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第十四章午夜混战的全文阅读页
泡泡小说网
泡泡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泡泡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作者:碎石 书号:49721  时间:2020-2-2  字数:13045 
上一章   第十四章 午夜混战    下一章 ( → )
  “第二次冲击的数据反馈回来了。”

  “目标仍然沿着主干线走,为什么?”

  “不知道,我们追下去。音频通讯开始了吗?切进来。”

  “嘶嘶…这…嘶…嘶嘶…二号,呼叫一…嘶嘶…”

  几秒钟之后,声音才终于清晰:“这里是二号,呼叫一号,请回答。”

  “我是一号,我们在管道内,编号C-47与G-30之间。情况进展如何?”

  “我已动员本区所有警力,看守可能的出口。特别行动队大概在半小时后能赶到,参与搜索。”

  “很好,五分钟后再联系。”

  “等等!”叶襄想起明昧的话,刚一犹豫,矢理已切断了通讯。她闪过一丝不安,在座位上挪了半天,站起身拉开窗户,向东方望去。

  天顶比刚才更黑了。低空云层逐渐散去,对城市灯光的反大大降低,再加上黎明即将来临,这会儿正是最黑的时候。滨江路两旁的路灯发出橘黄的光,但除了中间的泊油路面,再也照亮不了什么。两侧的树、灌木只隐约看得出剪影。一阵略带腥味的江风刮过,吹得那些灌木丛丝啦啦的响。

  明昧:执玉司四号,但在指挥序列上排名第二,仅次于一号矢理。据说,她非常受前代执玉使矢通的赏识。

  这片地区虽也是山城市九个主城区之一,却被一江一山阻隔,离真正的中心有四十几公里。矢茵在麦当劳消失后,就曾到过在地,没想到几个小时之后,她再一次出现在这里。难道这里有对方的主要基地么?

  话说回来,折腾了这么久,却连“对方”究竟是谁都还没定论呢。一开始他们怀疑敌人是普罗提斯,但普罗提斯进入矢茵的房间时,另一人早就潜伏在内,看上去他们之间并没有联系。

  执玉司一个月前才得知矢茵会收到礼物的传言,现在看,得到这个消息的人恐怕远比想象的多,甚至比他们还早。形势正在迅速失去控制。

  叶襄使劲咽口口水。她看了一眼表,三点三十四分。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她使劲眨眨眼睛,用力按着太阳,想要赶走困意。

  突然一个窗口弹了出来:“报告,这里是通讯组!”

  叶襄按下通话键:“说?”

  “三十秒钟之前,我们与实践三号卫星的通讯中断了。”

  “什么?”叶襄心口猛一跳。

  “是的,目前发现东、南和西面都有强烈干扰源,覆盖面约五平方公里。虽然本区域内通讯暂时没有问题,但本区域与外界的所有的微波、中长波通讯都已中断。”

  “能恢复么?”

  “暂时还没有能定位干扰源。对方使用的可能是军用PBC或XB系列干扰装置,本身具备反追踪功能,要寻找到确切位置至少要半小时以上。”

  对方竟然公然使用如此玩意儿?叶襄一阵头晕目眩。她突然想起明昧的警告“发现大规模…”顿时浑身一震,叫道“取消所有卫星通讯,立即切换至有线线路,与四号取得联系,要求增援,快!”

  “这,”通讯组犯难地说“我们的通讯车停在滨江路上,这附近没有国防标准的通讯线路。按照保密标准,我们不能…”

  叶襄吼道:“那就立即去找符合标准的线路!留下两个人,叫天蝎号带他们去增援七号,暂时利用民用线路寻找可用的GPS时钟信号,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保证管道内的同步时钟,明白吗?”

  “是!”“等等!从现在起,通讯组可能成为对方的目标,第四特勤组负责保护。”

  “但是你…”“通讯是一切行动的基本保证,快去!”

  外面引擎声咆哮起来,第四特勤组的越野车直接冲上街道,从人行道上冲了出去。臃肿庞大的通讯车则在街道上艰难地掉过头,跟着越野车飞也似跑了。

  两名通讯组人员扛着设备,慌慌张张地向正在找宽阔地降落的天蝎号跑去。

  叶襄看着控制台,就这么一会儿,所有的屏幕都显示出掉线标志。她拉开控制台下柜子,拿出一把微型冲锋,哗啦一声上了膛。

  “好吧,不管你是何方神圣,尽管放马过来吧!”

  “等一下,等等!”

  帝启忽地举起双手,大声叫道:“喂,不要跑,停下!”

  下~下~下~声音在空旷的管道内回

  “怎么了?”跑在前面的矢茵和玛瑞拉同时回身。玛瑞拉见帝启脸色大变,先尖叫一声:“他们追上来了?”

  了~了~声音在空旷的管道里回了好久。

  “不,没有。都别说话,让我听听。”帝启把两手竖在耳后,歪着头聆听。矢茵赶紧示意玛瑞拉关了电筒,两人靠得紧紧的,在黑暗中大气也不敢吐一口。

  “真奇怪,”半响,帝启才说:“我仿佛听见了脉冲音爆的声音。”

  “什么?”

  “电筒给我。”

  “这里——哇!你在摸哪里?”玛瑞拉干净利落地甩了帝启一耳光。

  “不、不好意思。”

  帝启打开了电筒,挥动着四处打量。矢茵偷偷问:“他摸到你哪儿了?”

  “嗤,总之是比你大的地方。”

  “白痴!”矢茵又好气又好笑“这种事有什么好比的?”

  “哈哈,反正都是你输。啊,对了!”玛瑞拉拉着矢茵,退到一边角落里,偷偷问“你认识这个人?”

  “要是单论模样的话,你也应该认得。”

  “什么意思?”玛瑞拉睁大眼睛“你可别说,你认识,我也认识的人,一只手都能数出来,而且都不是什么好家伙。这么闷热的地方,他还鬼鬼祟祟戴着面罩,一定不是好人。”

  矢茵知道说也没用,笑笑不答。这当儿,帝启把电筒指向管道上方:“嘿,真的有组电缆。”

  “排水管道怎么会有电缆?”

  “这么大的系统,一定会预留电力的。”帝启把电筒递给矢茵,从背包里翻出刀具,就要去割电缆。玛瑞拉问:“你做什么?现在是逃命,还不到触电自杀的时候!”

  “我们死不死,跟这关系大了。”帝启熟练的剥开电线,在背包里摸索一阵,拿出个卷尺般大小的东西。他从一头出带有夹头的电线,接上电缆,另一头却是一个数据接口。最后从包里拿出iPad,入数据接口,iPad屏幕立即亮了。

  矢茵两眉毛一起往上翘:“你可真会玩儿。”

  “多谢夸奖!”帝启得意的拍拍数据线“这是从瑞士订购的,两千欧元呢,可以适应所有线路,而且还带自动卷缩功能,哈哈。”

  他打开一个检测程序,屏幕上出现了几曲线,各自飞快的滚动。帝启快活地说:“瞧,这些小家伙多开心呐。嘿,瞧瞧这是什么?”

  矢茵和玛瑞拉都凑近了看。本来几个数值都是以不太规则的曲线显示,其中一突然变成了一连串非常整齐的矩形脉冲信号,持续一段时间后,矩形逐渐圆润。就在它即将彻底曲线化时,突然剧烈跳动了一下,重新变得规整划一。

  “这是什么意思?”即使物理学得不那么好的矢茵,也觉得不该在电线里出现这样的脉冲。

  “真是小看了执玉司的人呢,竟想到这个主意。”帝启喃喃地说“那么刚那一下子是真的,这下可不好逃了。”

  “我可什么都没听到啊?”

  “那种电磁脉冲,人类能听到才怪呢。”

  “也是,你是怪物,不该归入人类范畴。”

  “嘿!到底怎么回事呀?”既看不懂又被边缘化的玛瑞拉不高兴了。

  “本来我以为进入管道,无线电一旦失灵,咱们就容易逃了,没想到他们居然启用了电缆传输系统。通过这套系统,很可能管道的地图已经传到每个人手里了!”

  “电缆传输?没听说过。不是只有宽带线或光纤才能传输信号么?”

  “电缆和电话线唯一的区别只是电高一些而已。”帝启飞快的在iPad上敲打,试图与脉冲信号同步。他说:“其实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电缆传输技术已经开发出来,并且因为高电、高频率,下载速率达到了惊人的程度。政府一度认为它是今后宽带网的核心,准备大力推广,但后来发现有个致命的问题,才不得不终止。”

  “漏电?”矢茵问。

  “电死人了?”玛瑞拉补充。

  “是电不稳,小姑娘们。”帝启耐心地说“无法稳定电,就无法使信号同步。解决的法子是预测某一时刻的用电量,但杯具的是电器负载永远也别想准确预测。别说一个市区,就是一栋楼,随时开关一盏灯产生的瞬时冲击,都会使信号完全失真。所以这项计划就成了一个‘永远的计划’。”

  “那现在这电缆里,却有同步信号,对吗?”

  “是的,对方非常聪明。这里深入地下,所有波长的无线电都会因衰减太大而无法启用,电缆却完全没有负载,纯粹而干净。他们要做的,就是定时引入一段同步时钟——一般来说用的是GPS时钟,再把信号加载在每一段时钟上,就能稳定传输了。”

  矢茵和玛瑞拉对望片刻。矢茵失望地摇摇头,玛瑞拉不干了,非要点头:“嗯,我懂了!”

  帝启瞧她一眼:“真懂了?”

  “当然!不过即使对方下载了管道地图,但管道这么大,我就不信他们能这么快发现。有了地图,最多能保证不迷路,有什么大不了?”

  “同步上了。”帝启继续捣iPad,一边问:“你说得非常正确。但有了这套系统,能干的事可就多了。你用过电子驱鼠器么?”

  玛瑞拉稍一犹豫,矢茵说:“是不是那种用超声波驱赶老鼠的装置?我用过,像灭蚊器那么大。”

  玛瑞拉立即憋起嘴说:“不好意思,我们家专门捉老鼠的仆人有十来个,所以我从来没见过老鼠。”

  “哦,对了!我都差点忘记,您是尼泊尔前王室的成员呢。”帝启夸张地行个礼“逃到这下水道里,这、这这符合皇家规矩么?哇啊——”

  玛瑞拉狠狠掐在他手臂上。帝启痛得五官扭成了一团,连声道:“是、是,您、您老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甘冒奇险,舍生取义,实、实在是王家荣誉精神的最高体现!”

  “哼!”玛瑞拉还不肯放,矢茵伸手拉她“干嘛呀,这个时候来搞…”

  “嘿,打了你男人,心痛了?”

  “你,”矢茵脸一红,恼道:“亏你还是什么王室贵族,只会胡说八道!”

  “你们这些平民,不知道名媛贵裔的权利之一就是可以随便说吗?”

  话虽这样说,玛瑞拉还是放开了帝启。帝启正嘶嘶地倒冷气,使劲手臂,玛瑞拉突地一伸手,抓住帝启的头套,向上扯起了一半。

  矢茵一惊,还没等她喊出声,帝启顺手将iPad抛入矢茵怀里,他自己一侧身,左手闪电般扣住玛瑞拉手腕,右手一拳击在玛瑞拉右边肋下。

  这两下明明不快,姿势也颇为别扭。矢茵与玛瑞拉过手,知道她出拳的速度,完全能挡住。玛瑞拉也的确反应过来了。她瞬间丢了头套,掌缘下切,斩向帝启手腕,左手直戳他口要害。同时右腿飞踢,弹他下盘。三招杀着一起放出,务要这胆敢对王家血统动手的民知道厉害——

  砰!帝启结结实实打在她肋下,力道穿透经络骨骼,打得玛瑞拉全身一震,所有的动作同时凝滞。帝启慢变拳为掌,托在她腋下,两手一拉一推,顿时将她高高托起,飞出四五米之外,噗通一声摔入水中。

  矢茵心中暗叫一声好!却也感到一丝寒意,只觉帝启这两下,看似简单笨拙,却极干净利落。看不出是哪一路擒拿或功夫,浑然天成。她仔细想想,便是自己,若被他这样抓住,只怕也要被扔得远远的。

  不,也许更可怕。玛瑞拉四肢摊开躺在水里,两眼瞪得浑圆,一动也动不了。不过看得出她并没有受伤,只是吓傻了而已。那一拳的力道控制得太好了,既在瞬间打得她“散若骨”又不造成真正的伤害。

  “散若骨”——这四个字像霹雳般隆隆响着滚过矢茵的脑海。第一次听父亲说这话时,她只觉得好笑,什么七八糟的话啊;现在却突然醍醐灌顶一般,明白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

  “如果有人打得你全身散,却并无痛楚,”父亲郑重地说“那便直接缴械投降好了。再进一寸,你就死定了。”

  可这是那个嘻嘻哈哈、做事莫名其妙的帝启么?跟自己手的时候,怎么没这般厉害?矢茵抱着iPad,玛瑞拉在水里吐泡泡,两个人同时如在梦境之中。

  帝启无所谓地拍拍手,重新拉好头罩:“差点了怯,好险好险。啊!瞧,又一波攻击来啦!”

  iPad突然振动起来,吓得心神恍惚的矢茵顺手就甩出去。帝启手一长抓住,说:“嘿,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伙!让我瞧瞧。”

  玛瑞拉吐完最后一口气,正要跳起来,帝启骤然换了脸色,厉声喝道:“谁都别动!”

  玛瑞拉被他气势所迫,竟然真的一手指都不敢动,只勉强把口鼻出水面,小心翼翼的气。

  “怎么?”矢茵轻声问。

  帝启不说话,眼睛眯成一线,盯着漆黑的管道尽头。过了片刻,他才长吁了一口气。

  矢茵见他神色缓和,抹着额头的汗说:“过去了?虚惊一场?”

  “不,”帝启手脚麻利的收回数据线,把iPad放回背包,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已经被定位了。”

  “呃,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了,电磁脉冲。驱鼠器为什么要求墙内的电线越多越好?因为可以把可变频的电磁脉冲信号覆盖的距离扩大到极限。对方把电磁脉冲透过电缆系统传输到管道各处,就跟驱鼠器一样。当然,我们不是耗子,不会被干扰,因此单纯‘驱’是没有意义的。电磁波在管道内反弹,反弹波会干扰线缆上‘干净稳定’的波动。我猜他们一定有某种逆向算法,由电磁波的扰程度,测出管道内的大型移动物体——”

  他指向矢茵,指向正偷偷爬起来的玛瑞拉,再指到自己的鼻子:“我们。”

  那光亮起来的时候,叶襄正凑在窗户前向外张望。那光其实很弱,在四十米以外像烟头一闪,叶襄下意识猛一抬头,啪的一巴掌拍在玻璃上。

  砰!玻璃剧烈抖动,震得她腕骨剧痛,胳膊象臼一般再也举不起来。十厘米厚的防弹玻璃表面爆出无数细碎纹路,虽然没有穿透,但整个车厢都被打得一歪。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强的力道,对方可不是小大小闹的角色。

  “二号!”耳麦里传来司机的惊呼。“走!”

  引擎轰然作响,轮胎发出吱吱吱的尖叫。车身向前一跳,砰的一声巨响,引擎盖被掀上了天。

  车子没有停,仍然往前狂奔,司机叫道:“抓稳!”

  砰!第三——对方显然没想到这辆车经过改造,启动速度超出预想——漏过了前轮,却击中车身下方的防撞钢架。子弹撞穿两层刚体,去势未降,又向上重重撞上加固的底盘。叶襄向驾驶室跑去,脚刚好踩到撞击部位,脚底像挨了一刀般剧痛。

  她咬牙踮着脚冲入驾驶室,对司机吼道:“对方是狙击手,把车身转过来!”

  司机猛打方向盘,商务车的重心太高,车身向右倾斜,左边的轮子完全悬空了。司机红了眼睛,极限操作油门和刹车,车身歪歪斜斜地往前冲,居然神奇的一直没有倒下。

  “我们遭到攻击!通讯组,立即与四号取得联系!”

  “我们正在接入…”

  车头刚撞破围栏,还没来得及冲下河滩,第四发子弹击中了车门,巨大的贯穿力将门撞得变形,子弹和门的碎片在车内横冲直撞,打得控制室爆发出无数火花。

  车身剧烈颠簸,撞上一块突出的岩石,又掉头继续向下。司机猛地将叶襄往车后面一推,轰的一声巨响,车正面撞上一棵大树,整个车头完全撞变形了。叶襄的脑袋在控制台上一撞,当即昏死过去。

  同一时间,七号几步冲到平台边上,向下望去。他能看见五六公里外那一长串橘的路灯,却看不见那辆印着大红色可口可乐广告的商务车。耳麦里的干扰噪音更强烈了,他只能听见通讯组大声嚷着:“我们已经接入有线…嘶嘶…见鬼…嘶嘶…受到干扰,重复,受到干扰…二号你在吗?二号…吱——”信号完全中断。

  “望远镜!”

  一名特勤队员递上军用望远镜,七号沿着滨江路紧张地搜索。突然,滨江路上所有的路灯同时熄灭了。

  “该死!”七号狠狠一拳打在围栏上。

  “要增援吗?二号现在是被攻击的目标!”三名特勤队员都围了上来。

  七号转身看了他们一眼,沉声道:“拿上武器!”

  哗啦啦!三把冲锋都拉上了膛。其中一名特勤队员拉开背包,取出一枚榴弹装上,叫道:“走!”

  “回来!”七号喝道:“谁他妈下令去增援了?对方来势凶猛,先截断通讯,再袭击二号,眼睛贼亮得紧呢!他们一定早就做好了周密安排,绝对不是一两个,而是一群人。咱们被人包了饺子,还增援个!谁还记得刚才二号说的话?”

  特勤队员面面相觑。

  “通讯是一切行动的基础!对方可不是省油的灯,第一就打聋我们,让我们无法有效组织起来。现在二号出事,通讯体系全散了,我们必须立即重建,才能坚持到增援到来!”他转头问通讯组赶来支援的两个家伙:“重建网络要花多长时间?”

  其中一个家伙紧张的抹汗:“通讯组撤离的时候,本区域内的通讯节点在二号的车上。现在重建需要大概五、六分钟吧。但是如果更改频率,恐怕来不及通知下去…”

  “改个频率,你不用管,就按原先的基础建起来!”

  “可对方一定在监听…”

  “我自有办法!”七号手一挥,把两人赶进配电间去。他转身对特勤队员说:“你们两个,立即以此为中心建立防御。你,去把楼上的人全部叫起来,现在是撤不了了,尽量躲在房间最里面,远离窗户,懂吗?”

  “是!”两名队员飞快地拆下配电间里所有能做掩护的东西,另一人跑入楼中。七号喃喃道:“见鬼,天蝎号跑哪里去了?”

  哒哒!

  头顶上方传来巨大的引擎声。七号抬起头,正看见天蝎号越过楼顶上方。他双手向北挥动,做出要它支援前进的手势。

  天蝎号还没有回答,突然砰的一声,机身向左歪去。七号心中咯噔一下,但没有看见哪里有明显中弹的痕迹。

  砰!又一

  砰!第三声之后,天蝎号上部的引擎冒着滚滚浓烟。它失去了横向平衡,机身不停打着转。当它转过来时,七号还能看见驾驶员正拼命想拉起机身。

  有那么十几秒钟,局势似乎得到控制,天蝎号一鼓作气向上冲了一段,但不久机尾与机身的连接处就砰然爆出一大团火花,浓烟和火焰迅速包围了整个机身上部。

  天蝎号立即失去速度,机头向下,向滨江路、向着河滩的方向坠去。

  身后大楼内传来无数人的惊呼声。七号像丸被人结结实实踹了一脚似的,痛得倒冷气。

  “去他妈的,沦陷吗?”

  “啊,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

  走在最后的玛瑞拉又来了精神,一口气跑到前面,说:“我们把电线割断!”

  矢茵眼睛一亮:“对啊,这样电磁脉冲什么的统统不管用了!我们一路割过去,哈哈,他们马上变瞎子!”

  帝启神色奇怪的笑笑。

  “割断?对方虽说用电缆系统来定位,但毕竟误差非常大,不排除管道里还有别的东西,比如一只结构完整的金属盒,发出的干扰可能比我们几个加起来还大。他们也只有大致看看哪几条线碰到我们的概率大些,然后一一寻来。每一条电缆线路他们都盯着呢,你要是割了其中一,系统告诉对方该处中断,不是正好暴咱们的位置?”

  “哦。”两个女孩子一起低下脑袋。

  “那下一步我们怎么走?”良久,矢茵问。

  帝启不答,在前面带路,两个女孩子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玛瑞拉愤愤地把电筒晃,或甚至关上一段时间,帝启也不啃声。每次打开看,他还是在前面若无其事地走,好像有没有电筒并无所谓。

  玛瑞拉偷偷说:“我就看不来他那臭的样子,哼!刚逃离一个大变态的魔爪,却遇到个小变态,唉!”

  “我倒不觉得他是故意臭,”矢茵像对玛瑞拉说,又像是自言自语。自从知道对方用电磁脉冲探测后,帝启就变得有点心不在焉,有几次走进水洼里,他也浑然不觉。他在担心么?

  应该是吧?他做事太谨慎,任何时候首先想到的都是退路。这次却很可能陷入了一个毫无破绽的口袋,是不是因此而慌了神?矢茵咬着指甲想:“胆子那么小,你还出手做什么?真是个…唉。”

  她正心神恍惚,玛瑞拉凑近了说:“呃,这里真是太闷了,我觉得全身都臭了。你闻闻,你闻闻?”

  “你得跟粽子似的,怎会不馊?再过一阵子,只怕要长虫了。”

  “哎呀,真的!”玛瑞拉一把抓住矢茵:“衣服还我!”

  “这当儿怎么还嘛!”矢茵抢过电筒照,发现左边的管壁上,离地一米多高处有条不起眼的通道,便对玛瑞拉说:“走,进去我给你想办法。喂,这边来一下!”

  帝启看到那通道,眸子顿时一缩。甚至在他意识到自己害怕之前,一组高阶代码就已强行解码,迅速获得最高权限,截断了所有企图一窥究竟的念头。

  他犹豫着说:“最好别…”

  他的眼神让矢茵心中莫名的一惊,可是玛瑞拉已经钻进了通道,叫道:“快来快来!”矢茵跺跺脚,对帝启说:“来吧,你不是说随便钻都不错么?”

  帝启紧咬下,呼吸加速,口快速起伏。矢茵紧张地说:“怎么了?是不是有问题?那我喊她出来!”

  “不!”帝启伸手阻止——在该代码操纵下,一组最优化算法已经成型——“就…去吧。”

  “真没问题?”

  “没有。听着,茵,”帝启走前一步,紧紧握住矢茵的手臂,低声说:“我喜欢你。”

  矢茵几乎听见血咕噜咕噜往头顶冒的声音,勉强回答:“不…”

  帝启沉默不语。

  “啊,不不!”矢茵囧得想要缩进地里去“我不是说不…我、我…我是说…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吧…”

  帝启叹了口气。

  “你记着我的话罢。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必须明白,我,和你的立场是一致的。不要轻易相信你听到或看到的,更不要相信那个人。今后的路会非常艰难,你必须自己一步步走下去,懂吗?你能明白吗?”

  矢茵一点也不明白,但帝启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捏得她的手臂好痛。奇怪,面对帝启,她完全不像对阿特拉斯那样脑子始终清晰,好像只觉得很心痛,心痛他这张始终茫然若失的脸…她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好。”

  帝启说着先一步走进通道,矢茵不安地跟在他身后。这条通道非常狭窄,七拐八拐的,不知转了多少个弯,而且似乎一直在上坡。手电筒的强光被墙壁反,闪得矢茵眼睛都花了。正打算放弃,忽然眼前一黑。

  说黑并不准确,因为电筒光仍然照亮了某处墙壁,但那面墙却离自己有二、三十米远。反光突然消失,才觉得四周陡然暗了下来。

  玛瑞拉小心翼翼走上前,用电筒四处照。这一段通道特别高大,约有六米高,宽更是达到十米左右。说这里是转运中枢,地面却非常干燥,也没什么垃圾,且是用青石铺就,与之前的管道感觉完全不同。等走到通道中央,才发现电筒最先照到的那面墙壁横在十几米外——原来是条死路。

  “怪哩,怎会有个死路呢?”玛瑞拉用手电仔细观察。通道两侧和顶上的墙同样没有用混凝土,是用长条形石块砌成,最里面的墙更是由一整块巨大的岩石做成,表面很光滑,没有任何标志。

  再往上照,顶呈圆弧形。两侧石壁顶端,各有一个很小的口,高仅有半米。壁的颜色与外面完全一样,如果不是光映出了一片阴影,还真看不出来。

  矢茵说:“来来,帮我瞧瞧上面。”她往墙上蹬了两步,顺势站在玛瑞拉肩头,可是离口还有两米左右。矢茵说:“还差得多呢,要么我跳,要么你跳。”

  “我跳!你一跳不把老娘踢死啊!”玛瑞拉扶着墙往下蹲了蹲,用力往上一蹦,矢茵借力猛地往上一窜,一把攀住口,奋力钻了进去。

  片刻,她探出脑袋向玛瑞拉招手:“上来,到这里来,我帮你衣服!”看了看帝启,柔声说:“你在下面等等,别怕啊,马上就好!电筒给你!”将电筒抛给帝启。

  帝启接过电筒,照亮了堵住去路的石壁,仍是怔怔的不说话。

  矢茵心绪不宁,但现在不把玛瑞拉搞定,这死丫头是不肯罢休的。她伸出手,玛瑞拉往后退了几米,噔噔噔几步蹬上壁,抓住了矢茵手腕。矢茵用力一拉,玛瑞拉偏要玩个噱头,身体以矢茵的手腕为轴心翻滚,将两腿伸得笔直,头朝下脚朝上倒着钻入内。

  不料口看似只有半米高,往里二十厘米却又往下沉去。玛瑞拉腿先进,哪里看得到凭空矮了一大截?顿时摔得惨叫。

  矢茵没好气地说:“好了,非常精彩的落地,你满意了?”

  “呜,这又是一条你欺负我的铁证!”玛瑞拉含恨爬起来。

  这条管道直径约一米五左右,两个女孩子在里面一点也不觉得局促,口扁小,帝启在下面也绝对看不到上面的动静。

  玛瑞拉动手扯下白布条,说:“好了,啊。”

  “我干嘛要。”

  “那你说要上来换衣服的?”

  “我说的是帮你件衣服。你先下来,快点,别磨蹭!”

  玛瑞拉左转圈、右转圈,上下转圈,终于将所有的白布都卸了下来。她长出口气,摸着手臂上勒出的红印,眼睛都红了,愤愤地说:“死变态,别叫老娘哪天撞上你!”

  就着外映进来的电筒的余光,矢茵把白布收集起来,扯下两段,让玛瑞拉背对自己站好了,先用布在她小腹,围了几圈,又从下钻过。几绕几,变成一条热

  玛瑞拉了缚束,轻松了不少,这下也明白了矢茵的意思,连声说:“拜托好看一点,等会出去了还要见人呢。扎个蝴蝶结,不不,两边各自系带。哎呀别说麻烦不麻烦了,要怕麻烦就把衣服换过来!”

  矢茵无可奈何,只好按大小姐的喜好改了无数次,终于让她满意。正要帮她口,玛瑞拉一把夺过布条,说:“哪需要这么多?我这身材见不得人么?”马马虎虎了两道。

  玛瑞拉部本就很大,这样连三分之二都没包住,只能勉强算没点。她见矢茵瞪大了眼睛,不削地说:“没见过大的啊?先旨声明,我这可是价真货实。”

  话音未落,忽然四周陷入一片漆黑。在地下五十米深的地方,矢茵和玛瑞拉生平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伸手不见五指。沉寂了约莫一分钟,两人同时放声惊叫。

  “帝启!”

  “喂,小变态…什么?见鬼,他是帝启?”

  “帝启,你在哪里?电筒没电了吗?”矢茵急得几乎哭出来,手足并用向口爬去,玛瑞拉在后面死拉住她的脚,结结巴巴地说:“他、他真是帝启?帝、帝、帝启大人!”

  两人爬到口,可是什么也看不见。矢茵叫道:“帝启?快回答!别开玩笑了,我真生气了哦!”玛瑞拉说:“帝、帝启大人,请不要开玩笑…”

  始终没有回答。别说光,仿佛连他整个人的气息都消失了。矢茵侧耳聆听,偌大的空间,连一丝儿风声都没有,唯一听见的是自己急促的呼吸、玛瑞拉急促的息,和两个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狂的心跳声。

  “完了!”

  玛瑞拉突然惨叫,吓得矢茵差点失神掉下去。她怒道:“你要吓死我啊!”“还有什么比现在这种状况更能吓死人的?”玛瑞拉凄惨地叫道:“你记不记得我们走了多远?记不记得有多少个叉路?天啊,我们要死了!我们要死在这臭水沟里了!”

  她跳起身,神经质的壁,叫道:“这、这一定是他的计划!他早就算好了要死我们,所以才故意选择这条什么七八糟的排水管道!一定是这样!”

  “别急着猜!人家刚才可是一直让你拿着电筒的!”

  “重点就在这里!这正是他居心叵测的地方!啊,我上当了!就因为这样你我才轻敌了,对不对?你用脑子想想啊!”“你刚才不是还喊他什么大人,你知道帝启这个人?”

  “大人?呸!我该叫他先人!”玛瑞拉用即将崩溃的声调吼道:“我知道他,帝启!哈!这个混蛋!仗着与我教有生死之盟,就恣意妄为了!我真是瞎了眼!我、我们真的要死了!不过我从小钻惯了山,一定比你后死,哇哈…”矢茵扯过玛瑞拉,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喝道:“冷静点!还不到发疯的时候!谁说咱们死定了?我有办法!”

  “呜,我,”玛瑞拉抱紧了矢茵,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淌“我最怕黑了。我们死定了,是不是?你别骗我?”

  “有办法,相信我吧。现在,先跟我一起下去,也许那家伙一时内急什么的出去了。就算他要跑,这会儿也许还没跑远,对不?我记得出口只有一条,咱们兴许能追上。”

  “哦,对对对!快走!”玛瑞拉拼命点头,一长身从里钻出去,重重一跤摔在地上。矢茵钻出,用手攀住壁,顺着墙壁滑下。她拉起摔得晕头转向的玛瑞拉,骂道:“笨蛋!再这么冒失,不用等别人下手,你自己就死自己了!”

  “我…呜…”

  矢茵一手拉着玛瑞拉,一手扶着墙壁,刚摸索到那道窄小的通道口,突然刹住脚步。眼前亮了。

  虽然仍然是伸手不见五指,但矢茵却分明感到了一丝光明。这种感觉实在微妙,只在一瞬间,眼睛就辨别出了“黑暗”与“完全黑暗”的不同。

  迟钝的玛瑞拉也发出咦的一声。两个人的心脏同时怦怦跳。

  是帝启去而复返?

  这问题两人都没问出口,却一起摇了摇头。

  现在“光”的感觉愈加强烈了,矢茵甚至觉得照过来的光是蓝色,不是帝启手中电筒的白光。她转头凑近玛瑞拉的耳朵,低声说:“回去。”

  玛瑞拉没有丝毫犹豫,像耗子一般顺着墙角一溜烟蹿到那面石壁下。这次矢茵先托起玛瑞拉,用力一送。黑暗中咚的一声巨响,玛瑞拉用力过猛,脑门差点撞成平角。好在危机关头她也颇有些硬气,趁没落下来时一把攀住了壁。

  等矢茵抓住她的手钻入里,刚坐下气,玛瑞拉一声不响抱住了她,双腿抖,双肩拼命动,无声地哭得死去活来。

  矢茵摸到她脑门顶上偌大的包,又是怜惜又是好笑。她拍着玛瑞拉的背,一边探头出去看。

  光沿着糙的壁反复折,传进来时已变得很弱,但随着时间推移,慢慢能隐约辨别出进来的通道口了。

  不是帝启,她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了!
上一章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下一章 ( → )
诸神战场Ⅱ—无上巅峰神脉无敌魔兽之最终召天下乾坤萝莉的异世热异界至尊召唤异界炼金狂潮红莲轨迹超神之幻想系
泡泡小说网最新更新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最新章节,本章内容为第十四章午夜混战的全文阅读页,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免费阅读,本站页面无弹窗无广告,《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访问速度快尽在泡泡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