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第十六章神的影子的全文阅读页
泡泡小说网
泡泡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泡泡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作者:碎石 书号:49721  时间:2020-2-2  字数:6863 
上一章   第十六章 神的影子    下一章 ( → )
  咚。咚咚。咚咚咚。矢茵浑身一抖,突然醒了过来。她惊恐地坐起身,本能地感到就在几秒钟之前,子弹还在股后面嗖嗖嗖的飞,当即浑身上下到处摸。弹眼?打断的骨头?血淋淋的皮肤?

  摸了半响,除了有几处青肿,几处擦伤外,并没有太重的伤。她狂跳地心慢慢平复,神智回到现实中,呆坐片刻,口哎呀一声叫出来。

  没有光,没有风,没有其他人,什么都没有。她一开始以为自己坐在异次元的夹间,后来感到股下冰冷的石头,又觉得像是在墓里面。

  不不,是在比坟墓更让人无法接受的下水道里——死在墓里,至少还能留个全尸,死在这鬼地方,一定会被耗子咬得面目全非。

  矢茵想到这里,骨悚然地跳起身。记忆渐渐恢复,她想起了玛瑞拉,想起了那两个俄国人,其中一个拿指着自己股砰砰

  她使劲按住太阳,但再也记不起什么时候昏过去,又是谁把自己到这里来的。玛瑞拉到哪里去了,她被抓住了吗?该死的帝启呢?又到哪里去了?

  就在她憋不住要发疯时,忽听有人喊道:“谁在那边!”

  这声音好不熟悉,不过一时想不起是谁。管他的呢,现在哪怕来的是普罗提斯,她也认了!她朝着声音来的方向狂叫道:“我在这里!我,咳咳,我在这里!”

  声音在管道内来回冲撞,又被遍布管壁、大小不一的收,变得缥缈不定。矢茵不知那人到底听到没有,一边扶着管壁往前,一边不停地喊:“我在这里!在这里!”

  “你不必惊慌,他一定会找到这里来的。”

  “哦,那就好。”矢茵长舒口气。隔了两秒钟,她稍微一低头,汗水像下雨似的滴落,滴在赤的脚背上。

  “你——”她一寸一寸地慢慢转过身。周围一片漆黑,她明白眼前飞舞的光点,只是视网膜神经单元的化学反应。但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那人真的发出微微的辉光,她隐约看出一个拔笔直的身影。

  这个人不是装神鬼的阿特拉斯,更不是胆小谨慎的帝启,她甚至连他是不是人都没有把握。她听不到对方的心跳、呼吸,无一丝一毫的人气,难怪刚才自己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矢茵镇定下来了。

  真奇怪,让她镇定的,是一种她既抗拒面对、也无法逃避,更加无法抗拒的恐惧。圣徒看见撒旦,因为从反面证明了上帝的存在,所以坦然。羊羔撞见饿虎,因为知道逃无可逃,所以认命。现在,矢茵就同时沉浸在坦然与认命之中,虽然耳鼓里轰轰轰地回响着心跳的声音,却也站直了身体。

  “有一天,你会明白。”

  “什么?”

  “有一天,你会看到崭新的世界,完美的世界,神,的世界。”

  “…可是,为何我觉得,那并不是神的世界…那是…那其实…”

  “你想到了什么?”

  “万神冢。”

  “呵呵,”那人轻声笑笑。他的声音略有些沙哑,却别有一种磁,而且出言凝重,每个字都像拍进枕木里的铁钉,绝无更改。他说:“你,对我来说,是一个奇点。”

  “呃?什么是奇点?”

  “无法理解,不可预测,难以触及。至于为何如此,连我也不清楚。”

  “我一点也听不懂。你究竟是谁?”

  “我是一个片段。”

  嗒嗒嗒,远处出来厚重的皮靴踏在水坑里的声音,刚才喊话的人正在迅速接近。矢茵身后渐渐有了光亮,她瞪大眼睛,想看清面前之人。可仿佛连光都怕了他,他仍然隐藏在黑暗中,若有若无,似人似鬼。

  “瞧,我说过他总会寻来的。”那人淡淡地说。

  矢茵使劲眼睛,没有看错,那人正悄无声息地向后退去。突然间,有个念头钻出脑海,一瞬间胜过了一切恐惧,她不住跨前一步,颤声问道:

  “我父亲呢?”

  “我不知道。”

  “他、他死了,是不是?”

  “我不能确定。”他退得更远了,声音变得有些瓮声瓮气。

  矢茵摸着管壁,小心翼翼的跟上他,叫道:“等、等等,请你等一下!我呢,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别轻易相信任何人,你必须自己去发现。”

  “那我该怎么办?”

  “倾听你自己的心声。”那人说:“你总会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肯告诉我?”矢茵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眼泪夺眶而出,不顾一切的哭出来:“为什么非要我一个人去猜,去想?我没有能力,我做不到!”

  唉…

  好像风吹,又似乎是那人叹息了一声。他的身影顿住了,轻声说:“这件事太过庞大复杂,超越人类的想象。发自远古却超越未来。是人类的梦想,也是生灵的原罪。其中种种缘由,无法诉诸言语。不亲自体验,永远无法明白其中的奥妙。”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我只是个小女孩,”矢茵伸手抹眼泪,可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在这黑暗的地下,在前所未有的危机环伺之中,面对这个似乎看穿一切的人,她彷徨的无以复加“我只想知道父亲的下落!”

  “我说过了,你必须自己去发现。”那人隔了片刻,又说“别哭了。为了表达对六千年来第一位启动安蒂基西拉机器的人类的敬意,我愿意答应你一个要求。”

  “唉?”矢茵凄凄艾艾地抬起头。

  “说吧,任何要求,我都能为你实现。”那人的声音始终淡淡的,没有任何感情起伏,没有声调变化,然而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蕴含在里面。声音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是从几百公里之外的空间轨道上传来,让人完全无可捉摸。

  “我…”矢茵踌躇着,却听有人在几道拐角之外喊:“刚才是谁?你在哪里?”

  “时间不多了。如果你没有想好,下次见面时…”

  “不,等等!”矢茵叫道:“我想看看你的样子。”

  那人说:“你提了一个最容易,却又最难的要求。”

  “不可以么?”

  “这世上没有不可以的事,只是难易程度而已。”那人的口气没有一丝变化“你准备好了,就点点头罢。”

  矢茵点头。

  哧——

  随着一声低哑的叹息,那人的身影像突然冲出地的熊熊烈焰,照得矢茵眼前雪亮。而四周闭矮小的空间,似也被他然爆发的气势冲得无影无踪。一瞬间,矢茵仿佛飘在茫茫无际的宇宙中,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庞大如恒星一般的人,或鬼魅。或神…

  他全身裹在一袭灰白的麻质长袍之后,他的线绷得很直,鼻梁比米开朗基罗得意之作大卫的还要笔,眼窝深陷,眉骨高高隆起,与鼻梁的上缘一道,凝固成一个不怒自威的神态。他的眼睛——一块与衣服同样材质颜色的麻布蒙在眼上,蒙得是那样的紧,两个眼球在布后奋力向外凸出。不知是不是急切地想要摆束缚,它们快速地转动,只在朝向自己的时候,才稍微一停顿。

  张脸呈现出一种玉石的青白之——不、不,矢茵拼命眨眨眼,发现他似乎真的是玉石铸造一般,脸上没有任何瑕疵,甚至连肌肤的纹路、孔都看不到。除了那双转动的眸子,脸上没有任何一块肌哪怕是轻微的颤抖一下。

  这真可怕。如果他是戴着面具,那么这张面具做得也太过真实,简直难以置信;如果不是,那这无疑是具被各种防腐药剂保护起来的死尸。

  她的目光移下来。看见了!在他前的长袍上,一个正十字形正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十字形中央却有一个眼睛似的图案。矢茵屏住呼吸看那眼睛,眼睛突然一动,冲矢茵快速眨了一下。

  矢茵浑身剧震,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听那人淡淡地说:“一万两千年了,这段代码竟然被你触发,实属罕见。这意味着什么?标准算法内没有关于你的任何信息。既然你的代码能触发它,我便把它送给你,希望…”

  话音到此嘎然而止,霎时天旋地转,万物更。等矢茵再一次睁开眼,眼前是逐渐被灯光照亮的管壁,那人完全消失无踪了。

  也不是完全,矢茵走上两步,蹲下捡起地上一串微微闪光的事物。咦,这不是阿特拉斯房间里的那一串脚链么?她出了片刻神,才记起是自己无意间把它带出来了。也许刚才惊慌失措的时候,它又落到了地上。

  矢茵抚摸着它,感到它的温度明显比自己的体温还高。他究竟是谁?为何要在此刻现身?他说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把它送给自己?它就是这串脚链么?

  奇点,矢茵想,真好,现在除了关键碎片之外,自己又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称谓了。

  忽然,一道强烈的光从身后投过来,有人转过拐角,光亮立即定在矢茵身上,再不移动。矢茵想起以前被警察抓住时的情形,忙乖乖地蹲了下去,偷偷把脚链重新系在脚上,尔后双手抱头。

  “矢茵?”那人惊喜莫名。

  “呃——?”

  “是我!”来者几步跑上来,见矢茵掩饰不住的惊慌,他一把揭下头盔扔到一旁,用电筒照亮了自己的脸。

  “二叔?!”

  “是二叔!你没事吧?”矢理单膝跪在她身旁,把她身上仔细照了一遍,说:“你吃苦了,二叔来晚了。幸好没有大碍。”

  “二叔…”矢茵眼泪再度涌出,既而抱住矢理放声大哭起来。

  “这里不是哭的地方,我先送你出去,跟我来!”矢理拉起矢茵,扶着她沿着来路跑。一边问她:“挟持你进来的人呢?”

  “他们…不知道。我晕过去了,醒来就是一个人,我害怕死了!”

  “好了好了,别怕,现在没有人能伤害你了。等等!”他放开矢茵,用刀子拨开一电缆,接上线路。

  “我是一号,我是一号,102现在在我身边。一名同志已经牺牲,我需要更多支援。”

  “我是四号,我们已经推进到G23L445岔口,离你大概一百五十米。三个支援小组已经赶到,目前地面状况基本被控制,七号和六号正带队搜捕光辉军团的残余人员。”

  “听着,”矢理急切地说:“现在没有时间搜捕,我命令所有战斗人员,立即进入管道,立即进入管道!”

  “你发现了什么?”

  “现在还不能确定,但对方显然并不是单纯为对付我们而来的。所以我推测这个管道内,也许有什么对方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的东西。确认对方是神圣光辉军团的人?”

  “我们擒获了两人,已经确认。”

  “很好!我立即上传行动路线,各单位立即定位我所在坐标。四号向我靠拢,掩护我暂时离管道。其余人沿着G24和G35两条线,沿途搜索。挟持102的人和光辉军团的人很可能仍在管道内。对方非常危险,可先行开火,重复,可以先行开火…”

  矢茵听着矢理冷静的下达命令,心中越来越冰冷——他就是执玉司的人!听他的口气,似乎是个级别甚高的官员。

  整整八年,他没有一次提到老爸的死!整整八年,他没有一天来看过自己,原来一直在回避!

  阿特拉斯说:“当年有人比你更慌乱呢,不也熬过来,并且重新获得信任了?”是不是他?

  矢茵不由自主后退两步,在更加黑暗的地方,看着矢理果决冷峻的脸。他说到102的时候,神色没有丝毫改变。也许自己在他看来的确只是一个编号?矢茵靠在冰冷的管壁上,慢慢停止了哭泣。

  “现在我沿着G25向G24方向前进,完毕。”矢理摘下同步器,向矢茵招手道;“快,跟上我!”

  …

  几十分钟之后,当矢茵终于走出管道口时,再也坚持不住,一跤坐倒。

  管道外已经完全变了样,数十辆大型军用越野车呈扇形环绕在口下方,其中四辆车上升起临时照明设备,强光灯把周围几百多平方米照得雪亮。至少有四架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其中一架正是那天把矢茵房间照得通明的重型直升机。

  许多技术人员正从车上抬下各种设备,架起卫星天线,铺设感应设备。一对对身着重甲的特勤队员端着重型武器,头戴夜视头盔,依次躬身小跑着进入管道。

  矢理匆匆跑到一排临时监控系统面前,大声呼喊着什么,技术人员纷纷向他靠拢,七嘴八舌向他报告。他简单地下了几个命令,接过手下递过来的弹药,朝矢茵点点头,又领着一群人向管道内跑去了。

  矢茵没有理任何人。她慢慢挪到管道下方一处缓坡坐下,贪婪的着江边清新的空气。

  她抬起头,看见江对面的山头上方,一轮明月刚好探出山巅。皎洁的月光映得山顶上几棵树象剪影一般。还能活着见到月亮,真好。矢茵笑着眨眨眼,月光便消失了。

  有个人站在她面前。这是一双极好看的腿,裹着棕色丝袜。即使穿的是一双平底便鞋,即使刚刚从管道内长途奔跑出来,这双腿看上去仍然那么优雅。

  腿的主人蹲下,将两缕散落到脸前的头发梳到后面,尔后抬起眼帘,向矢茵微微一笑——矢茵张大了嘴巴,一部分是惊讶执玉司里竟然有这么美丽的人,一部分是惊异她的神情,那么温柔亲切,却又平淡自如。

  “瞧你的脸。”明昧伸手摸到矢茵脸上“一定吃了很多苦头吧。”

  矢茵点点头,眼圈再度红了。

  明昧摘下耳麦,下外套,披在矢茵身上,说:“跟姐姐来,你需要洗个热水澡,再好好睡一觉。”

  她说得平淡,矢茵却同时感到说不出的威严和亲切。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在她身上却配合得天衣无,让人完全无法拒绝。矢茵只怔怔地再点点头。

  明昧站起身,就那样只穿着淡青色蕾丝的内衣,牵着矢茵走。所有的人都纷纷低头,装着匆忙赶路的样子,不敢多看这位冷峻的二当家一眼。

  她们刚走出二十几米,离停靠在江边的船还有一段距离,忽听后面响起一阵动。有个人不顾一切地狂吼:“快!快点疏散!快!”

  管道周围的人立即纷纷向山坡下散去,许多人连口的装备都顾不上拿。刚刚进入管道的特勤队员也疯了似的往外跑。江堤之上,看不见的地方,也传来一阵阵喧哗之声。警笛声一阵紧似一阵,叫得人心跟着怦怦跳。

  “怎么了?”矢茵紧张的问。

  “快走。”

  明昧拉着她一路小跑,跑过滩涂,跑上一片石堆。两艘没有悬挂任何标志的快艇停靠在石边。明昧先上了船,伸手来拉矢茵。这个时候,脚下突然猛地一跳,震得矢茵双脚一软。江岸上传来了天崩地裂般的巨响。

  轰!冲击波滚滚袭来,打得船身猛的一抖,向后退去。矢茵正咬牙往船上跨,不料一脚踩空,向江中落去。她刚要尖叫,手腕一紧,却被明昧抓住,死活拉上了船。她倒在明昧怀里,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明昧抚摸着她的头轻声说:“只是爆炸而已,没事。没人受伤。”

  矢茵向江岸看去,那里,滨江堤坝之上,也许在更靠近滨江路内侧荒地的位置,一团巨大的黑色烟云翻滚着向上冲去。已经破晓的天空中,正有一道光穿越厚厚的云层,从东面山坳投过来,照在烟云上方,映出一道炫目的金色边缘。

  数十个管道入口全都像火山一样往外浓烟,几十米的空中,还看得见管盖打着旋地飞。江岸上的管道则像三峡大坝的洪口一般,浓烟滚滚一直冲到江面。烟尘之下,许多刚才在发时被冲翻在地的特勤队员狼狈爬起,拼命向两侧逃去。

  爆炸范围一定非常广,江里也跟煮沸了一般,汩汩地往外涌气体。江水因此而剧烈震,船身也跟着上下起伏,在岩石上撞得咚咚响。

  是阿特拉斯,一定是他发现自己老窝快被人端了,才出此下策,炸毁管道,将他那地下老窝深深藏在渝水下。

  玛瑞拉呢?她不会有事,如果救自己的人真是帝启,他一定有办法把玛瑞拉也救出去。他一向如此,他神通广大得很呢。

  几分钟之后,管道口的烟尘终于渐渐散去。最后几名特勤队员踉踉跄跄跑出管道口,一下扑在地上,大口息。矢茵眼尖,看见矢理最后一个从管道内撤出。他像从煤窑里滚出来一般,浑身上下漆黑,刚走出管道,就把头盔狠狠砸在地上。

  看着气急败坏的矢理,和他身边那些不之所措的人,不知为何,矢茵大大松了一口气。明昧的抚摸非常轻柔,身体也极软极暖,像很久很久以前,母亲的怀抱。

  一分钟不到,矢茵就彻底昏睡过去。
上一章   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   下一章 ( → )
诸神战场Ⅱ—无上巅峰神脉无敌魔兽之最终召天下乾坤萝莉的异世热异界至尊召唤异界炼金狂潮红莲轨迹超神之幻想系
泡泡小说网最新更新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最新章节,本章内容为第十六章神的影子的全文阅读页,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免费阅读,本站页面无弹窗无广告,《诸神战场Ⅰ——突袭!执玉司!》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访问速度快尽在泡泡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