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人物》第九章跪在女人坟前的上流人物的全文阅读页
泡泡小说网
泡泡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亿万老婆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盛世嫡妃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江山美人 庶女有毒 月影霜华 天才狂妃
泡泡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上流人物  作者:李佩甫 书号:49755  时间:2020-2-13  字数:6623 
上一章   第九章 跪在女人坟前的上流人物    下一章 ( 没有了 )
  香姑坟

  香姑死了。

  香站的死醒了全村人的良心…也起了全村人的愤怒。就在第二天的下午,上梁村老老少少三千多口人一齐拥进了县城,把县政府围了!他们一个个用白孝布包着头,打着用白绫子做成的横幅,似六月飞雪一般,聚集在县政府的大门口,强烈要求尽快破案,严惩凶手!

  这事一下子惊动了县长,县长赵广推开了办公楼的窗户,一眼就看见了飘动着的白幡…而后他就问秘书,查一查,看是哪村的?秘书说已经问过了,是上梁村的。秘书又说,上梁村的女村长被人害了。县长吃了一惊,说:“谁?!”秘书又详细地汇报了一遍。县长听了,立时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且不说社会治安问题,前些日子,在他的直接参与下,上梁村刚刚跟港商签订了重建花镇的合同书,由港商出资的第一笔款已打进了银行…这可是一件事关“政绩”的大事!于是,县长立时就拨通了县公安局长的电话,他在电话上命令说:“你马上过来一下。”

  二十分钟后,县长和公安局长一同出现在县政府的大门口。县长手里拿着一个电喇叭,对围在门前的百姓说:“乡亲们,我是本县县长赵广。关于你们村长被害的事,县委、县政府都很沉痛!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就是县公安局的孙局长。我已责令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由局长亲自带队,限期破案!破案之,我也将亲自参加刘汉香同志的追悼会…”

  县长的话音刚落,只见门前黑跪倒一片…这一下子又感动了县长!县长亲自上前一个个把他们扶了起来,说:“回去吧,我说话是算数的。”

  由于是县长亲自督办的案件,县公安局调集了刑警队全班人马,当天下午就赶到了上梁村,就地设了专案组。孙局长亲临指挥,展开了广泛的调查…当晚,孙局长亲自询问了目击者冯家和。可冯家和一直傻呆呆地在花棚里坐着,无论问他什么,无论问多少遍,他都是一个字:“兽。”后来看实在是问不出什么,就不再理他了。

  后来,公安人员经过搜查,在花棚里找到了一些劣质香烟的烟头。他们在烟头上提取了指纹,由此判断是多人所为。既然是多人所为,那就很有可能是当地人…于是,孙局长又重新调整部署,调集人员,在方圆二十里以内的村庄里撒大网普查。三天后,兔子首先落网。兔子到底是兔子,看有人来问,扭头就跑,在玉米田里当场被人按住,一审就屙了,屙得很净。而后是二狗、三骡、斑鸠…豹子和老猫听到风声就跑了。两人先是跑到了繁城,后来又窜到了东,躲在一家烩面馆里给人烧火…最终还是被抓了回来。

  在审讯他们的时候,豹子们说了实话,他们也不过是想找一个致富的“门路”…在他们六人中,只有老猫拒不认罪。抓到老猫的时候,老猫竟然恶狠狠地说:“——祸害!”讯问人员就说:“慢,慢,说谁呢?谁是祸害?”老猫说:“她,就她!”讯问人员不解地问:“她,祸害准了?”老猫说:“祸害我的眼!”审讯员就说:“说说,怎么祸害你的眼了?”老猫说:“她,她上高中的时候就从俺那达走,老从村子里走,挎着个书包,洋气气的…我,我眼疼。”审讯员说:“这么说,你认识她?”老猫恨恨地说:“我六岁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她嘴里有糖!”

  县长是亲自看过审讯记录的。那份上报的审讯记录让县长看得骨悚然!那都还是些孩子,从十四岁到十七岁不等…可做案的手段之残忍,让人心惊!案卷中,有几个字是很烫眼的,那是香姑临死前说的:“救救他们…”看着看着,县长摇了摇头,忍不住潸然泪下。不知怎的,县长就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也是苦难的童年哪!

  捉住凶手的第二天,是安葬香姑的日子。作为一县之长,赵广的确没有食言,他陪着港商裘先生专程赶来参加了追悼会。

  那应是本地最为隆重的一个葬礼了。七月天,晴空下,三千百姓,老老少少,全都披麻戴孝,拄着哀杖,哭声震天!那雪片一样的纸钱,一把一把地撒向蓝天,又飞飞扬扬地飘落下来,天泪一般!下葬的时候,三千百姓在一声“送香姑!”的喊声中齐齐地跪下,仰天长叩,一叩,二叩,再叩…而后,百姓们排着长队,一个个手捧黄土,依次给香姑添坟。女人们每次走到坟前,都哭得死去活来…此时此刻,她们想起了香姑的多少好处啊!

  这天,港商裘先生也被这隆重的葬礼震住了。他忍不住下了热泪,喃喃地说:“县长啦,我搞不懂了。按理说,我给的价格也不低了,五百万啦。她要是搬到城里去,怎么也够了。那样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啦…”

  县长沉片刻,口说:“裘先生,我能理解。这么说吧,我们都曾经有过真正的理想和信念。只是,做着,做着…我们把它做假了。”当县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连他自己也吃惊了。此时此刻,他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他怎么会这样说呢?一个县长,说话是要负责任的。而后,他一连了三支烟,再没有说一句话。

  裘先生没有再问什么,也许他没有听懂。他只是重复说:“好人哪,好人。就冲这一点,我要对得起她,我不会变的。”

  那世上最为名贵的花——月亮花,全都搬出来了。这些花是香姑一手培育的,就一盆一盆地摆在了香姑坟的周围,一时就引来了许多蝴蝶!…当晚,午夜时分,月亮花倏尔就变了,刹那间,香姑坟前一片亮白,那花晶莹如雪,舞,美如天仙下凡!那冰清玉洁的月亮花就像天灯一般吸引了过往的车辆,路人们纷纷都停下来观看…而后一传十,十传百,成为当地的一大奇闻!

  四年后,县长荣升了,县长赵广一跃而升为一个地级市的市长。在这四年里,县长的政绩有目共睹。人们都说,他是干出来的。当然,县长的主要政绩是在本地区建起了一个“南花北迁”的花卉基地。如今,这个花卉基地已培育、经销上千种花卉,产值上亿,名扬中外。昔日的上梁村,按照香姑的遗愿,也经过一次次地申报,已经被国务院批准,破格升级为月亮镇——也就是人们俗称的“花镇”如今,村民们已获得了正式的城镇户口,由农民变成了花工。坦白地说,县长在申报“花镇”的过程中也是给人送过礼的,一级一级地往上给人送礼,但他没有让上梁村出过一分钱,那些花费都让县财政报销了。

  临走时,县长——如今已成了市长了,专门去了一趟月亮镇。他独自一人悄悄地开着车在镇街上遛了一趟,这个小城镇如今已初具规模,一街两行,到处都是花店;镇民们都住上了两层的小楼。另外,对月亮镇的卫生状况他也十分满意,尤其是在镇街上打扫卫生的那些老人们,个个前都挂着一方手绢…叫人忍俊不!而后,他又来到香姑坟前,撮土为香,在坟前点了三支烟,默默地坐了很久很久…坐在坟前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想了些什么。而后,他开着车绝尘而去,再也没有回来过。

  如今的香姑坟是越来越大了。

  每到祭的时候,镇民们仍沿着旧习每人捧一抔土为香姑添坟。当今的花镇也已是南来北往的花卉集散地,人口逾万,一人一抔土,年年如此,那坟冢自然就越添越大,成了当地的一大景观了!另外,每每来月亮镇参观的人,也必要看一看香姑坟…那传说,经过民间的一次次口头加工,就很有些神秘色彩了。

  也许,若干年后,香姑坟就成了一个神话了。

  五个蛋儿

  冯家昌大功告成了。

  经过长时期的运筹谋划,又经过殚竭虑的不懈努力,冯氏一门终于完成了从乡村走向城市的大迁徙!冯家的四个蛋儿及他们的后代们,现已拥有了正宗的城市(是大城市)户口,也有了很“冠冕”、很体面的城市名称,从外到内地完成了从食草族到食族的宏伟进程(他们的孩子从小就是喝牛的),已成为了真正的、地地道道的城市人。

  冯家的“蛋儿们”(除了老四),说起来都是很“争气”的。他们在老大冯家昌的运筹中,先是一个个从乡村走向部队,而后又借机一个个从部队转业到了地方(这中间花费的心血和智慧绝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可以说清的)…并先后占有了一定的、可以遥相呼应的生存资源:老大冯家昌现在是副厅级干部,主管着一个相当有权势的部门;老二冯家兴现已成为一个地级市的公安局长,正处级待遇,据说很快就要副厅了;老三冯家运仍为驻外武官,已是上校军衔;老五冯家福现为上海一家民营公司的董事长,资产上亿。冯家现在是政府有人,经商有人,出国有人…已经是要风得风,要雨有雨了!

  这样的辉煌,如此的成功,是不是该喝一点酒呢?

  于是,在冯家昌四十五岁生日那一天,冯家兄弟从四面八方乘飞机相约而来,齐聚在老大所在的省城。这天,老大早已在省城的五星级宾馆包了房,订了餐。人到了这一步,至于吃什么已不重要了。傍晚时分,在那个极为豪华的包间里,一向低调的老大冯家昌却出人意外地宣布说:“今天可以喝酒了,一醉方休!”

  弟兄们自然都是感念哥的,不是哥,就没有他们的今天…所以就轮番地上来给他敬酒。哥今天也喝得格外痛快,敬一杯就喝一杯,不推不让。老二说:“哥,那一年,你去炮团看我,我还正给人洗衩呢!要不是你给连长递了话,我就完了…哥,喝一杯!”哥也不说话,端起就喝了。老三说:“哥呀,我考军校的时候,你一直在考场外面站着,整整站了一天。出来的时候,你给我一小袋葡萄干,那葡萄干你都攥出汗了…哥呀,干了!”哥就又干了。老五说:“哥吔,我当兵那几年,你猜猜你一共给我打了多少次电话?一共四十七次!我记得不错吧?你把我到上海,这地方,我是去对了…碰、碰、碰了!”这些话说得老大心里暖洋洋的,那酒就下得快了。

  不过,摆在一旁桌上的五瓶茅台也才仅喝了三瓶半,弟兄们就有些不胜酒力了…不知为什么,酒量最好的老大却是最先喝醉的。已有了醉意的老大摇摇地站起身来,往外走了几步,忽地又折了回来,兄弟们谁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问他:“哥,你没事吧?”只见他微微含笑,两眼熠熠放光,说:“没事没事。”接着,他突然大声说:“你们想不想听狗叫?我,我给你们学几声狗叫吧?”听他这么一说,兄弟们怔怔的。就见他转过脸去,忽地又转过脸来,那脸已然是一张很生动的“狗脸”了“狗”说:“我先学公狗叫,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而后是母狗叫,嘶——呜,嘶——呜,嘶呜呜呜——呜!再后是小狗叫,娃儿,娃!娃儿,娃!娃儿娃儿娃儿——弯儿!…”刚刚学过了狗叫,还没等兄弟们愣过神来,就见他趋身走上前来,竟是给兄弟们送牙签来了!

  那小小的牙签,他居然两手捧着,先是小心翼翼地送到老二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说:“首长,你剔剔牙。”老二傻了,老二慌忙站起身来,说:“哥,你这是干啥呢?”他微微地笑着说:“剔剔牙,你剔剔牙。”老二不敢不接,老二就接过来,说:“哥,你坐。”哥却不坐,哥又捧着那牙签晃晃地走到老三跟前,鞠下身子,小声说:“首长,你剔剔牙。”这么一来,吓得老三也站起来了,老三说:“哥,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到了老五跟前,他仍是微笑着捧着那支小小的牙签往上送…老五已喝到了八成以上,说话的时候,舌头自然就大了些,老五喝道:“哥,你喝高了吧?!”就这么一声,竟把他唤回来了,他怔了一会儿,猛地拍了拍头,喃喃地说:“哦,忘了,忘了…习惯了。”

  这时候,兄弟们忙把他扶回到座位上,看哥的头发,才四十五岁,已经花白了,就劝道:“哥,你还是少喝些吧,身体要紧哪。”

  这时候,哥突然哭了,哥趴在桌上,泪面地说:“多少年,多少年哪,我都没看过家乡的月亮了!…”

  听他这么一说,呜的,哇的,桌上桌下一片哭声!几个蛋儿,几个兄弟,不约而同地,刻骨铭心地,丝丝缕缕地,绞肠扯肺地,披肝沥胆地,全都想起了“嫂子”他们的“嫂啊”!那多少往事,一齐涌上心头…弟兄们一齐抱头痛哭。

  他们这么一哭,倒把老大哭愣了。老大怔怔地望着他们,似乎想听他们说些什么,可谁也不敢说,况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有老五敢说,老五也喝得差不多了,老五一拍桌子,就说:“哥吔,咱回去吧,回去看月亮!”

  听老五这么一说,兄弟们眼里含着泪,就都拿眼去“”老五,这是哥心里的硬伤啊…在往日里,这话是不能提的。只要一提“回去”哥脸就黑了。

  不料,这一次,哥却喃喃地说:“唉…家乡的月亮。多想啊,多想回去看看…那、那草垛上的月亮。”

  老二就试探着说:“哥,那还不…容易吗?”

  老五冲口就说:“走,说走就走,现在就走!”

  老三看了看表,迟疑着说:“天已晚了,是不是…?”

  老五就说:“咱去看看老四,正好看月亮嘛。”

  这时,众人都看着哥,哥没有反对,哥居然没有反对…于是,一行四人,开了两辆车,就回家乡去了。

  省城离家乡二百多公里,也就是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到了夜半时分,听见水声的时候…哥突然说:“停车!”

  车停了,哥说:“是颍河吧?”

  老二说:“是。”

  哥喃喃地说:“只有三里路了…”就这么说着,哥掏出烟来,默默地了一支,而后吩咐说:“把鞋了,下车吧。”

  哥既然说了,就不能不听。于是,弟兄几个都把鞋了,光着脚下了车,跟着哥走。那脚,踩在家乡土地上的时候,一凉一凉的,真是舒服啊!走着,走着,他们像是一下子回到了童年,还原成了一个一个的蛋儿…这时候,老大醉醺醺地说:“我还会翻跟头呢,我给你们翻一个看看。”就这么说着,还没等人拦哪,他就在地上滚了一个!哥也是四十大几的人了,抱着头就地滚了那么一下,弟弟们忙把他扶起来…哥说:“没事没事,我没事。知道什么是‘屎壳郎滚蛋儿’吗?”听他这么一说,弟弟们就笑了。哥说:“我就是那推蛋儿的屎壳郎啊!”走着走着,就看见前边一片灯光辉煌…这时,哥站住了,哥吐了一口气,摇摇晃晃地说:“这,这是官镇吧?”哥说是“官镇”那自然就是“官镇”了,于是就知道走错了。这么的路,闭着眼都能走的路,竟然走错了?!就返回身来,勾头往西走,他们都知道的,官镇离村子也只有三里路…再走,再走,又看见了一片灯光!哥就说:“咦,怎么还是官镇?”于是,又勾头往北…向南…向东…又走,又走,又走…走来走去,眼前还是一片绚丽的灯火,就像是海市蜃楼一般,灿若白昼!

  再一次勾回头的时候,哥嘴里嘟哝说:“…八成是遇上‘鬼打墙’了!”

  正是七月天,兄弟几个走得汗津津的,也想。已是城里人了,不好随便的…这时,眼尖的老五突然看见不远处的地里就有一个麦垛,就高兴地说:“那边有个垛,咱去歇会吧?”

  老大也说:“好,大月亮,歇会儿!”

  然而,当他们走过去,一个个解了子,正要撒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喝道:“——干啥呢?!”

  兄弟们就慌忙提起子…老五就说:“过路的,过路的。”

  那黑影却说:“走,快走,场上不准吸烟!”

  几个人一边提子,一边慌忙把烟掐了。老大很客气地说:“就看看月亮…”

  不料,那黑影说话很冲。也不知生了谁的气,就横横地说:“不中!”

  老五说:“,给你钱,一百块钱!”

  那黑影仍说:“!”

  老五说:“,给你二百!这行了吧?”

  不料,那黑影却说:“——不卖!”于是,兄弟几个都愣住了…就在这一刹那间,他们心里突兀地冒出了一个念头:今生今世,他们是无家可归了!

  一直转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他们才知道,其实,那亮着灯的地方,就是昔日的上梁村,现在叫月亮镇,也叫花镇。

  天大亮的时候,他们终于找到了老四。这时候,老四已有了一个绰号,叫冯疯子。冯家的老四,冯疯子,如今就在香姑坟后边盖的一所房子里住着。见了面,这老四二话不说,就把他们领到了一个巨大的、像小山一样的坟头前…

  倏尔,他们看到了那碑!…

  于是,五兄弟,腿一软,一个个都跪下了。
上一章   上流人物   下一章 ( 没有了 )
电影之王超级护花保镖王牌王牌特工青盲影帝梦幻泡影超级升职系统九项全能最强改造
泡泡小说网最新更新上流人物最新章节,本章内容为第九章跪在女人坟前的上流人物的全文阅读页,上流人物免费阅读,本站页面无弹窗无广告,《上流人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访问速度快尽在泡泡小说网。