子蹲下“爬到我身上来!”

  “做什么?”

  “对方肯定要追来,我背你走啊。”

  “可——”矢茵看着他的背,忽地一阵天旋地转。真要趴上去?天啊,自己长这么大,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牵过一次。可这个背看上去那么宽阔,似乎应该舒服…

  “嘘,我已经听见引擎声了!”

  矢茵立即猛扑上去,叫道:“快!背我!”

  “这才对嘛——哎哟!”

  矢茵使劲扯他头发:“往那边走,往里面!快快!”

  “你还要拼啊?”

  “现在还不能算输!我算计过,从这边过去不远,快啊!”“好吧”帝启一下站起身,矢茵忽地尖叫道:“你抓我大腿干什么!放手!”

  “你疯了!不托着你怎么跑?”

  “可是、可是…”

  帝启不管她,跳下平台,沿着布石和垃圾的小道奔跑起来。在他身后,一百米外的街道上,隆隆雷鸣声骤然响起,M3一马当先杀到了学校后门。EVO紧随其后,利用转弯和变道等技术手段,死死咬住M3的股不放。

  在他上面,矢茵正囧得浑身冒汗。她趴在帝启身上不敢动,因为每动一下,自己身体略有下滑之势,帝启都会用力一背脊,把她往上送送,抓着自己大腿的手就顺便上下摸摸。可恨的是穿着裙子,矢茵生怕他动作大一点,就摸到股上了。

  矢茵没背过人,更没被人背过,也不知这王八蛋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心中又是羞又是恼,不觉狠狠在帝启肩头掐了一把。帝启忍着痛道:“多谢!”

  “你谢什么?”

  “谢你想得周到,给我提神…啊,再次多谢提神…要不这边也来一下…哇啊!你、你…我的都要被你拧下来了!”

  “活该!”

  “我可是在帮你!”

  “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算账?”帝启连着跳过两个坑,气吁吁地说“我哪儿惹你了?”

  “你吓我!你说只在电视上看我一眼,就、就…还三番五次跟踪我,这不是吓我是什么?你这变态究竟要做什么,从实招来!”

  “我、我,你真的不相信一见钟情吗?”

  矢茵要狠掐他喉咙,不料手臂莫名地一酸;再使劲,还是使不上力,再一咬牙…她终于放弃,恨恨地说:“等我赢了再跟你算账!”

  这么一折腾,她觉得左腿渐渐地有感觉了,还试着动了动。不过帝启既然没注意,她也不说。刚趴到帝启背上时的紧张感逐渐消退,矢茵双腿夹着他的,叫道:“快、快!小心左边…往那边走…跳上去啊笨蛋!不许说话,继续跑!”

  他们跑到一处高达六、七米的水泥高墙前停了下来。翻过这堵墙,后面就是悬崖,悬崖下方是一栋七层的建筑,那是码头管理单位所在地。而楼的下方,就是着旗杆的砂石场了。飙车另一元老彪哥此刻就在旗杆旁,等着判决胜者。

  这堵水泥墙是拆迁公司新造的,以避免废弃物或扬灰落到下面。

  “怎么上去?”

  矢茵还没回答,忽听有人吼道:“那边!你们几个去那栋房子!”两人一起转过身。

  只见周围残破的楼道里、凸起的碎石堆旁、竖立的断墙后,走出三十几个人。这些人手里或握着铁,或提着报纸包的西瓜刀,或挥舞着甩。啥都没有的,也从地上捡起板砖,一步步跟着慢慢合围上来。

  矢茵低声道:“放我下来。”

  “你能动了?”

  “嗯。”“那就快走。”帝启说“这里我来。”

  “你一个人行不行啊?”

  “唉,既然跟着你趟浑水,就做好这准备了。”

  他随口说来,仿佛天经地义,矢茵却听得心中一震,不觉耳再次火热起来。

  那群人在离他们十米远的地方停下,三哥分开众人,走在最前面。他眼镜刚才被摩托车碎了,此刻头发也糟糟的,终于回复混混本,冷冷地道:“今儿不给个人放点血,老子以后也不用再混了…噢!”

  帝启脚尖一挑,挑起两块石头,跟矢茵一人抓了一块,同时出手。暗中瞧不分明,三哥刚听见风声扑面,没有任何反应就中了招。一枚正中鼻梁,鼻血顿时溅;另一枚打中左边下巴,差点打歪牙

  三哥狂叫着向后翻倒,几名小弟冲上前扶他时,矢茵冒火地给了帝启一下:“都怪你!干嘛把我的石头撞歪了?本来我是冲他鼻梁去的!”

  帝启尴尬地着手:“都一样是为了革命嘛。”

  三哥一脚踢开面前的小弟,狂怒道:“你们两个王、王八…呸!这他妈的是…”张口吐出一口血,见里面混着两枚牙齿,神情更加惨烈。

  “你不是要找人放血么?”帝启委屈地说。

  “我听说你是跆拳道四段嘛,”矢茵说“还以为能暗中视物,单腿踢飞暗器呢,就忍不住想试一试。”

  “给、给、给我上,废了这两个混蛋!”

  小弟们一拥而上,哄哄地跳过障碍,向两人冲来。矢茵长呼一口气,跳下帝启的背,把散开的头发重新扎起,对已经杀到自己面前的人示若不见。她转头问帝启:“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扫街?”

  帝启摇头。

  “一街人都躺下了,还排得一溜儿整齐,就叫扫街。明白?”

  “懂了!”帝启躬下身,往自己肩膀上使劲拍拍“来!”

  矢茵一脚刚踩上去,却被帝启紧紧抓住脚踝:“跟我约会吧,我保证老实!”

  “你——”矢茵气得顺手给他一击:“你还真是会找机会!”

  “这不是强迫,这、这是自愿行为!”帝启赶紧解释。

  矢茵深口气,双脚一垫,轻轻纵到帝启肩头,这才骤然加劲。帝启暴喝一声,顶着矢茵往下的巨大力量往上一送,矢茵高高飞起,眼见离墙顶还有一米来高的距离,她双足足尖在墙上连点,噔噔噔,终于在身体往下落的那一瞬间,两指头搭上了顶端!

  她吐出中的气,身体又轻了三分,就凭着指头的那一点儿力道,嗖地一下纵上了墙头。这一下可算把功力发挥到生平最高境界了,因为高度紧张,全身都爆出一层冷汗。

  她着气向下看,就这么一忽儿功夫,帝启脚下已经躺了三个人。他提着不知从哪个家伙手里抢来的铁,劈、挑、扫、顿,啪啪啪啪声不绝于耳,三四个人同时被铁扫中,放声惨叫。

  有人从后面亡命抱住了帝启,帝启奋力一甩,将他从头顶甩过。更多的人冲上去,帝启突然往下一俯,那几个人脑袋差点撞到一起。帝启扫堂腿横扫过去,这些家伙又纷纷飞起…

  “再见!”他还有闲心朝上面看看,叫道:“蓝色小鲨鱼!”

  “你这个偷窥的王八蛋!”矢茵血冲到脑门上,却又急切地问“约会怎么说?”

  “明晚九点,南滨路接近内环高速的桥头等我!”

  “好!”矢茵喊了一声,又补充一句:“如果我赢了的话!”猫下,向墙下方的悬崖跑去。

  吱!

  咯咯咯咯!

  两辆车在弯道上狂飙,两个人都已经接近疯狂。

  M3在前方发力,它的双涡轮增引擎能在瞬间拉大与EVO的距离,然而弯道是它的死敌。在弯道上,EVO十代的甩尾显然要成得多,邓禄普245/40R18的轮胎抓地力相当好。加上马老二不要命的、挤、卡、冲,让M3非常难受。

  不过张少也不是吃素的,知道马老二要拼命,就偏偏不时甩动股,或是不合常理的刹车,着马老二规避。

  其实这样做没多大效果,反而常常让他的车身有点飘,好几次差点擦到防护栏上。但他却乐此不疲。因为他要让马老二更加抓狂,更加愤怒,然后再一举拿下——等着瞧吧,Porcs1!

  张少这么想着,加了一脚大油,又立即刹车,甩了甩股。他从后视镜里看见EVO仓惶刹车,又拼命追赶,简直乐得笑出声来。就这么一忽儿,他再一次从外道向内道杀来,并且提前让车身进入了弯道。

  突然前方喇叭声急响,弯道对面驶来一辆面包车,另一辆黑色凌志正高速超越它,占据了超车道。

  张少骇得心脏差点停搏,全身重量都到刹车上。由于处在弯道,车子剧烈向右侧倾斜,蓦地车股一跳,EVO狠狠顶了上来。

  马老二这个王八蛋!

  砰!右前轮胎实在顶不住巨大的压力爆炸了!

  完了!

  完全失去控制的M3车头一甩,重重撞上防护栏,车身骤然跳起超过两米高,从的凌志车头顶横飞过去。啪啦一下,凌志车顶几乎被连拔起,司机在里面放声尖叫。

  M3左侧车体也撞得稀烂,不过这一下消耗了大部分冲击力,它翻滚着落进左侧防护栏里的绿化带,又滚了两圈之后,终于撞上一棵大树停了下来。

  虽然车头焉了,股也翘起老高,车身周围昂贵的大包围更是支离破碎,不过M3高强度的车体基本保留下来了。基本没有受伤的张少缩在座位里,早已昏死过去,听不到EVO引擎放肆的嘲声绝尘而去…

  咚!矢茵几乎挨着码头管理大楼楼顶的边落下,巨大的冲击让她咕噜噜滚出好几米远,再一次咚的撞上一通风管。她像被人踩了一脚的虫般缩成一团,老半天才憋出一口气,僵硬的身体慢慢展开。

  太冒险了!

  从悬崖到大楼顶,虽然只有不到十米高,却有七八米宽。这个距离,通常情况下是绝对止跳跃的。矢茵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敢直接跳下来…

  是了,是她在崖顶看见了马老二的车了!

  马老二的车正在崎岖不平的岔路上狂冲,灯光照亮了砂石场的大门。在他之后再无车辆,看来张少终于被他成功解决。

  现在只剩下自己了!

  她爬起来就向楼梯间跑去,却重重地撞在门上。矢茵用力拉扯——真是活见鬼!门从里面锁上了!

  她张皇地四处跑,可是没有任何别的入口。见鬼,不会倒霉到这种地步吧!矢茵再次冲到门前,奋力地又踢又打,打得手都要破了,门却始终纹丝不动。

  我的老天爷!矢茵揪紧头发,张大了嘴,脑子里一片混乱。EVO的引擎声已经清晰可闻,矢茵失魂落魄地跑到楼顶女儿墙边,只见黑暗中那组明亮的氙气大灯灯光正上下疯狂颠簸,不顾一切地前进。

  再过三分钟…不,照这个速度来看,也许不到两分钟,马老二就会杀进砂石场,抢到旗杆了!

  矢茵刚要破口骂娘,突然看见了下方三米处,有一台窗式空调器,半在墙外。

  她眼睛顿时一亮,打起精神往下看。砂石场中央竖立着一大型灯光组,橘黄的光芒洒整个场子。灯光也照亮了大楼正面,几乎每层楼都有几扇窗户下方,安有窗式空调器。这些空调大多陈旧不堪,摆放的位置也不尽相同,然而在矢茵眼里,却隐隐构成了一条通向下方的台阶…

  咚!矢茵跳到第一个空调机上。由于墙壁很厚,空调机凸出墙面只有二十几厘米宽,矢茵双脚刚好站下,身体晃了两晃才站稳。空调机下方的支架嘎嘎嘎的响,显然这可不是为顶住从天而降的冲击力准备的。

  矢茵心脏怦怦跳,汗出如浆。在她腿肚子发软的时候,脑子里忽然闪过了帝启的话:跟我约会吧!

  咚!她跳到了下一层的空调机上!

  从彪哥站的位置,刚好能看见围墙外,EVO蹦跳起来时的车顶。他叹了口气。

  马老二疯了。如此颠簸的路段他还以这样的速度狂冲。EVO底部虽然加了防护板,也架不住这般折腾啊,况且悬挂、排气管能否撑住也是问题。

  当然,马老二不会真的疯。彪哥知道,他是太想赢了。他必须赢,所以他必须发疯。

  奇怪,站在沙石堆上的彪哥还特意踮起脚,往后面看。没有别的灯光照过来,张少已经被他做掉了么?那他为何还这么疯狂?

  彪哥掏出一块黄的布,绑在旗杆顶,再把旗杆竖起,用力入沙中。他再次重重叹了口气。

  这次如果马老二赢了,他就打算退隐江湖了。尽管他喜欢飙车,却也不想再跟疯子待在一起。怎么说呢?优雅而有尊严的飙车时代已经过去了,至少他这么认为。

  一阵尖利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眼前忽然大亮,EVO终于跳过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个坑,挣扎着转入大门。引擎声轰鸣,他还在加速!这个疯子一口气狂冲到沙堆前才猛打方向,轮胎唰啦啦地扫过沙地,车身差点整个撞进沙堆里。车子扬起的漫天沙尘呼啦啦卷过来,打得旗帜啪啪作响。

  这气势连久经沙场的彪哥都被震慑到了,他踉跄后退,脚下一绊,顿时从沙堆上滚落下来。他看见马老二一脚踢开车门,狂叫道:“是我的!是老子的!死丫头,这、这、这他妈是老子的!”

  马老二朝虚无中的敌人狠狠呸了一口,向沙堆上冲。不知是由于刚才的飙车太过刺,还是太累,他四肢僵硬,一步一滑,爬了几次都从沙堆上又滚下来。

  “妈的!”马老二愤怒地摘下头盔,又蹦又跳地下沉重的防护服。右手腕痛得要死,痛得半边身体都酸了。刚才不要命的顶张少那一下,他也吃了亏,车身在防护栏上剧烈摩擦时,反弹的方向盘差点把手腕弹断。

  不管了!现在没有比爬上这堆沙更重要了!真他妈的见鬼,飙车的还要最后爬沙堆!马老二怒火冲天的想,比赛完后,一定把立下这个规矩的家伙劈成两半!

  他用力一跳,扑上沙堆,手足并用地往上爬。要到了!离旗杆只有一步之遥了!旗帜在风中扑扑地翻卷着,马老二发出老虎张开大嘴,獠牙即将入小鹿咽喉时那种低沉的吼叫,奋起最后的力气,猛地撑起身体!

  咚!身后一身响,多么熟悉,那是什么?

  一瞬间,马老二的脑子有些迷糊,心中有些惊恐。他还没转过身,身后风声大作,有什么东西向自己直扑过来…

  啊!那是EVO车顶被人踩到的声音!

  马老二全身一灵,合身向旗杆扑过去,一把死死抱住了旗杆。然而背上骤然一沉,矢茵踏上了他的肩头,借力高高跃起。照明灯光组正在头顶,照得她的身体纤毫毕现。她已完全舒展开了,象一朵绽放的兰花,缓慢却优雅地翻转身体,头朝下倒着越过旗杆顶端——

  扯下了旗帜!

  “胜利者——矢茵!”

  注释

  1 Porcs:法语口,死肥猪之意。
上一章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下一章 ( → )
诸神战场Ⅱ—无上巅峰神脉无敌魔兽之最终召天下乾坤萝莉的异世热异界至尊召唤异界炼金狂潮红莲轨迹超神之幻想系
泡泡小说网最新更新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最新章节,本章内容为第四章事不过三的全文阅读页,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免费阅读,本站页面无弹窗无广告,《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访问速度快尽在泡泡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